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

“虽然我们比较羡慕大陆的市场环境,但是台湾的音乐工业和政策,也是大陆所缺少的。”


说这个话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去年在采访铁竹堂Jason的时候,问道台湾大陆的说唱环境,他所告诉我的。


在这番话里Jason并没有夸大其词,虽然现在的台湾说唱和大陆说唱,貌似有了一定的差距,但他们的音乐氛围,也的的确确要比我们健康很多。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


1980年,因为《恰似你的温柔》而火遍台湾的蔡琴,用一封长达8页的信上书新闻局,希望官方专门设立一个音乐类的奖项,用以鼓励音乐界。


与此同时,台湾音乐也确实在蓬勃发展,滚石、飞碟这样对华语乐坛影响深远的唱片公司,也都陆续在这个时间段里成立。台湾音乐,确实需要一个这样的音乐类奖项。

 

时任新闻局局长的宋楚瑜,当时给蔡琴回了一封信,认可了她的说法。但一个奖不是说办就能办的,他建议先在鼓励图书出版业的金鼎奖中,增设一个唱片个人奖作为表彰。

 

经过漫长的准备,在1990年,金曲奖终于正式举办,成为了每年向台湾乐坛输出新兴力量的重要平台。到了1998年,台湾新闻局取消了参选者国籍或地区之限制,更是让金曲奖成为了华语乐坛最重要的音乐奖项。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2)


由于起步较晚,说唱进入金曲奖,是很后来的事情了,直到2002年,讲着一口外国腔的孔令奇拿到了金曲奖,那一年,也是周杰伦在金曲奖大获全胜的一年。


虽然大家都不是完完全全的Hip-Hop风格,但从那时起,Hip-Hop就已经在向金曲奖说:我们来了。


2002年,说唱神童宋岳庭不幸离世,一年之后,他的母亲通过整理他生前留下的录音带,发行了一张名为《Life's A Struggle》的专辑 。2004年,这张专辑成功获得第15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并成功入围最佳新人奖。


放到现在来看,《Life's A Struggle》并不是一张完美的专辑,因为很多歌是录音带录制的,甚至听起来都不是很清晰。但宋岳庭用他的人生经历,完美地诠释了Hip-Hop这个词的含义,也在此后影响了无数rapper。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3)


2006年,终于有rapper在金曲奖登台演出,这一次登台的,是如今大名鼎鼎的欧阳靖。


在前一年,王力宏正在琢磨着怎么把美国黑人音乐和中国式的五声音阶旋律融合起来,弄出一个中国风的说唱,他请来了从美国回来的欧阳靖,做出了一张《盖世英雄》。


在这张专辑的同名主打歌的MV里,王力宏用了一句一位英雄要上台了,欧阳靖在哪儿?的桥段,引出了欧阳靖第二段纯英文的Verse。


在次年的金曲奖舞台上,王力宏用了同样的桥段,让欧阳靖这个从小在布朗克斯长大的中国rapper,站在了金曲奖的舞台上。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4)


早在2001年,台湾就已经有一个rapper,表达了对于王力宏版流行Hip-Hop的不满,这个rapper就是MC Hotdog。


狗哥在《让我rap》这首歌里,公然指责台湾主流音乐“这年头,只要脸蛋好看就可以当歌星”,并且几乎在点名王力宏“你领个金曲奖又代表你是老几”。


有趣的是,在欧阳靖登上金曲奖之后,2007年狗哥紧跟着也登上了金曲奖的舞台。此时的热狗,备受团体解散、盗版以及当兵等一系列挫折,终于用一张《Wake Up》 博得了主流舞台的喝彩。


不过,登上主流的狗哥依然有着地下rapper的骄傲,在金曲奖上一句“请问我可以讲脏话吗?”堪称是对主流音乐最好的戏谑。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5)


也正是从2007年开始,台湾文化部每年出钱出力支持独立音乐发展,出台了“硬地(台译indie)音乐录制推广补助案”,每一年都有各个独立音乐人、乐队、公司获得相应补助。


其中金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台币不等,除了对于音乐人的帮助之外,补助项目还包括了参与活动、展演空间、录音室等等,台湾本地的独立厂牌以及各个音乐节也都受益匪浅。


他们还特地设立了金音奖,按音乐风格分出了各类奖项。避免出现主流音乐圈对于奖项的把持。


此外,台湾校园社团也在蓬勃发展,不管水平高低,各个学校都能找出一些嘻哈、摇滚的社团,这也为台湾音乐保留了很多有生力量。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台湾rapper几乎在以每年一个的速度涌入金曲奖,葛仲珊、大喜门、顽童、夜猫组,大家风格各不相同,但都有获奖或是提名。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6)


在工业音乐体系加持下的台湾音乐人,虽然在作品方面没有落后,却依然面临着危机。毕竟在大陆经济蓬勃发展,台湾经济逐渐下滑的大环境下,台湾本土音乐市场实在是太过狭小了。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台湾市场反而受到了大陆的反攻,在Youtube上,你常常能看到台湾年轻人对于《学猫叫》、《我们不一样》这样口水歌的喜欢。


