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朝 > 正文

在历史上,马戛尔尼访华时最后给乾隆跪了没有

文章目录
  • 在历史上,马戛尔尼访华时最后给乾隆跪了没有?
  • 马戛尔尼使华对中国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 1840年的英国政府哪来的把握和信心能战胜当时的大清帝国?
  • 全文目录:

    在历史上,马戛尔尼访华时最后给乾隆跪了没有?

    马戛尔尼使华对中国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1840年的英国政府哪来的把握和信心能战胜当时的大清帝国?

    在历史上,马戛尔尼访华时最后给乾隆跪了没有?

    作者:金满楼

    关于马嘎尔尼下跪这事,不要不服气,下面有系列证据可以证明。

    简单说,马嘎尔尼不但跪了,而且品种花样还挺多,有单膝下跪,也有双膝下跪,行的三叩九拜礼,和常人无异。

    当然,作为当事人,马嘎尔尼在日记中对此事实一字未提,不过在后来的《乾隆英使觐见记》中,他详细地谈到了这次的礼仪之争。

    据其所说,双方折中为英使觐见时行单腿下跪礼,也就是说,马嘎尔尼之承认自己是单膝下跪。



    担任英国使团副使斯当东记载了八月初十日乾隆在万树园接见英使的情形,其中云:

    “特使马嘎尔尼……至宝座之旁拾级而上,单腿下跪,简单致词,呈书信于皇帝手中,皇帝亲手接过,并不启阅,随手放在旁边。……”

    斯当东的儿子、当年13岁的小斯当东则在八月十三日乾隆寿诞时的记载为:

    “我们听到庄严的音乐,随着一声令下,我们单膝下跪,俯首向地。我们与其他大员和王公大臣连续九次行这样的礼,所不同的是他们双膝跪地而且俯首触地。”

    至于八月初十日的觐见,小斯当东则说:“(乾隆皇帝)坐在十六个人抬的金黄色轿子里,当他从我们面前经过时,我们单膝下跪并俯首向地。”

    对此,细心的法国汉学家盖廷杰发现,在小斯当东日记中的“单膝下跪并俯首向地”一句中,最初的“触地”被划去而改成了“向地”。



    明确记载马嘎尔尼曾双膝下跪的是英国使团秘书温德的说法:

    “当皇帝陛下经过时,有人通知我们走出帐篷,让我们在中国官员与鞑靼王公对面排好队伍,我们按当地方式施了礼,也就是说,跪地,叩头九下。”

    作为补白的是,一位名叫安迪生的团员在事后记载说:“其时所行之礼,凡目睹盛者,皆严守秘密,疑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事也。”

    至于中方这边,当时负责接待的大臣不是别人,正是和珅和大人。在其报告中,明确记载了马嘎尔尼使团在乾隆寿诞之日行三叩九拜礼:

    “臣和珅谨奏:窃照英吉利国贡使到时,……臣等即令该贡使等向上行三跪九叩礼,毕。其应入座之王公大臣以次入座,带领该贡使于西边二排之末,令其随同叩头入座。俟皇上进茶时,均于座次行一叩礼。”

    此外,关于马嘎尔尼曾下跪还有一个旁证,就是当时随扈行在的军机处章京管世铭曾写了一首诗,曰:

    “献琛海外有遐帮,生梗朝仪野鹿腔;一到殿廷齐膝地,天威能使万心降”。

    诗下,管世铭特别附注曰:“西洋英吉利国贡使不习跪拜,强之,止屈一膝。及至引对,不觉双跽俯伏。”

    很明显,这就是双腿跪地了。



    嘉庆年间,英国阿美士德使团再次来华时,同样因为礼仪问题发生冲突,嘉庆即说:“乾隆五十八年尔使臣行礼跪叩如仪,此次岂容改异?”

    这大概也算一个旁证吧!

    由此或可推测,马嘎尔尼使团在八月初十万树园招待会时行单膝跪地礼,而八月十三日乾隆寿诞时行的三叩九拜礼。

    当然,英国人确实不习惯跪拜,做得大概也很不规范,当时同样在场的朝鲜使臣才会说他们“不知礼数”吧!

    不过,即便再不规范,马嘎尔尼毕竟还是跪了,但这么丢脸的事,事后不出意料的被马嘎尔尼有意隐去了。

    马戛尔尼使华对中国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马戛尔尼做为英王使团成员之一访问了清朝,本来这可以成为沟通英国和清朝关系的机会。然而却因为乾隆皇帝的因循守旧,和清朝大臣的骄矜自大,反而导致了清朝露怯丟丑的结果。

    经过了这次访问之后,马戛尔尼发觉了在清朝表面光辉灿烂之下,潜藏着的深重危机。并由此得出了清朝不足惧怕的结论,还有人认为:在清朝入主中原一百多年后,那里的名项发展不仅没有进步,反倒退步了!

