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rapper是高危职业

中文说唱

在昨晚播出的《少年说唱企划》里,嘉宾GALI跟米诺斯合作了《70%》,准确来说,是《60%》,因为有几位rapper没了。


“JD flow太复杂了”改成了“有人 flow太复杂了”。


图片


cue GOSH那句里的小艾,消失了。


图片


吴亦凡,用弹舌做了消音处理。


图片


Ty.替换成了A.T.M.,原因未知,但肯定跟以上三位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去年GALI在节目里唱这首歌时,这些rapper的名字还在,一年之后,全没了。


真的是风云突变,在过去一年里,吴亦凡吃上了大碗牢饭,JD成了日哥,小艾因2014年diss每天7点到7点半播出的节目被封杀。


在海外,rapper是高危职业,去年有200位rapper去世,其中140位死于枪杀,7位被捅死,2位被警察枪击,1位擦枪走火杀死自己。


在中国,rapper同样是高危职业,每过一段时间,就有rapper成了敏感人物,别说上节目,连名字没法在节目里出现。当然,有的是咎由自取,有的属实冤,比如小艾。


国内rapper塌房大致两种情况,一种是法制咖,他们点燃了不该点燃的某种植物,或是贩卖这种植物;一种是道德咖,他们的床事在微博、豆瓣被网友津津乐道。


有意思的是,人们往往会原谅法制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尽管判决书黑字白纸写得明明白白,但对道德咖,会挥舞道德大棒反复捶打他们。我也挺纳闷,为啥没有一视同仁。


rapper在国内原本不是高危职业,从千禧年到《中国有嘻哈》播出之前,待在地下的rapper无人问津,糊得与素人无异,没人在意你干了啥事,顶多圈内听众有兴趣。说得直接点,那些年的rapper根本没法职业化,连职业算不上,高危职业又从何谈起?


说唱节目把rapper推到大众面前,让他们被人们审视,众目睽睽之下,负面形象自然就被放大了,举个例子,有些rapper成名后,不愿提起过去battle MC的经历,因为battle时脏话在所难免,这会有损他们的形象。


rapper被人们关注,是把双刃剑。坏的是经常有rapper出事,让人们对rapper的印象不太好。好的是这会让rapper如履薄冰,珍惜羽毛,以免自断前程。rapper们确实该摒弃过去那些行为了,吃主流的饭,就得遵守主流音乐圈的规则,像艺人那样注重自身形象的管理。


rapper成了高危职业也没什么不好,越高危,就越应该小心谨慎,杜绝危险操作,这里的危险操作也包括不谈政治。


不过,有的rapper无视规则,对自己的行为持侥幸心态,并没有因其他rapper出事而引以为戒。于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rapper成为《70%》在节目里不能唱的名字。


如果GALI明年还在节目里唱《70%》,恐怕就是《50%》了,又会少几个名字。


有人说《70%》aka《说唱圈生死簿》,其实能决定rapper生死的,往往是他们自己。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