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中文说唱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大家好,我是南京鸽子王。在上一周,砂与海给《说唱听我的》第一期做出了“乏善可陈”的评价,到了第二期,我愿意用略有起色来评价这期节目。


之所以说略有起色,是上期一直迟迟没出场的各大厂牌rapper,以及各种自己主动找画面的rapper,都在93进40的最后关头一股脑地出来了。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这周第一个出场的邓典果,是来自CDC的OG,早在Big Zoo时期他就用Free.T的AKA行走江湖,就连谢老板都说邓典果算是他的前辈。


在法国留学工作回来之后,邓典果立刻就投入了新风格的音乐创作,他的专辑《ALL I DO IS DRILLING》也被认为是国内味道最纯正的Drill专辑,这次他表演的《GLORY》就是专辑中的作品。


对于好兄弟+前辈,之前一直话不多的谢老板也少有的发表了溢美之词。然而就算这样,在大家普遍缺少币的情况下,邓典果在最后五秒才被制作人按下,为节目增加了一丝紧张感。


在之前的说唱综艺中,CDC的rapper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获得特别好的成绩,根据目前的爆料,邓典果已经杀入了6强,希望他能够取得CDC早该取得的好成绩。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紧接着邓典果出场的是Round2的早安和贰万,这一次他们选择分开参赛,是想证明他们不仅是全国最强的双人组,分开后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rapper。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在Round2之中,贰万一直负责的是成熟、稳健的verse,在我看来他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在于内容上的输出,以及一首歌基础上的铺垫。


早安则负责相对比较秀的段落,以及一些旋律部分的展示,更加突出的是Round2整体的特性。两人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明亮,就像是二重唱中的低音部和高音部,很好的做了呼应。


然而两个人分开之后,这种特点就不复存在了。尤其是在《说唱听我的》这样的竞技型舞台上,贰万偏沉稳的风格,很容易让人觉得稳健有余,变化不足。而他本身比较擅长的Boombap,也是节目中不太讨喜的风格。


诸多因素之下,加之单人solo的机会不多,比较紧张,这首《We don't need a break 2.0》最终没能帮贰万成功拿到币。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相比贰万,早安这边虽然也有些紧张,但整体而言风格就适合比赛的多了。表演专业出身的早安为这首有些沙雕风格的《张同学》设计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剧情,很有喜剧说唱内味儿。


Round2作为一个组合,无论谁晋级对于团队整体而言都是好事,尤其是如今早安已经杀入了六强,更加说明对于参加比赛这件事而言,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在几位知名rapper之后,这期节目迎来了第一个话题点:帅哥说唱。截止目前为止,“朱婧汐问rapper对帅有偏见吗?”这个话题已经在微博热搜上呆了一个下午。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在相关微博评论下,已经上升到了“rapper长得丑嫉妒”、“rapper对长得像偶像的rapper有偏见”、“他们在阴阳怪气”的高度。


鉴于这种情况,我觉得有必要聊聊帅哥说唱这个事儿。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我最早听到帅哥说唱这个词,是在《说唱新世代》上,当时由于大家关系不错,所以长得比较帅的几个rapper就被调侃为“帅哥说唱”,这个词最一开始,是带有一定褒义的。


但在节目之后,“帅哥说唱”这个词也开始用来形容一些没有实力、只是长得帅的rapper,这个词的词义开始慢慢变成中性。


所以帅哥说唱这个词,现在要分语境来看。比如说吴亦凡是帅哥说唱,Ty.也是帅哥说唱,一下就能看出两者的区别。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放到节目里,当Yez上台的时候,帅哥说唱这个评价对于他来说是偏贬义的。


他在舞台上整体展现的风格就是偏情歌的旋律说唱,他自己也说了“可爱的女孩子,就是我写作的灵感”这句话。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另一位帅哥AJ赖煜哲,之前做过idol,在开唱之前说自己不是帅哥,但在这首《No Humble》的歌词却又说“颜值和实力都兼顾”,到底帅还是不帅您给个准话啊。


而且AJ赖煜哲这个打扮,加上唱得又是drill,也许是我有点脸盲,很难不让我想到去年的威尔。看剧透名单他已经杀入了全国六强,只能说希望在后面看到他比较好的表现吧。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接下来的李东晓,是今年我看到最牛逼的新人女rapper,她的AKA非常长,网易云名字叫“Don Caine $aint Laurent AK”,只有两首歌。


