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

古埃及人使用什么文字(古埃及人的文字记录)

古埃及人使用什么文字(古埃及人的文字记录) 中国历史

全文目录:

1.

2.古埃及人的文字记录?

3.古埃及人使用什么文字?

这个说法是错误的。无论哪个国家,文字都有其变化。

公元前5000年左右开始形成的古埃及文明,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当两河的苏美尔人刚刚建立城邦和黄河流域的中华文明刚进入部落联盟时代时,就已经发展成了一个拥有完整独立的语言文字体系和较为健全的国家架构,并有能力建造如金字塔这样宏伟的纪念性建筑的高度发达的文明。

但这一人类文明的先行者却没能保持住自己的领先地位,而是在文明进化中慢慢的消逝——现代埃及人或许还留存着些许法老的血统,但已然看不懂法老的文字,也听不懂法老的言语。

古埃及人的文字记录?

有趣的古埃及象形文字

提到埃及,就不能不谈到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古埃及人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字记录。他们在神庙的墙壁上、雕像上、日常生活用品上,甚至在已故国王的棺木上,都留有各种象形文字。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后人面对如此珍贵的文化遗存却一筹莫展,因为埃及古文字已经失传,无人能解。

幸运的是,在18世纪,人们发现了罗塞塔石碑。1799年,拿破仑率领的法国远征军占领埃及。法军中一名年轻的军官在尼罗河口的罗塞塔海港意外地发现了一块刻满象形文字的石板。这是一块桌面大小的玄武石碑,外形不规则,当时已被折断。经考证,石碑是公元前196年托勒密王朝时代刻制的,由希腊字母、古埃及象形文字圣书体和通俗文字三种文字对照雕刻而成的。这块石碑就是后来在考古学上有名的罗塞塔石碑,现在它被陈列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里。

法国人商博良是第一位破解古埃及象形文字结构并破译罗塞塔石碑的学者,从而成为埃及学的创始人,被后人称为“埃及学之父”。商博良是法国着名历史学家、埃及学家和语言学家,他很早就开始研究古埃及文字,在得到罗塞达石碑的临摹本后,他将石碑上无法解读的古埃及文字与可以读懂的希腊文进行对照研究。因为这块石碑制作于公元前2世纪,当时希腊的亚历山大帝国已征服埃及,希腊统治者要求其所属领地所有的重要文书都需要有希腊译文,石碑上的希腊文就成为商博良进入埃及象形文字世界的一把钥匙。经过整整20年的努力,他终于解读出其中14幅象形文字的图形。他的研究成果,从根本上改变了关于象形文字是表意文字的传统认识,证实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不仅表意,而且已发展到了字母文字的阶段;不仅是简单的图解,而且可以发音。

值得注意的是,古埃及文字的“象形”与汉字的“象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事实上古埃及文字中绝大部分图画符号并非以形表意,而是表音符号。实质上类似于字母文字。

古埃及人使用什么文字?

发明了象形文字,使用的应该也是埃及象形文字包含3种字符:音符,包含单音素文字,还有许多单音节文字和多音节文字;意符,表示一个单词;限定符,加在单词的最后以限定语意的范围。商博良对这一文字系统作了如下说明:当文字发展并在埃及普及时,对文字的简化也就发展了。这就导致出现了僧侣体和世俗体字体。这些字体适合于在纸草上书写。但是圣书体并没有因此而衰落,而是与这些字体共存。罗塞塔石碑就包含了圣书体和世俗体。在波斯人的统治期间(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5世纪,其中有间断),在亚历山大征服埃及之后,在马其顿和罗马统治时期,圣书体继续被使用。晚期埃及象形文字的地位有点复杂。一种说法是埃及象形文字区分了“正真的埃及人”和外国统治者(以及埃及的仆从),这可能归因于希腊和罗马的作家对于埃及象形文字的偏见。另一个原因是出对自己的文化的自尊心,希腊罗马时期的作家不愿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对方的文化。由于埃及象形文字是神圣的,那个时代的作家门把它想象成寓言式的,甚至是魔术式的,秘传的,神秘的知识。这种自尊心导致的不是好奇心,而是无视。虽然这种文字系统尽管复杂但却合理。埃及象形文字之所以衰落的原因即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是一个饶有兴味的研究课题。前面引用的是英文作者的看法,可供参考。公元4世纪左右,只有很少的埃及人还能够读出这些埃及象形文字,此后逐渐就真的成了一个“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在公元391年发布敕令,关闭了所有非基督教的神殿,从此就再也没有建造过刻有埃及象形文字的纪念碑或者神殿。最后写下的埃及象形文字是在391年不久后,在遥远南方的一座神殿里发现的。公元4世纪出现了Horapollo的《象形文字集》,对将近200个象形文字作了解释。到底谁是作者至今还不清楚,这部著作长期以来成为解读埃及象形文字的障碍物。早期研究者认为它源出于希腊文,近期的研究则倾向于它含有真正的知识的残片,把它定性为埃及知识阶层试图挽救濒于失传的文化的一次“绝望”的尝试。《象形文字集》对文艺复兴时期的符号主义起了主要的影响,特别是安德烈·阿尔齐亚特的《图形的寓意》,还有弗朗切斯克·科罗纳的《波利菲尔之梦》。几百年来,有许多近代学者对解读这些象形文字进行了尝试,其中值得一提的是17世纪的Athanasius Kircher。然而这些尝试不是失败,就是漫无边际的想象力的虚幻。对解读埃及象形文字最有成就的是托马斯·扬和让-弗朗索瓦·商博良,在1800年的初始。拿破仑军队远征埃及时,在罗塞塔城附近发现了一块用三种文字(圣书体、世俗体和古希腊文)写成的黑色玄武石碑,被称为“罗塞塔石碑”。这块石碑给解读带来了关键性的资料。商博良借助自己丰富的语言知识,从国王托勒密的名字入手,在1830年代几乎完全破译了埃及象形文字。这对当时诞生不久的埃及学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进展。文字埃及象形文字有30个单音字,80个双音字,和50个三音字,也有直接能够表示意义的图形字符。真正的表形文字不多,多数是借数个表形文字的读音来表示其它的概念。类似于汉语的借音用法。限定符则类似于汉语中的偏旁部首的作用。埃及象形文字中表形、表意和表音相结合,其意符和声符都来源于象形的图形。与汉语所不同的则是它们依然保持单独的图形字符。有趣的是,这种文字可以横写也可以竖写,可以向右写也可以向左写,到底是什么方向则看动物字符头部的指向来判断;至于在单词单元上则怎么匀称美观怎么写,只要不影响意思,上下左右天地自由。这可以说是埃及象形文字的书法特征之一。我们讲埃及象形文字一般是指圣书体,主要用于比较庄重的场合,多见于神庙,纪念碑和金字塔的铭文的雕刻。僧侣体则多用于书写于纸草上,相当于汉字的行书或草书。而世俗体则是对僧侣体的简化。表音文字古埃及文的书写中元音被忽略,这一点类似于阿拉伯文。当时的单词是加了什么样的元音发音的已经不很清楚,现代的人们在辅音之间加上中性的“e”予以补上。比如说:“nfr” -> “nefer” = 美丽的,好的。

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