    更兼当英国人向清廷进献了最新发展成果时,不仅没有被清朝君臣认真对待,反而遭受到了奚落。甚至连马戛尔尼要求向清军表演最新火器时,都被斥之为:此物我国早已有之,这种火器表演想来无甚新奇之处!

    英国人对清廷的封闭守旧感到不可理解,实在搞不明白为何清朝会拒绝接受新鲜事物,竟然明知英国人送来的都是最新物质发展成果,却仍然拒绝接受?当然啦,至于英国人提出的增设通商口岸,密切两国贸易关系的要求,自然也是被全盘否决了!

    在接连硑壁之后,英国人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对待这个因循守旧的古老帝国,是不能完全按照正常程序打交道的。于是,在几十年之后,便发生了英国人大肆向清朝走私鸦片,用黑乎乎的鸦片骗取白花花的银两之事!又过了若干年之后,感到了银荒兵弱危机的道光皇帝终于下定了禁烟的决心。之后便发生于1840年发生了众所周知的事儿。

    1840年的英国政府哪来的把握和信心能战胜当时的大清帝国?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其实很简单,早就看穿满清的虚实了。

    英国佬不是1840年才开始同满清接触的。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乾隆对贸易采取严格限制,只允许洋人在广州经商,并且规定外国商人销售商品和购买土货都必须通过特许“行商”之手,

    即便如此,这距离1840年也有接近百年。

    除了民间接触以外,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英国派出乔治·马戛尔尼为特命全权大使,拜见中国皇帝。从此时,英国人对中国腹地也有所了解。

    早在40年前的1801年,西方列强对满清的军事实力就有所了解,认为不足为患。

    在1801年,英国打着对付拿破仑的名义,两次派军舰试图占领葡萄牙人盘踞的澳门。

    当时两广总督不敢武力抗拒,只是采用断粮的手段。

    期间,英军知道拿破仑已经投降,法国路易王朝复辟,这才取消了进攻。


    在1808年(嘉庆十三年),清朝水师同13艘侵扰清朝东南沿海、闯入虎门的英国兵船对峙,后者没有敢于开战。

    到了1832年,英国人对中国的军事已经非常了解,尤其对于广东更是熟知于胸。

    他们在1833年有过一次交火,当时是双方有贸易和外交纠纷,两广总督卢坤搞不清情况,对英国人来硬的:卢坤下令全面终止与英国贸易,并派兵包围英国商馆,撤走所有清朝佣工,严禁人民向英人提供任何食物、水和药物。

    英国人认为必须武力来硬的,出动一艘巡逻艇、两艘护卫舰驶向黄埔进行威胁,与清朝海岸警卫虎门炮台交火35分钟,驶入珠江。

    卢坤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将12艘大船自沉珠江河口,拦截英军军舰。

    这次交火后,两广总督卢坤服软,很快宣布恢复贸易。



    通过这次交火,英国人对满清军事实力的虚弱,都是非常清楚。

    双方实力差距最大的,就是海军。

    当时满清全国最强的水师,就是广东水师。

    名义上,广东水师有400多艘战船,但都是中小型船只。

    其中最大的只有33米长、6米宽,排水量250到350吨,仅能容纳几十人。

    其余战船非常之小,有的仅有10米长度,面对广东肆虐的海盗尚且自身难保,船只还不如海盗船大。

    就防御能力上,广东水师全部是木船,没有任何装甲防御能力,毕竟当时全国生铁产量仅有2万吨,几乎相当于英国的百分之一。


    就火力上,由于船只很小,广东水师最大的军舰不过有10多门火炮,普通军舰只有2到4门火炮。更重要的是,火炮质量还不佳,口径小,精度差,有的仅能炮击几百米距离,是否击中敌人基本靠瞎蒙。由于炮弹威力不足,即便击中敌人军舰,也难以造成致命伤。

