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 20 年,上海说唱是时候该被重新记住了

中文说唱

千禧年的中国 hip-hop 文化与如今不可同日而语,和大多数刚刚起势不久的舶来文明一样,尚且游荡在主流视野外的弱势边缘。不比当今有诸如 CDC、CQC、CSC 等的城市集体概念,那时候的国内 hip-hop 语境甚至谈不上文化认同的议题,但的确有极少数城市早早就有了「community」的 hip-hop 群落意识。


作为彼时 hip-hop 文化荒漠中屈指可数的「绿洲」,上海这座城市便曾承载过一段似乎早已被人遗忘的 hip-hop「野蛮生长」史。自称「来自地下」的一帮年轻人们沿袭着美国布朗克斯地区的精神文明——从 MC 说唱、DJ 到街舞和涂鸦——不同的 hip-hop 艺术形式在当时还称不上「场景」的零星群体间肆意绽放。在那时,所谓的「嘻哈」还未能与「潮流」划上等号,而不被人理解的这帮沪上「叛逆」青年,却是他们自身眼中最酷的 hip-hop kids。


图片


2000 年代,上海说唱团体竹游人的演出现场 | Via Cee



「当时上海玩说唱的,我不能讲很多人吧,但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大家玩得都不太一样,有些人做 East Coast,有些人做很 West Coast 的 G-Funk,还有些人开始做比较偏向于日本 jazzy hip-hop 的音乐,但是他们会跟很多 funk 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又有一些人完全是用沪语来 rap。尽管人不多,大概也就五六个小圈子,但绝对称得上是『百花齐放』。」


身为那个年代上海最具代表性,也是最初代中文说唱团体竹游人 (Bamboo Crew) 中的主心骨成员,Cee 在很多年后每每回忆起彼时的 hip-hop 景象,都会不由感叹那是他音乐生涯中最值得追忆的时光。回溯起前年 Cee 发布个人专辑《诚燃/Overthrow》的那会儿,他也曾在与我们的一次对话坦言称:「竹游人时期是最快乐的阶段,想回去那段时光 (但肯定是不可能了),那时大家都很简单,每天在一起,玩、研究说唱、分享喜怒哀乐……」


图片


那时候的 Cee 还叫 Young Cee | Via Cee



时隔很久之后的今天,Cee 又告诉我们,他在 1SHOT 的全新旅程中,再度体会到了「community」带给他的纯粹快乐感。


1SHOT 是由 Cee 领衔的沪上新兴说唱厂牌,也被他们自己称作「玩侠」。成立这个团体对 Cee 来说是比较突然的决定,缘起于他与另一位沪上 OG 说唱老友 Keyso 寿君超在前年发布的合作歌《上 2019》。「拍那支 MV 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找了一帮上海玩说唱的过来一起玩。当时就觉得我自己做说唱可能也不会很久了,年纪上去了精力确实有限,我意识到这个『某年某月』离我越来越近了,所以很想在这个时间段里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于是便有了现在的 1SHOT。」


图片


Cee 全新发起的上海说唱厂牌 1SHOT | Via Cee



然而这绝非是 Cee 的心血来潮,对于这名多年来低调活动的 OG rapper 而言,上海 hip-hop 音乐文化的发展向来是他心里的一大缺憾,也是他作为初代中文说唱推广者尚待完成的使命。「20 年前很多其它地方根本就没有 hip-hop,上海却是有的。现在我们知道的长沙 C-Block、成都说唱会馆、重庆 Gosh,都是相对来说很后面才出现的,但为什么现在反而好像没有一个能代表上海的说唱群体?」Cee 接着说道,「通过 1SHOT,我真心希望能够带领上海的这帮 hip-hopper 走出家门,重新聚到一起,打造出属于这个城市的说唱氛围,说不定还能够起到一个推动文化的作用。音乐这样东西一定是需要大家一起交流的。」