我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是在Tuzi的freestyle电台上,当时她是纯英语freestyle,声音磁性浑厚,有点像pop smoke,又有点YOUNG M.A的感觉,声音一出来就有种“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惊艳感。


而这次在节目中,她改用中文演唱,flow上的问题不大,但吐字上由于是英文平移到中文,很容易让人听不清在唱什么,有点吞字。不过这个小姐姐实力还是有的,希望后面她能展现出一些狠货。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最后一个出场的是前红花会成员蜘蛛,如今浪Wave的主理人Mercy,膜老师的风格大家懂得都懂,老律动了。这首《水银》也是在白板上出现过的作品,总体上来说十分成熟。


但我总觉得在这首歌的表演上,膜老师来得没有在白板上那么轻松自然,总觉得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久疏战阵的原因,希望他后面的节目里能越来越好。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这首歌演唱的时候,所有制作人都起立表示致敬,法老说他做说唱一直都想获得膜老师认可,吴克群更是说他“从小就看着膜老师的节目长大的”。


这一波商业互吹很是成功,请各位把“排面”打在评论区里。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吴克羣有没有从小看过《浪wave》我不知道,但他肯定很懂蜘蛛和弹壳的故事,最后还让弹壳亲手把币交给Mercy。


这波啊,这波是忍界大战结束,大蛇丸重回木叶村。泪目了,兄弟萌。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至此,90位rapper已经全部登场,然而在历届说唱综艺节目,有些人来了却和没来一样,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镜头被剪辑掉了。


这次《说唱听我的》第二季的倒霉蛋就是三棒子、未来星、Lil Jet和小精灵四位rapper,不知道什么原因,参加了比赛的他们最终没能出现在画面里。


当然,和其他三位rapper不同,小精灵还是有镜头的,毕竟龚琳娜老师现在AKA小精灵。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目前已经有34个人进入了战队,接下来就是每队选人进行60s PK,各选3人加入战队。


也许是之前比过一轮,也许是大家太过紧张,这一轮加赛我觉得并没有想象中的精彩,下面我挑几个好玩的点说一下。


首先是小鸭哥被分到了和AJ、贰万一组,作为一个battle MC,他决定用freestyle开始比赛。而自己和贰万是好兄弟,那肯定得先干不熟的AJ。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有一说一,小鸭哥是说唱综艺的老倒霉蛋了,《中国新说唱》上被爆音freestyle完爆,去年在《说唱听我的》上又输给了有beef的Kozay。


今年来到节目,小鸭哥变得异常谨慎,在决定freestyle diss之前,就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台阶,跟AJ沟通了这件事。


也许是被搞怕了,小鸭哥还非常紧张地问这段有没有录下来,赛后绝对可以复盘,不是自己刻意搞事。


玩归玩闹归闹,最后小鸭哥的这段freestyle还是挺炸的,也能听出他是有准备一些韵脚,但大部分还是靠自己freestyle出来的,非常不容易。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这一组AJ表演了一首和之前风格完全不同的new boombap作品,最终和小鸭哥一起携手晋级。


而贰万则因为失误,遗憾止步90强。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最后的60s的加赛结束之后,节目还出现了一点小风波。


没能成功晋级的田蜜,直接点名了觉得不值得晋级的rapper,其中就有金吉雅GIA、六一船长。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而金吉雅GIA的这波回应也比较得体,大概说了女生之间应该团结,这个比赛有这个结果,你就应该接受。金吉雅的这段回应拉了很大的好感,也没有让事态失控。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在后采的时候,田蜜说了自己为什么当时说那样的话,大概就是觉得自己当时说那样的话,是一种有勇气的体现。


有一说一,起码在我看来这波田蜜的表现,并不是有勇气的体现。比赛这玩意本身就有运气成分,输了大不了重新再来。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最后,今天节目过后,漫长的94进40终于结束了,官方的晋级名单如下: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

看预告下周应该是合作舞台,这是《说唱听我的》第二季从一开始就大力宣传的重头戏。


而下一期节目,我们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了...


中文说唱

本文链接 :法老说他做说唱是想得到这位选手的认可,由佚名整理编辑,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77585411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