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成都集团最低调的成员,拿下《说唱听我的》全国亚军的他背后大有故事!

中文说唱

“我们要去和全世界竞争,脱胎换骨,让中文说唱走向全世界。”

——邓典果DDG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在刚刚结束的《说唱听我的2》中拿下全国亚军。在参加这次节目之前,他可能是“成都集团”里最低调的成员之一。


你可能久闻他的大名,但却不一定了解他的背景,所以现在是时候给大家讲讲邓典果的故事了。


开篇的这句话,是邓典果在《说唱听我的》选手篇中的发言,换节目中任何人说出这句话,都不会有如此分量,这句话由坚持说唱十余年的他说出,有刚刚好的期许和力量。


在《说唱听我的2》的首秀介绍中,节目组给他贴上了两个标签。


他的名字和音乐——DDG(Da Drill God),邓典果是他的本名,“DDG”既是他姓名首拼的字母,也是一个霸气的title,寓意着他的音乐理念及目标,创新、推动中文drill的发展,做能够影响大众的中文说唱Drill God。


他的城市——成都,很多人都知道邓典果DDG来自成都集团,但鲜有人知的是,他是说唱会馆前身Big zoo的创始成员之一。


他算是为西南说唱开疆拓土的低调OG,所以谢帝会在节目中介绍邓典果:他算是我的前辈了。


图片


邓典果在这个夏天被更多人看到、认识、喜欢,今天的故事就从邓典果与成都这座城市的羁绊开始说起。


图片




big zoo的初生,CDC的探路者

 
邓典果最早接触说唱是在2004年,因为喜欢And1 Mixtape的背景音乐爱上说唱。

那时,打口碟在成都流行,邓典果认识了一个卖打口碟的人,外号叫刘德华,全成都基本上就他那有最全的欧美嘻哈专辑。

所以很多成都本地的说唱爱好者都认识他,这些说唱爱好者也就这样,接地气地形成了最初的小圈子,邓典果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的他16岁。

图片
BigZoo,看到邓典果了吗?

2006年,第一支以四川方言元素为特色的说唱团队——「BIG ZOO」在这片土地成立,其中包括了鲨鱼、老熊、204、Free-T、Blackman、Sean等成员。

其中,这个陌生的名字Free-T,就是现在大家熟悉的邓典果。那一年,邓典果18岁,刚接触说唱不久。

Free-T这个AKA背后寓意着“the Testament of Freedom”,他相信只有真正的灵魂自由才能突破自己。

图片
少年邓典果

而Big Zoo正是说唱会馆的前生,团队在2006年推出了第一张合辑《Big Zoo Mixtape》,当时收录的《天府2008》《好耍得很》等作品在本地都非常有影响力。

在那个时期的成都说唱是什么模样,估计现在的大家肯定不了解,Big Zoo团队十多年前代表成都,受邀参加过湖南卫视《天天向上》那一期著名的城市说唱少年特辑,很遗憾当时邓典果并没有出现在那期节目中。

邓典果当时算是团队最年轻的成员之一,但那个时期的邓典果就已经发过个人Mixtape,作品几乎全部是四川方言,满满的成都味儿。

所以在早期的成都说唱,邓典果就以“Free-T”的名义留下了很深的痕迹,至今你在豆瓣上依旧能找到他的早期作品。

图片


DDG的法国旅途与成都会馆的重生


2009年年底,邓典果赴法留学,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Big Zoo也因为成员的发展原因解散了,谢帝、Ty、AnsrJ等人把成都说唱带进了“说唱会馆”的时代。

图片

邓典果在法国就读的专业是多语种应用,同时学习几种语言。借着专业优势,邓典果也深入了解了不同国家的Hip-hop文化。无论是语言形式上,还是内容深度上,都对他的创作有了更多的积淀和新的突破。

2014年,马思唯早期作品《成都rappers》大获成功,但你们是不是忘了邓典果也参与了这首经典作品的创作?这首歌其实就是马思唯与在法国留学时的邓典果合作的作品。


这首歌虽然是收录于马思唯的《P.E.I Vol.2》合辑中,但创作初衷其实是源于邓典果在法国的见闻。《成都Rappers》其实是一首remix,原曲是来自邓典果在法国了解到的一位叫Diam’s的法国女rapper

而《成都Rappers》中那段听不懂内容,就是邓典果写的一段法语verse。在中文说唱中加入法语,且毫无违和感,这算是他的首创了。

邓典果说,他这些年用法语创作的说唱作品,加起来肯定有十多首了。

图片

不知不觉,邓典果在法国生活了近十年,虽然他没有停止过创作,但显然没有在国内时候,身边有一帮兄弟一起做歌的那份激情了。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邓典果渐渐在中文说唱圈里出现的频率减少,曾经那个Free-T逐渐被淡出了说唱听众的视野。

邓典果当初在国外有一份高薪职业,已有很好的生活保障,无忧无虑,不愁吃穿,根本不担心养不活自己。但邓典果说:“当时的我就像丢了灵魂,我想起自己是谁了,那就该回来了”。

图片

最终,邓典果于2018年正式回国,重拾音乐之路。

对于这段海外经历,邓典果总结道:“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文化可以让所有人融为一体,打破隔离去了解另外一个世界是很棒的体验,也让我在音乐上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和创作思维。”

DDG的改头换面与成都集团的新生


“my men 我们稳当惨,way to the universe。”