背负着力图振兴上海说唱的使命感,但更多是抱以找回当年做说唱时的玩乐心态,属于 Cee 与 Shang Town 新玩侠们的说唱旅途便这样匆匆开始了。目前的 1SHOT,集结了包括 Cee、Keyso、土人儿 TRE、孤矢、颠倒、丹泽 Denzel DeChosen、小酷 Coola、DonDream、西凹木在内的共 9 名成员。


图片


1SHOT 首张厂牌合辑《1SHOT BUND TAPE  (玩俠)》| Via 1SHOT



从圈内受人敬仰的说唱 OG 前辈,到最近在《少年说唱企划》节目上亮相的 Z 世代 rapper,1SHOT 的成员间的年龄和阅历恐怕都是国内说唱厂牌中最「参差不齐」的一个。每个人所做的说唱音乐类型和内容也不尽相同,如 Keyso 和小酷更偏技术流,丹泽和土人儿追崇年轻音乐,Cee 近年来喜好钻研英式说唱,而来自夜吟人的孤矢和颠倒常以中国风独树一帜……这些差异在今年夏季厂牌发布的首张合辑《1SHOT BUND TAPE (玩俠)》中亦有迹可循,尽管 1SHOT 的成员们对此不以为然,对他们来说,「除了求同,更重要的是如何存异」。






这是一张「包容度」极高的厂牌出道作品,包容到没有故事线,甚至也没有清晰的立意。但这确实是 Cee 的本意:「我对大家的要求就是自己想尝试什么,尽管去做就好了。为什么我们要叫玩侠?其实就是希望让大家玩得开心。」但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尽力去保持高标准,比如原先土人和 Cee 的一首合作曲就因为效果不尽如人意而果断被弃。「玩不代表要乱做,只是以一种玩的心态去好好做。」Cee 说。当然在欢乐之余,也并不是没有遇到令人头疼的时候,不过老大哥也都在专辑的 skit 曲目里头以另一种逗趣的方式吐了苦水: 


「你们自己说说看放过我多少次鸽子,群里面找你们,平均要等两三个钟头才可以回我。(《Pass The Phone Challenge/传手机挑战 (Skit)》)」


图片


1SHOT | Via Cee



加入 1SHOT 后,所有人都变成了新人。担任团队里「长辈」身份的 Cee 竭尽所能将自己的经验见识传授予年轻的一辈们,然而他也从这帮小孩儿身上收获到了莫大的灵感。据 Cee 所说,直至今日 1SHOT 成员之间都没有任何白纸黑字的合约。比起「厂牌」,他们更愿意把 1SHOT 叫作 community,一个彼此包容和相互学习的说唱「大家庭」,或者说共同的一方音乐净土……


9 月 24 日,1SHOT 刚刚在他们的老家上海完成了首场团体专场演出,在此之前,Cee 偕同这个大家庭里的两名年轻 rapper 土人儿与丹泽,与 NOWRE 碰面聊了聊 1SHOT 的故事。



图片

土人儿 TRE、Cee、丹泽

1SHOT 厂牌成员



「意见不合是必然存在的,但关键就在于你可以求同,是否也允许存异」



图片




1SHOT (玩侠) 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首张合辑为什么是叫「1SHOT BUND TAPE」呢?


土人儿:你要说全国哪里最好玩,我觉得上海一定占一席之地,而我们这个 crew 本身就很 chill,一直以来都是抱着「玩乐」的态度在做音乐,所以叫「玩侠」非常能够体现出我们的态度。其次 1SHOT 这个英文名也有很多含义,既有喝酒的那个 shot 的意思,拆分开来还能解释成「one second hot」(一秒就变 hot)。再看向我们首张合辑《1SHOT BUND TAPE》的标题,其中的「bund」本身就是上海的地标外滩,谐音写成「bond」的话又有「纽带」的意思。作为向大家正式介绍 1SHOT 厂牌的第一个作品,我们希望能够很好地传达出 1SHOT 的态度、团队的包容性,以及我们所在城市的文化精神。


《1SHOT BUND TAPE》的核心主题是什么?作为把控整张专辑制作的这样一个角色,Cee 是否在起初赋予了它某些个人的期望呢?


