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燕子简介:燕子是什么鸟?燕子的含义和标记是什么?正文这就为你引见:

燕子简介

燕子(Swallow)大名家燕,是雀形目燕科74种鸟类的统称。形小,翅尖窄,凹尾短喙,足微弱,羽毛不算太多。羽衣单色,或有带非金属光彩的蓝或绿色;大普遍品种两性都很一致。

燕子耗费洪量功夫在空间捕获益虫,是最精巧的雀形类之一,重要以蚊、蝇等虫豸为主食品,是妇孺皆知的益鸟。

在树洞或缝中营巢,或在沙岸上钻穴,或在城市和乡村把泥黏在楼道、房顶、房檐等的墙上或超过部上为巢。每产3∼7卵。

燕子的含义和标记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中国历史

燕属益鸟,随时节变革而迁移,爱好成双成对,收支在人家屋内或房檐下。所以为昔人所喜爱,常常出此刻古诗词中,或惜春伤秋,或衬托离愁,或寄予相思,或感慨时势,意象之盛,脸色之丰,非其它物类所能及。 一、燕子标记着春色的优美,传播惜春之情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中国历史

相传燕子于春天社日北来,秋天社日南归,故很多墨客都把它当作春天的标记加以粉饰和赞美。如“冥冥正开,飏飏燕新乳”(韦应物《长安遇冯著》),“燕子来时新社,梨花掉队清朗”(宴殊《破阵子》),“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万事丰丰韵韵”(乔吉《天净沙?即事》),“鸟啼芳树丫,燕衔黄柳花”(张可久《凭栏人?季春即事》)。

南宋词人史达祖更是以燕为词,在《双双燕?咏燕》中写到:“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计划大概。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划分红影。”极研尽态,形神俱似。春天明丽绚烂,燕子娇小心爱,加之墨客多愁善感,春天逝去,墨客自会悲伤无穷,故欧阳修有“歌乐散尽游客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返来小雨中”(《采桑子》)之感慨,乔吉有“燕藏春衔向谁家,莺老羞寻伴,风寒懒报衙(采蜜),啼煞饥鸦”(《水仙子》)之凄惶。

二、燕子标记着恋情的优美,传播惦记爱人之切

燕子素以牝牡颉颃,飞则相随,以此而变成恋情的标记,“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燕尔新婚燕尔,情同手足”(《诗经?谷风》),“燕燕于飞,缺点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诗经?燕燕》),恰是由于燕子的这种成双成对,才惹起了有爱人寄情于燕、理想鸾凤和鸣的惦记。

如许才有了“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薛道衡?《昔昔盐》)的空闺宁静,有了“落花人独力,微雨燕双飞”(晏几道?《临江仙》)的忧伤妒忌,有了“罗幔轻寒,燕子双飞去”(宴殊?《破阵子》)的孤独凄冷,有了“月儿初上鹅黄柳,燕子先归翡翠楼”(周德清?《喜春来》)的潦倒荒凉,有了“花开望出远门,玉减伤春事,春风草堂飞燕子”(张可久?《清江引》)的流连仰望。凡此各类,不计其数。

三、燕子标记这时势变化,表达昔盛今衰、人事新陈代谢、灭亡破家的感触和悲愤

燕子秋去春回,不忘旧巢,墨客抓住此特性,纵情透露心中的愤恨,最驰名确当属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落日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凡是人民家。”

其余再有宴殊的“爱莫能助花落去,素昧平生燕返来,小园香径独徜徉”(《浣溪沙》),李好古的“燕子返来衔绣幕,旧巢无觅处”(《谒金门?怀旧居》),姜夔的“燕雁无意,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贫,商略傍晚雨”(《点绛唇》),张炎的“昔日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草暗斜川”(《高平台》),文天祥的“江山得意元无异,城郭群众半已非。满地芦花伴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金陵驿》)。

燕子无意,却见证了时势的变化,接受了国破家亡的灾害,展现了墨客的“黍离”之悲,负载堪称重矣。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燕子的含义燕子标记着什么意旨? 中国历史

四、燕子可代人传书,幽诉离情之苦

唐代郭绍兰于燕足系诗传给其夫任宗。任宗离家行贾湖中,数年不归,绍兰赋诗系于燕足。时任宗在荆州,燕忽泊其肩,见足系书,解视之,乃妻所寄,感泣而归。其《寄夫》诗云:“我婿去重湖,临窗泣血书,热情凭燕翼,寄于薄幸夫。”

谁说“梁间燕子太薄情”(曹雪芹?《雕梁画栋梦》),恰是由于燕子的多情才促进了夫君的翻然悔悟,夫妇相见。郭绍兰是倒霉的,少许悲惨的妇人借燕传书,却是海底捞针,消息皆无,如“忧伤燕足留红线,恼人鸾影闲纨扇”(张可久?《塞鸿秋?春心》),“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见面否”(冯延巳?《蝶恋花》),其悲情之苦,思情之切,让报酬之动容,既而潸然泪下。

五、燕子标记着羁旅情愁,状写飘荡漂泊之苦

“完全、直观、取象比类是汉民族的主宰思想办法”(张岱年?《华夏思想偏差》),花鸟虫鱼,无不入墨客笔下,涉禽走兽,莫不显墨客才思。

雁啼悲秋,猿鸣沾裳,鱼传尺素,蝉寄高远,燕子的休憩大概留给了墨客充分的设想空间,或飘荡漂泊,“年年如新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周邦彦?《满庭芳》)。

或出身浮沉,“望长安,出息渺渺鬓斑斑,南来北往随征燕,行路繁重”(张可久?《殿前欢》);或相会又别,“犹如社燕与飞鸿,见面未稳还相送”(苏轼?《送陈睦知潭州》;或常常分隔,“磁石上海飞机制造厂,云母来水,土龙致雨,燕雁代飞”(刘安?《淮南子》)。

燕子,已不只仅再是燕子,它仍旧变成中华民族保守文明的标记,融入到每一个炎黄后代的血液中。

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