2018年,邓典果参与了好兄弟Ty diss徐真真的作品《没有关系》,突然空降在那场关注度颇高的beef中。

其实这个时候,很多从《有嘻哈》之后才听说唱的年轻粉丝,甚至都不知道邓典果是谁,但人们很快就记住了这个狠角色。

图片

邓典果回归之后的第一支正式作品,其实是这首《稳当惨》。谢帝亲自为邓典果助阵,还有他的好友谌彦兮等,一起合作完成了这支视觉效果非常出彩的作品。

自此之后,邓典果开启了高产模式,仿佛要把他这十年的积累全部释放出来。

2019年,邓典果发布了我个人最爱的那首《Dansonn-so alone remix》,讲述了他回国后的心境,有曾经的人在这条路上慢慢走远,也有兄弟还在身边,邓典果想起来自己是谁了,也知道该做回自己了。



“再大的谎言交给我们都能撕得穿

我不在巴黎纽约

他们喊这儿成姆斯特丹”




同年4月,邓典果与Mengzi、北门之子YOUNG联合发布了合辑《6GANG》,同年8月,邓典果发布个人合辑《IV-XV The Mixtape》。

邓典果说,《IV-XV The Mixtape》是他回归后的第一张合辑,代表了最低谷时期的自己。

这一年,Ty也发布了专辑《勾肩搭背》,Ty那张专辑一共12首歌,其中9首歌是与邓典果合作。从邓典果归国后,Ty几乎每一场巡演都有邓典果的参与,直至今日邓典果也常常是Ty的演出嘉宾,可见他们的紧密关系。

图片

邓典果之后高频出现在成都rapper作品里,听众们也开始慢慢发现了这个“成都说唱新人”,鲜有人知他是比谢帝、Ty他们资历更老的Free-T。

邓典果其实不喜欢大家刻意去讨论他的资历,尤其不喜欢按资历去论证说唱歌手的实力。

“他们(成都集团队友)都比我年纪小,但是我很respect他们的就是在我离开的这些时光里,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给我看到,梦想是可以被实现的。”




2020年5月1日注定是万众瞩目的一天,《成都集团2020Cypher》这首可以载进中文说唱史的最强Cypher,寓意着成都说唱3.0时代的到来,也代表着说唱会馆的新生,成都集团来了。

图片

邓典果见证了Big Zoo、说唱会馆、成都集团三个时代的变革。

对于这段经历,邓典果和我们分享到——

“我最遗憾的是在大家都在奋斗时期的时候,因为不在国内,缺少了与大家的感情磨合、共同的奋斗经历,虽然我在另一个地方饱受另一种痛苦,但两段故事里都有没法让人感同身受的东西。”

图片

在团队Cypher发布的半个月后,华纳音乐正式官宣与邓典果签约,不久后发布了全新EP《下城摇》。

这张EP里,邓典果与李尔新、Ty、YOUNG带来了颇有成都味道的四首作品,每一首都有让人想要摇起来的魔力。


从成都到法国巴黎,再回归祖国怀抱,邓典果一直在去尝试,去寻找,语言限制不了他的音乐和生活。

能够驾驭中、英、法多种语言说唱的他,但仍以四川方言为核心,对国外Hip-hop音乐取其精华,创造代表自己的国际成都味道。


邓典果和谢帝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无论做地下音乐还是主流说唱,都要坚持以Hip-hop作为媒介,宣扬属于我们的本土文化,在中国做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邓典果在《说唱听我的》中演唱的第一首歌《GLORY》,来自他发布于2021年的个人正式专辑《ALL I DO IS DRILLING》

这张专辑被称为中文说唱drill风格的开山之作,此时的邓典果也已风格特点十分鲜明。刘聪在这段演出完成后称赞道:大多数drill都是没有内容的,但是邓典果能够兼顾内容和燥。


说到drill这种风格,被黑暗、暴力、野性的氛围所包裹,作品的内容性往往都很简易、单一。
‍‍‍‍‍‍‍‍‍‍‍
而在邓典果的作品里,很多时候是把drill作为情绪的表达方式,把“愤怒感”化作“力量感”,每首歌都赋予了该有的故事。如果说传统的drill是沙漠里的狂风,那么邓典果的drill就像沙漠里淋漓的大雨,有属于这片土地的生命力。


脱胎换骨的邓典果,全新的DDG


“Don’t hate just do what u need to。”

对于邓典果来说,做说唱的初衷是找到自我,释放自己的光芒,在这过程中也慢慢成为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在他年少最孤独的时候,说唱、家人的支持陪他走过,人来人往,说唱永远地留在了他身边,音乐本身的意义大于人气。

图片




今年,向来低调的邓典果参加了《说唱听我的2》,选手名单一经公布,就被选手、媒体、粉丝称为“冠军候选人”。

谢帝也在邓典果出场时称他是自己的前辈,指出目前中文说唱发展中的遗憾:有很多前辈、老OG,没有得到该得到的关注度。但谢帝口中的老OG邓典果在节目中,一如既往地保持谦逊,唱最狠的drill,诉最温柔的情。

邓典果把这次节目之旅视为一个新的起点——“这里只是一个开始,我会给你更多惊喜,你会看到更多不一样的我,更多全新的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果然,当这次观众们不断抱怨节目组与流行导师合作的赛制时候,邓典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是与流行导师合作,还是尝试任何曲风,邓典果都应付自如。

虽然有些遗憾,邓典果在《说唱听我的》里的最后一曲因忘词失误,错失冠军,但不影响邓典果在整个一季节目里给大家留下了的印象。

图片
图片

积淀了十余年的邓典果就像一块黄金,不需要过多雕琢,轻轻一擦都会闪闪发光,真正有价值的音乐一旦被听见,那份认同是藏不住的。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