Cee:其实并没有一个核心主题或具体的风格。我们刚开始定专辑计划的时候,我想的就是不能把整体框架定死。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格,大家自由发挥就好,等各自的作品出来以后我再去做一个合理的排位。说实话我坚持做音乐那么久,其实都没有把它当做一份职业去做,一直都是兴趣爱好而已,包括我们团体里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你当成职业,很快你就疲了,这也是我希望大家都能以「玩」的心态去完成 1SHOT 首张合辑的缘由。当然,玩不代表乱做,只是以一种玩的心态去好好做。这是我们的第一张合体作品,还是希望大家发挥出自己的特点,最重要的是,玩得开心。


但因为我们有 9 个人,每个人的想法肯定都不一样,我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面面俱到,但如果是从我刚才说的这个层面去讲的话,最后的成品在我心里还是能打到 80 分。


图片




你说到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太一样,其实我们在专辑里也能听到很多不同的类型,从独具特色的沪语说唱腔调,到颇具国风元素的一曲《浮世悲》及中美洲风情的《Mi Anastasia》,再到年轻一辈做的一些比较 club banger 的 trap、电子等,风格上可谓是非常多样的。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会遇到意见不合或彼此无法达成一致的地方吗?最后都如何解决了?


Cee:肯定会有无法协调的地方,所以你看我们在专辑里放了一些有趣的 skit 设计,其实是为了能在情绪比较严肃的时候去中和一下,让整个作品的 vibe 变得更顺。


土人儿:意见不一的时候当然也是会有的。比如我跟 Cee 哥原本有一首作品是要收录进正式专辑的,结果我个人录出来之后,我突然发觉这个 demo 并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最终这首歌就被迫「夭折」了。当时的想法是,宁愿之后再把它当作单曲发布,也不要在 1SHOT 合辑里放一个自己录了 demo 都觉得不满意的东西。我们厂牌这么多人,意见不合是必然会存在的,但关键就在于你可以求同,是否也允许存异。所幸的是,我们 9 个人都是愿意听意见的人。反过来想,如果我们没一个人有意见的话,音乐应该也是进步不了的。




团队里年轻一辈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多一点,还是听老大哥们的意见多一点?


Cee:互相借鉴。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玩音乐特别有意思。其实讲实话,我平时周围一圈做音乐的朋友,基本上风格都已经成型了,你想让他去尝试一些新东西,人家也不太愿意。我觉得现在和年轻一代多交流、多玩在一起,有些时候就有火花了。其实作为我来讲,很多时候反而是我更需要他们年轻一代给我建议。


土人儿:我们 Cee 是一个非常非常创新的老大哥,当时我跟丹泽要做专辑里那首《Miami Heat》,起初定 beat 的时候我们都觉得 Cee 不一定会喜欢,但是没想到他听了之后不但没有不喜欢,甚至还想和我们两个一起试一试。很快第二天,我们三个就一起录了一版。


图片




Cee:因为我觉得我从来没在这种 beat 上面尝试过,就很想试一试。 


土人儿:所以说这可能就是你的天性啊!


Cee:其实我个人是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 rap,你知道吗?这种很 trap、很燥的类型不太适合我,但是… 


土人儿:但是你内心又很想玩嘛哈哈哈哈。






Cee 刚刚提到和这帮年轻朋友在一起时,反而有很多需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方,所以具体在哪些方面你会觉得自己反而是「新人」的状态呢?


Cee:丹泽在舞台上是一个特别「放纵」的人。当时我们一起拍 cypher 的时候,他整个人呈现出来的感觉都让我很惊喜,跟他平时的状态是很不一样的。他的镜头感和 vibe 都非常对,这种感觉是我很想要学习的。因为我们以前玩说唱的人的台风可能还是很 Jay-Z,或者是很传统 MC 的感觉,现在可能更需要一些舞台的感染力。


再比如说土人儿,他让我惊讶的地方在于他特别注重一种「互动感」,甚至在他创作的时候已经有了这个互动概念。我以前创作可能追求更多的是歌词内容本身,以及我如何能够表达清楚这些文字的意思,但是土人儿是会首先考虑到跟台下听众之间的互动。我认为他给我带来的这种新的概念,也是我自身以后要考虑进去的方面,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味地在做个人的单向输出。


