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女十八招(黎智英最近都干了啥)

昨天,四名犯罪团伙团长李志莹因涉嫌非法集会和刑事恐吓而被香港警方逮捕。但他在九龙城警署逗留约五小时后才获准保释。香港警方表示,李志莹已被指控,此案将于5月5日在香港东部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对于李志英丑恶的人性和邪恶的命运,友利兄在《酷!李志英今早被捕,棋子》怕成为“弃儿”一文中做了详细分析。

事实上,作为一名资深评论员,友利兄弟对李志英最近的所作所为更感兴趣。他刚刚从香港一位记者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个关于李志莹的消息:2月8日,香港的几个“大男人”的“毒品”聚集在一起,由李志莹主持,邀请了一批汉奸,如李竹明、李永大、Junren、林卓婷、黄浩明和黄浩明,讨论如何利用疫情进一步损害香港。

友利兄的朋友是一位专心致志的媒体(勾践)人(在)人(对)。他在香港的一次高级采访中记录了这次聚会。

作为一名媒体大亨,被他美国父亲接待的头号“毒品”港口李志英从北到南坐下来,低头看着人群,首先发言。

我认为“修法风暴”已经结束。当然,在我和你们大家的努力下,国际舆论和香港舆论站在我们这边。很多香港市民长期以来被我们洗脑,拥护泛人民,同情“勇敢的武装力量”,憎恨警察,不信任SAR政府,抵制中央政府。为了保护自己,香港政府和有机势力不敢公开挑战我们。

李大麻的演讲赢得了在场领导的掌声,他们认识到这种形式不是一种小好事,而是一种大好事。有人急切地问,通过你们的媒体集团分配给我们的美国资金到了吗?

“咳,别谈钱。谈钱是庸俗的。”大麻李很快打断了调查,因为谈论金钱真的会影响他的钱袋。大麻李不愿在关键时刻前花一分钱。所以他很快为领导们安排了下一个破坏方向。

Marijuana Li:你应该继续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尽最大努力反对香港政府,最大限度地打击香港政府,夺取香港政府的执政权,推动“德中国”。目前,预防和控制疫情已取代“制止暴力、制造混乱”,成为香港政府工作的重点。我们应该利用这个好机会,为下一阶段香港持续的混乱做好准备。

首先,我们应该保持“反修正主义运动”的连续性。

我们应尽快转移或销毁可能对我们造成不利影响的材料和物品。那些被自己的人民所伤害的人,比如眼睛瞪大的女人,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们应该继续支持前线的炮灰。律师团队应该想方设法帮助被捕但却有用的炮灰。林卓婷,你去年带领一支队伍进攻元朗围村,被击退。你丢了脸。这一次,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犯罪立功,带着你们的炮灰冲刺。律师由李竹明看管。

第二,继续挑战香港政府的权威。

进一步削弱和分化警察力量。就连邓子也很好地报告了上次向大陆捐赠520个口罩的警方。即使他捐了武汉买的钱,也应该说他捐了香港人民的面具,继续利用舆论给执法部门施加压力。在今年上半年的“反修正运动”期间,我国人民建立的新工会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例如,最近“医院管理局员工阵线”的罢工非常成功。下一步,香港铁路、航空公司和新的公务员工会可以被拉起来对抗这种流行病。李卓人,你们工会是以工会名义搞破坏的老手。你能行。

第三,为下半年立法会选举营造舆论氛围。

去年年底,你们所有的马都成功地当选为区议会议员。即使是你。。。你培训的女性也当选了。每个人的努力都没有白费。下一步,我的毒果日报将继续为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对疫情的无效控制负责,强调香港人只因为香港政府不关海关而被感染。如果你继续举行集会,感染人数越多,死亡人数越多越好。只有这样,我才能鼓起勇气,说“中国向世界和香港出口病毒,侵犯了香港人民的利益和生命”,这可以成为下一步“去中国化”的爆发点。如果不是为了中国人民,就不会有病毒,为立法会选举创造舆论基础。任正非,你带着你的民主党去做。记住,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场集会。

第四,利用区议会资源加强黄色经济圈建设。

现在18个区议会中有17个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许多马已经成为区议员。允许他们在社区建立“黄色根据地”,并赢得社区居民的支持。以前我们用来圈钱的“黄色经济圈”有很多钱,但下面的许多小韭菜店都被玩弄并破产了。下一步是继续倡导和加强“黄色经济圈”,利用“黄色商店”打击“红色商店”(内地企业在香港),不要破坏美国爸爸的生意。这件事取决于每个人一起做。兄弟们各自爬山努力工作。用韭菜,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切”。

听了李志英的分工后,他们被勒令离开。顺便问一下,他们问李大麻,钱什么时候到?

大麻李:出去!

故事结束了。这听起来像一个基本的故事,但却是真的。友利兄只是说得更通俗一些。目前,“大佬”们与香港一团糟,基本上遵循“反对中国,与香港一团糟”的惯例。到处都有示威抗议、反对隔离中心、医疗罢工、抢购日用品等,都是这些条款落实的体现。

事实上,看完后我们都知道李志英最近很忙,忙着召集一群老板,忙着开会,忙着策划。李志英和朱卓英花了24个多小时才在同一个住处见到李志英,然后又离开了两个小时。事实上,这一情节的内容与上次类似,但李大麻故意缩小了秘密会面的对象。

事实并非如此。就在李娜大麻被释放后,昨天被捕的工党李卓人、民主党何俊仁和李永达被传唤到西环的一家餐厅吃饭。据了解,李志英对自己被捕深感意外。获释后,他显得高调。一方面,他想安抚一群“马”,另一方面,他又密谋纠结反对派和外国势力进行反击。

不熟悉香港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友利大哥会再介绍一次。

1948岁的李志莹出生在广东,12岁时潜入澳门,然后潜入香港,不久就加入了帮派。当时,十几岁的李志英在一个黑帮社会当小马。她的主要任务是贩毒。起初,我只是个跑腿的人,负责送白色粉末。一段时间后,他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并开始成为九龙深水桋区的一名拆迁人(经销商)。就这样,20出头越来越成功的李志英开始从金三角购买毒品,并将其运往东南亚。他靠卖白粉赚了第一桶金!可以说,年轻人分配毒品和老年人从香港开始贩卖毒品。详细的介绍,你可以看到合理的哥哥:四个出卖国家、扰乱香港的“李志英”与他一生中的“毒药”一词密不可分。

Martin Lee,香港律师,前立法会成员,显然支持“一国两制”后,香港在1997回归中国。事实上,他在言行中只提到“两制”,没有提到“一国”。他公开表示,他“敢做殖民主义的走狗”,长期与香港右翼分子密切接触,为西方反华势力在香港培养“代理人”,大力参与中国独立运动。从李大哥的书中可以看到一个详细的介绍:“为什么“叛徒四人帮”李竹明不能打破这个“洋牛奶”

李卓人陪同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