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壳应该怎么把红花会的旗号拿回来?

中文说唱

昨晚,弹壳在巡演杭州站上带领全场观众高喊“红花会”,并说道,“看哥们能不能把这个厂牌给拿回来就完事了。”


今天傍晚,弹壳晒出他在演出现场抗着红花会旗子的照片。


图片


红花会经历了一系列改名,但无论其成员还是粉丝,对红花会这个名字才是最有感情的。虽然现在叫404 rapper,但成员们心里只认可红花会这个旗号,看弹壳巡演演出背景的红花会logo以及他抗起红花会旗子便知。


在电影《英雄本色》里,周润发饰演的小马哥说,“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昨晚的弹壳,像极了小马哥。


弹壳失去红花会的旗号,也已经三年了。


2018年9月,红花会改名为黑怕不怕黑,在网易云上传《神龙》。


2019年5月,又更名为GDLF(Good Life),所有成员的微博去掉“红花会”。


2019年8月,GDLF宣布解散。


2019年9月,更名为404 RAPPER。


宣布解散那天,弹壳说“我们原地解散,就此消失”。404取自“404 not found ”,意思是找不到该网页,404 RAPPER便是“查无此人”“消失的rapper”。


这帮rapper仍活跃于说唱圈,也在一块玩,但他们的旗号已经404了,已经消失了。



图片

弹壳想把红花会的旗号拿回来,那怎么拿回来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得看旗号是怎么失去的。

第一次失去,是因为PG One,红花会被迫改名,才能在网易云上传新歌。

第二次失去,是因为贝贝,连GDLF这种正常名字都保不住了,只能取个404这种看起来见不得光的名字。

两次失去,都是因为出现了负面新闻,要拿回红花会的旗号,就得消除负面影响。要说完全消除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认真做事,专心做歌,慢慢改变人们对红花会的印象,总之就是做一个说唱厂牌应该做的那些事。

他们确实也在这么做。

图片

弹壳发了EP《赏金猎杀者》、专辑《Bombshell》,正在搞全国巡演,最近发了和谢帝合作的《Hoodstar》,跟单依纯合作的歌下个月发;Mai在运营他的制作人厂牌NoLabelCrew,给rapper们做beat,给说唱节目把控音乐质量;丁飞在做说唱比赛黄金联赛,明年比赛会从西安走向全国;啊之持续低调;贝贝今年发了4首,还有首跟方丈合作的还没发。

大家都在用心做事情,唯一的不确定性因素是贝贝,只要贝贝不冲动,团队就正常运转,拿回红花会的旗号是迟早的事。本月初,贝贝疯狂打字输出,连他的粉丝都看不下去了,所以,贝贝是拿回红花会旗号的关键因素。

其实他们现在发歌没问题,演出没问题,弹壳签了太合、上综艺、联手郎朗等音乐人创作奥运会助威曲,一切都在走向正轨,唯一没有解决的就是红花会这个旗号还没拿回来,而只要坚持做正确的事,相信旗号会拿回来的。



中文说唱

本文链接 :弹壳应该怎么把红花会的旗号拿回来?,由夏富贵整理编辑,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77585411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