丹泽:土人儿还有一点很厉害。其实我原先是完全欣赏不来花花绿绿的衣服和头发的,很多人打扮成那样会看起来很招摇,但实际上又跟他这个人本身不符。至于土人儿呢,他的穿搭以及整个人给人的印象,都是他自己独一套的风格。我还记得之前有一次聚会上他穿得好花,那个头发简直就是《鬼灭之刃》里的炎柱,但是你又不觉得他很「装」,他就是他自己。还有一次是穿一身粉色,戴着粉帽子,但竟然让我觉得挺好看的…


Cee:这种穿搭让我想到我们以前那个年代了,The Diplomats 组合就是我们当时 hip-hop 穿搭的潮流风向标,Cam’ron 经常上身一套全紫或全粉的裘皮大衣,然后我们以前也都会这样去学习搭配…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讲,竹游人 Bamboo Crew 是当年全上海穿得最领先、最潮的 crew 哈哈!



「我希望能够带领上海的这帮 hip-hopper 走出家门,重新聚到一起」


图片




常常听 Cee 说起当时的「那个年代」,之所以下定决心发起 1SHOT 这个厂牌,是否也是想弥补内心的遗憾?具体是哪一刻让你做了这个决定? 


Cee:2019 年我跟 Keyso 两人做了一首歌叫《上 2019》,拍那支 MV 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找了一帮上海玩说唱的过来一起玩。当时就觉得我自己做说唱可能也不会很久了,年纪上去了精力确实有限,我意识到这个「某年某月」离我越来越近了,所以很想在这个时间段里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于是便有了现在的 1SHOT。


20 年前,很多其它地方根本就没有 hip-hop,上海却是有的。现在我们知道的长沙 C-Block、成都说唱会馆、重庆 Gosh,都是相对来说很后面才出现的,但为什么现在反而好像没有一个能代表上海的说唱群体?再者,上海的某些人文确实跟其它地方有点不太一样,大部分男生都比较宅,更愿意自己闷在家里面做音乐或打游戏。但音乐这样东西一定是需要大家一起交流的,不交流的话怎么出来东西?






通过 1SHOT,我希望能够带领上海的这帮 hip-hopper 走出家门,重新聚到一起,打造出属于这个城市的说唱氛围,说不定还能够起到一个推动文化的作用。当然上海还有很多很多优秀的小孩,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是对于 1SHOT 的各位,我希望我能尽力做到最好,为你们负责好就行了。当然也希望你们可以把它传下去,不要说我和 Keyso、TK 这几位老大哥哪天退队了,1SHOT 就消失了。


图片


竹游人老照片 | Via Cee



那个年代上海的说唱场景是怎样的?犹记得我们前年进行的一次采访中,你就提及那是你「最快乐的阶段」…


Cee:当时上海玩说唱的,我不能讲很多人吧,但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大家都玩得都不太一样,有些人做 East Coast,有些人做很 West Coast 的 G-Funk,还有些人开始做比较偏向于日本 jazzy hip-hop 的音乐,但是他们会跟很多 funk 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又有一些人完全是用沪语来 rap,像是 1SHOT 里的 DonDream,他以前的团体一直就是用纯沪语说唱。尽管人不多,大概也就五六个小圈子,但当时的景象绝对称得上是「百花齐放」。


现在的说唱音乐虽然在市场上火了,但其实有意思的事情并不多。至少我自己的记忆里面最有意思的事情都发生在以前那段时期,尽管大家的音乐还不是特别成熟。那个时候是最无忧无虑的,我们天天喝酒、玩在一起。


土人儿:现在是天天逃酒。


Cee:天天逃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到了一个时间点我一定得回去遛狗,我自己也很无奈…


图片




如今的国内说唱音乐氛围显然不同往日,综艺节目生态于 hip-hop 文化而言是「蜜糖」亦是「砒霜」,你们认为当下的中文说唱圈想要上升到另一个 level 的话,当务之急是什么?