在说唱圈,红花会、说唱会馆也早就在台湾收割了大量的粉丝。所以不管从市场还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台湾音乐人北上寻求出路,都成了必要的选择。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7)


在北上这件事情上,台湾乐队可比说唱圈的rapper们要反应迅速的多。从2016年开始,草东没有派对带着他们的巡演,一场一场地敲开了国内LiveHouse的大门,一时之间,草东没有派对,也就成了草东没有门票。


在第二年,他们更是成功打入了金曲奖,在周杰伦、林宥嘉、五月天的围剿下,拿下了最佳新人、最佳乐团、最佳歌曲三项大奖。


他们的音乐风格和语言习惯,都十分贴近这一代大陆年轻人的审美,甚至被台湾媒体称为“大陆腔”、“北方腔”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8)


紧接着,台湾的另一支乐队落日飞车,也同样面临着和草东一样,一票难求的局面。


在表演上,他们坚持用纯英文唱歌,并且在编排上,一直在向上世纪80年代左右的欧美摇滚致敬。从他们的歌词里,你能获得很简单复古的快乐,也能往深里挖掘出一些他们掩埋在流行外表下想要表达的思想。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9)

在大陆火了之后,落日飞车迅速攻陷了他们去到的每一座城市里的Livehouse,同时,网易云上他们的歌,也常常有1W+的评论。


台湾乐坛也是很早就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像是他们在网易云上非常受人欢迎的专辑《Cassa Nova》,就成功获得了第九届金音奖最佳乐团、最佳乐手的提名

很明显,落日飞车并不满足于此,在今年他们年底的巡演“云霄飞车迎新春”上,他们请来了两位说唱圈的好友,想把当代台湾摇滚+台湾说唱,一同传达给大陆的朋友们。


而这两位rapper也非常有意思,一位是台湾的OG,另一位则是台湾的新人,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上过金曲奖,也都同属于一个我们非常熟知的厂牌——颜社。他们一个是李英宏,另一个是Leo王。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0)


我们先说OG李英宏,他算是和热狗同期的台湾第一代说唱歌手,最早在2001年他就加入了大囍门,当时他的风格,比较偏向于凌厉的快嘴和多变的flow。


到了2009年蛋堡专辑中一首《夜聊(你说,我说)》里,你也能听到他的声音。那时他的风格已经慢慢开始转变。从一开始的Old School,慢慢向Jazz Hip-Hop转变。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1)


李英宏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个rapper。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制作人,在大陆,他更像是MAI那样自己唱也会制作的全能音乐人。


在加入了颜社之后,李英宏的风格开始更加不拘泥于Hip-Hop,在提名金曲奖的那张《台北直直撞》里,你甚至能感受到Funk和disco的元素配合上闽南话,一下把人拉回90年代的台北夜市。


听到这里,你应该你能感觉到,李英宏更像是老舅董宝石,同样在用复古的风格,勾起大众对于过去的回忆。


而作为制作人的李英宏,更是通过电影《峇里岛》中出色的配乐,一举夺下了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


如此多的大奖,也不禁让人感慨,什么时候大陆的制作人,什么时候才能够登上这么大的舞台。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2)


相较于OG李英宏,Leo王则是台湾这一年来的当红炸子鸡。在今年的金曲奖上,他更是从李荣浩的手上夺下了最佳华语男歌手的称号。


早在18年的金曲奖,Leo王与春艳的组合“夜猫组”,便获得当年最佳演唱组合提名,最后该奖项被已十分成熟的说唱组合顽童Mj116获得。


在台湾媒体口中,Leo是“最不像饶舌歌手的饶舌歌手,所有艺人该有的样子他都没有。”


事实上也是如此,Leo王原先是摇滚乐队“巨大的车鸣”的主唱,算是半路出家开始玩HipHop。


因为Diss Rbl,他开始玩说唱,也因此认识了春艳,两人就这么组起了夜猫组这个组合。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3)


Leo王的歌曲很怪,他没有很秀技术的flow,却每首歌都能把你带入他的节奏。


整体的音乐风格很Chill很free,从专辑名《无病呻吟有情抒情》,你就能知道他的音乐内容,有多贴近当代年轻人的生活。


搞怪、颓废、丧,这些年轻人的情绪都配合着他的音乐,在歌声里缓缓体现。没有强硬、没有反抗,有的只有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


为了本土艺人能上金曲奖,台湾到底给他们发了多少补贴?(图14)


有摇滚、有说唱圈OG、还有新生代rapper,落日飞车的这场巡演,看起来绝对是“野心满满”。


从落日飞车的“一票难求”和台湾独立音乐人这几年在大陆的演出,他们也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大陆音乐人一件事情:


“你们真的要多多努力了,不然我们就要来和你们抢市场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押韵诗人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押韵诗人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押韵诗人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