    至于船只速度也很慢,大船采用风帆,但船体笨重,速度迟缓,抗风能力差,只能在近海甚至岸边活动。


    在1839年,刚上任的林则徐曾经检阅过广东水师。当时水师抽调了最好的10艘主力军舰,平均每艘军舰只有10门火炮。

    实际上,广东水师只能勉强对付沿海海盗而已,同时负责缉私。



    相比起来,英国舰队就强大的多。

    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国出动军舰16艘、运输舰28艘、武装汽船4艘。

    其中,英国主力战列舰长达100米左右,可以搭载400人,排水量高达1500吨到2000吨,是广东水师最大军舰的5到7倍。

    这种战列舰装备70门以上火炮,一艘战列舰几乎相当于广东水师火力最强的10艘主力舰。

    即便是英军次一等的战舰,通常也装备20到40门的火炮。


    广东水师那种搭载区区2到4门火炮的军舰,遇到英军战舰还不够对方打的,等于泰森打赵本山。

    这还不算,英国军舰很多有装甲,船身外包裹金属层,具有一定的抗弹能力。同时军舰有大量水密舱,抗沉能力很强。

    英国的军舰都是远洋军舰,具有良好的航海性能和操纵性能,不是广东水师近海军舰可以相比的。

    另外,双方水兵差距也很大。英国皇家海军是本国军人的精英,尤其是远洋水兵多有丰富的航海和海战经验,有着各种战术,实力强大。

    相反,广东水师除了偶尔打打海盗,几十年都没有同敌人主力军舰交火过,根本不知道怎么打。



    由于海军实力过于悬殊,第一次鸦片战争压根没有什么激烈的海战。

    比如著名的穿鼻之战,也是2国海军第一次交战。

    当时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率领16艘战舰和13艘火船,同英军交手。

    当时英军只有2艘军舰,1艘是装备28门炮的六等巡防舰窝拉疑号,1艘是装备18门炮小型风帆炮舰风信子号。

    双方战舰是8:1,清军还可以使用火船直接去冲撞烧毁对方,理应占有优势。

    结果,此战刚一交手,清军被击沉4艘火船,击伤多艘广东水师军舰,关天培也负伤。

    所以交火才半个小时,广东水师就撤走。


    由于两国还没有正式开战,英国军舰没有追赶。

    其中清军3艘军舰重创,4艘火船被击沉,死水兵15人,30多人受伤。英国军舰只有帆索略有受损,1名水兵被火绳枪打断了手腕,仅此而已。

    海战中,实力过于悬殊,完全是一面倒。

    要知道,穿鼻海战是满清和英军正式开战之前,英军主力舰队还没有到达中国。


    即便如此,英国对于满清水师非常轻视。

    1839年11月4日,巴麦尊正式向英国海军提交《致海军部书》:“据对中国有丰富知识的人说,有这样的海军力就能完成,即双层甲板的主力舰两艘,巡洋舰三艘,其中至少有一舰是大型的;轮船两艘或三艘。”


    也就是说,巴麦尊认为只要5艘主力舰,就可以打垮整个满清水师。

    1840年6月,懿律率领英国军舰16艘、武装轮船4艘、运输舰28舰、陆军4,000人赶到以后,战局立即一面倒。

    在大角、沙角之战,英国海军的复仇女神号、加略普号、“硫磺号”等五艘军舰,向广东水师进攻。结果广东水师几乎无招架之力,被击沉军舰、拖船11艘。

    水师相差如此巨大,陆军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时道光皇帝为了给英国人一点厉害,在虎门被攻陷以后调集兵力,准备反攻。

    就在广州一地,集中了2.5万陆军。

    搞笑的是,广州清军还没有来得及反攻,英军反而先发制人,杀了过来。

    英军水陆并进,在军舰配合下,2400人开始攻打广州城。

    搞笑的是,派出迎战的三路清军,刚刚同英军交战就溃散。

    双方陆军5月22日交手,结果26日广州清军就战败逃走,广州知府余保纯出城向英军求和。


    至此,英军仅仅死亡9人,伤68人,就击溃了广州2万清军,开创了历史记录。

    其实,当时清军陆战还是完全有机会获胜的。

    他们兵力有10倍优势,虽然英军有火枪,却也只是单发的燧发枪,没有连射武器。火炮也没有现代的开花弹,多是实心弹,威力有限。


    英军主要采用几条步兵线连续射击的战法,但清军也有大量弓箭手。弓箭手射程虽不如火枪,但射速更快,而清军大刀长矛相对英军步枪刺刀,肉搏优势很大。

    只要清军坚持作战,先全力靠近英军,付出一些牺牲后采用弓箭乱射压制,步兵果断冲到近距离肉搏,还是完全可以击败英国区区2400人的。

    但前提是,清军得愿意拼命才行,还要敢于肉搏、近战。

    实际上,清军听到洋枪大炮的声音,胆子就吓破了。看到英军以后,清军只是装模作样用火绳枪、弓箭远距离乱射一通,随即撒丫子就跑。



    为什么会这样?

    清军当兵都是混口饭吃,谁愿意拼命?当时是封建王朝,当兵的哪里有什么国家民族的意识,只是打一份工来糊口而已。

    用一句话就可以说明:国家是爱新觉罗家的,命才是自己的。

    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