丹泽:「当务之急」这四个字我是不赞同的,我认为现在需要的东西反而是时间的沉淀。


Cee:是的。近几年整个氛围都特别浮躁,可能我们需要再过个三四年,才能回归到一个最初的状态。现在的这种环境已经让太多人都忘了最初接触 hip-hop 音乐的理由是什么,整天只想走捷径。我认为音乐人还是要回归音乐。大家也没必要全部都挤在一个综艺上面,其实有很多出路。我觉得 AR 刘夫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现在国内很缺少这种「self-made」的模板,我希望接下来的音乐人能出来更多像他一样的人。1SHOT 其实也都是自主、独立运营,野生发展。


土人儿:现在的综艺有点像高考。今年的几个说唱节目我也都去了,体验下来的感觉是,大家都不是在比作品本身。国内的音乐环境最大的问题是,每次一个新东西快要出来之前,它已经给你筑好了一面城墙,那个城墙就是国内的商业模式。如果国内的商业模式和各个平台能让这种文化稍微再纯粹一点的话,我觉得对音乐人来说会更有利。


图片




那么你自己当时上这些综艺节目的初衷是什么?


土人儿:去年的时候其实我还有一份别的工作,那时也是我第一次上节目。《说唱听我的》大概有 80 来个人,大部分人都在和导师互相不停打招呼,我就像木头一样,谁都不认识。我完全是在这个圈子之外的。所以我为什么会去这档节目呢?很大的原因是出于我想知道我自己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水平,「闭门造车」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其实我去年甚至想如果我的镜头被剪掉就好了,这样的话别人听不到我的歌,但是在场的这些圈内的人可以听到我的歌,然后他们可以给我一个中肯的评价。但是我没想到去年的这次现身让我能够有了靠音乐变现的能力,所以我很幸运地把我的兴趣变成了我的职业,这也是我后来辞职的原因。讲实话,以后有节目邀约我还是都会尽量去上,但在此之前,一定是要适合我的内容。


Cee 哥也是鼓励他们上节目的吗?


Cee:我一直以来的观念就是,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哪怕是靠流量也好。虽然我很讨厌流量,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是当下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东西。如果你真的能借助它走起来了,并带动到整个 1SHOT 或者整个上海说唱的氛围,我都一定会给予十分的认可。


土人儿:我是觉得不管以后我们厂牌的哪个成员走到哪一步,上台的第一句话一定还是「1SHOT Baby」。 



「1SHOT 成立至今,最让我感动的时刻是在南京 FULL HOUSE 音乐节上的团体首秀…」


图片




团队里「OG rapper」和「新生代 rapper」这两种身份之间,存在最大的分歧是什么?


Cee:身为所谓「传统 MC」的我,现在完全可以接受这些身份之间的不同,是因为我意识到大家的「功能性」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面向听众呈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每个人喜欢的感觉本身也都不同。我不会说因为我自己喜欢传统的东西,就去故意排斥现在这些新的、长得帅的年轻 rapper。你的歌好听就行了。


土人儿:「帅哥说唱」这个词在这个圈子里被用多了之后就有点变味了。我觉得要区分开来的是,「因为你长得帅那你去做个说唱试试吧」和「你是做说唱的但是你正好长得不赖」是两码事情。现在很多的「流水线 rapper」是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当明星,对于这批人其实我是给予否定的。但长相对我来说充其量顶多是一个加分项,我说到底就是一个玩说唱的,主次一定要分清楚。



D.Rose/风城玫瑰00:00/03:46



话说回来,加入 1SHOT 这个大家庭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Cee:人品,人品。其实我们团队组建至今,中间突发了一次人员上的变动,也是因为人品的问题,但最后我们都内部消化掉了。说真的,我觉得音乐等等这些全部都是次要的东西,信任一定是最主要的,因为我也不会跟你签那种条条框框的东西,我也不想这样做。信任就是一个无形的东西,大家都要维护好它。


其实 1SHOT 成立时间也不算久,差不多一年左右,跟他们接触下来,虽然平时大家也都嘻嘻哈哈,但谈到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的时候,所有人给我的感觉都是很认真的。但是土人儿这个家伙就经常迟到,这点我没有办法去改变他,我也不想去改变,只能说尽量要改吧,不过最近已经有进步了。


图片




1SHOT 成立以来,带给你们每个人最开心、最有意义的时刻是什么?


土人儿:我个人最开心的时刻还是 1SHOT 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当时的那种感觉是我之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虽然我之前跟小酷其实有进过一个厂牌,但是那里的氛围就完全不对,而且那个厂牌上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丢合同。以前我在大学里也有个团队,但当时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拿着手机,找一个大的空教室,边找纯伴奏边在那里 freestyle,接着随便去录音棚里乱录两首歌这样子。所以直到那天开会,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哇,一个 crew 真的就这么出现了!


还有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Cee 哥和 Keyso 都跟我说以后要录歌就到他们的棚子里去录,Cee 哥还都会亲自帮我监棚。然后 TK 哥说的一般是,你要是跟别人打架了我就去帮你摆平哈哈哈。我的感觉就是,Damn…原来真的都是他们亲自来操刀,我以前从来没经历过这些。


丹泽:令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前不久的南京 FULL HOUSE 音乐节,那次算是 1SHOT 作为集体登台的首次正式演出。我记得 Cee 当时和我们一起演《Miami Heat》,他上来唱了 10 秒钟就开始倾盆大雨,雨大到耳返里面说我们必须要立即中断演出。我就想我们第一次演出就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好夸张,也感到很焦虑。


图片


1SHOT 在南京 FULL HOUSE 音乐节上的团体首演 | Via FULL HOUSE 满堂



一个半小时后雨停了,我们最后还有两首团体 cypher,但时间被压缩了来不及唱,Cee 哥就立马跟工作人员沟通说自己的 solo 就不唱了,最后要一起来秀一下 1SHOT 集体的 cypher。当时的画面是,雨过天晴,天上挂了双彩虹,三个老 OG 一个穿了全红,一个全黄,一个全绿,跟彩虹交相辉映。最后我们全部人一起上去把这两首 cypher 唱完了,大成功。这个画面让我非常感动,我会一直铭记在心。 


Cee:我个人来讲,其实要让我开心到欢呼雀跃的这种时刻已经很少有了。我的开心可能都在一些他们并不知道的一些小事上。一年多的过程中,其实我放弃了很多我个人的事情,包括我的音乐和专辑制作。但是当我们的母带出来,合辑出来,还有最后实体专辑出来,方方面面都让所有成员都觉得挺满意,对我那么长时间的努力表达出认可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挺开心的,值了。另外现在为了整个厂牌,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亲自去对接、social,可能我现在会变得更加主动一点。其实我在 push 他们的同时,他们也都在 push 我成长。


恭喜你们发布了 1SHOT 的第一张合辑!接下来的计划是?


Cee:其实我心里还没有底,因为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一些工作,有自己的经纪公司,巡演活动的话还是要看大家的档期。当然理想的状态是在下半年或明年年初,我可以带大家去到好几个城市,也不能说跑满,可能就是在三五个城市巡演一下。在此之后,我们也会尽快地准备来年的全新合辑,音乐作品的产量还是要保证的,这是音乐人应该要做的事情。



图片


1SHOT 玩侠,一个姗姗来迟的上海说唱厂牌,一帮喜欢玩笑打闹的「跨年龄层」rapper,没有什么宏图壮志,只是在专辑介绍的最后言简意赅地写道:


「1SHOT 的宗旨:一个 Community,Represent Shang Town,带着玩乐的心情,认真地做着音乐。」 


也许你没见证过 20 年前沪上 hip-hop 的辉煌景象,但在 1SHOT 全新启程的此时此刻,是时候该重新记住上海说唱了。


中文说唱

本文链接 :时隔 20 年,上海说唱是时候该被重新记住了,由佚名整理编辑,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