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黑怕女孩》果汁火焰厂牌:在这里,我们成为了彼此的家人

中文说唱

《创造营2021》的受众间流传出一句话,“有的人成团,有的人成家。”在厂牌六进四里,唱完厂牌合作曲发表感言时,芮雪做了相似的表达:“我在这里成家。”

这是果汁火焰厂牌成员们的共识,望江晴Rarpid认为,她在《黑怕女孩》里最大的收获便是果汁火焰这个家庭,“来节目之前是自己一个人做音乐,遇到事情也只能独自去解决,但现在如果发生了什事情,会感觉到有个很坚定的后盾。就像芮雪之前说的,我们在这成家。”

吉田凜音表示,她最大的收获也是朋友们,“我第一次来中国就收获了像家人一样的朋友,在中国也有了自己的粉丝,之前粉丝很少,但现在知道我的人很多了,所以也想早点见到各位粉丝。”



图片

阿琳Arlene也认为朋友是最重要的,她还在节目里学到了很多跟之前不同的做歌风格以及技巧,这将有助于她今后的音乐道路去往更专业的方向。此外,她还学会了如何挑选好吃的外卖和零食。芮雪表示,她们会偶尔开个小灶,点些好吃的外卖。

“说到投诉我有话要说”,阿琳Arlene说道,“前段时间我天天被K.A咔咔“投诉”,她在我们隔壁住,我早上四五点还在录歌,她就会觉得吵,最近她也开始那个时候录歌了,但我秉持平等的原则没有投诉她。”

望江晴Rarpid也开启了吐槽模式,“阿琳Arlene这个孩子从来不在白天做歌,她每次都是凌晨一两点开始做歌,下午从来不做歌,这个孩子真的是!”

“因为下午我在睡觉”,阿琳Arlene回复道。

芮雪立刻开玩笑说道,“阿琳Arlene才是真正的日出俱乐部成员,每天看日出。阿琳Arlene你知道吗?你带动了《黑怕女孩》整个节目组晚上不睡觉做歌的内卷行为,一个比一个睡得晚。”

图片

“我最近经常听到隔壁Jinx周、K.A咔咔早上七八点做歌。”阿琳Arlene说。


芮雪说,“都是因为你!”

“啊?怪我,对不起,在此向大家道歉,但是再忍几天嘛。”

果汁火焰厂牌特别闹腾,尤其是望江晴Rarpid,在采访里不时听到她的笑声。

两个月前我采访芮雪时,她很冷酷,一副好像不好惹的样子,而在这次采访里,她已经“望江晴化”了,“我来这个节目后,情绪略显平稳,为人渐渐开朗,性格逐渐变疯。”此刻,微信那头传出望江晴Rarpid的笑声。“你是被谁带成这样了吗?”“那个人刚才在旁边狂笑。”

图片

芮雪用“疯子”形容望江晴Rarpid,“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内心还是很细腻的,她会在我狂躁的时候,拉住我的手让我冷静。”在芮雪眼里,阿琳Arlene像《英雄联盟》里的炸弹猫,“她有个绰号叫小炸弹,猫受到惊吓会炸毛,她在舞台上就是炸毛的猫的状态。吉田凜音看起来是可可爱爱的小女生,其实她内心非常成熟,考虑事情周全,有时反倒是她在照顾我们的情绪。”在这个家里,芮雪的角色是爸爸,她不太会说煽情、鼓动人心的话,但她会尽最大努力把每首歌、每次舞台做好。

我问芮雪为什么组厂牌时选择了她们,而不是尝试新成员,“其实她们三个都是之前只合作过一次,可能因为我们是一个家庭,所以大家对这个观念比较根深蒂固。组厂牌时更多想的是之后怎么做歌,我自己比较擅长写叙述性强的,在听感和情绪比较有冲击力的歌曲,总的来说风格比较硬。望江晴Rarpid可以跟我一起做这样的歌,我们默契得像在共用一个脑子,她肯定是我要选的。吉田凜音是非常成熟的音乐人,她在舞台上的魅力大家都能看到。她们三位甚至冒险拒绝了其他厂牌发起人的邀请,给了我双向奔赴的感觉吧。无论是实力方面还是我的个人感情方面,都是我最好的选择。”

图片

回顾这次参加《黑怕女孩》,望江晴Rarpid印象最深刻的是初舞台,“那时是第一次看到大家的舞台,从来没有过那么多女孩聚在一起,当时内心一直在感慨,女生妙不可言。”

从西安回来那一轮,是芮雪印象最深的一次,厂牌合作和她的个人solo都是她很满意的,但那天的心情像是在坐过山车,“我们第一轮成绩比较好,但第二轮输了一次,最后在淘汰边缘试探了一圈留下来。我很多好朋友都在那天离开了,所以也是让我觉得很难过的一次比赛。”
《黑怕女孩》是以厂牌的形式比赛,对于团队作战和之前一个人创作的区别,望江晴Rarpid表示,“和厂牌一起做歌,很快可以进入创作氛围,思考空间会更开阔,自己做歌就会比较安静。”

“我有补充,”芮雪说道,“跟厂牌一起做歌,没错,思路是会打开得非常快,但是大家有不同想法之后,就会容易一起跑偏,就会闹在一起,忘记本来一开始是要做什么样的歌,去到了无法继续的方向。大家一轮又一轮提出新的想法后,就会脑洞大开,但脑洞开了之后不一定是准确的方向,画风就会逐渐变得奇怪,就需要悬崖勒马。这时万妮达老师就会把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拉回来,所以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巴拉巴拉一大堆想法,万妮达老师说‘走远了,真的你们这个走远了。’一个人做歌更快,但也更痛苦。”

可以看出,果汁火焰厂牌平时相处的氛围很欢乐,这次采访的过程也一直是欢声笑语。

她们希望把欢乐延续下去,芮雪说她已经在计划厂牌巡演和厂牌专辑了,会邀请黑怕女孩们来做演出嘉宾,还会展开音乐上的合作,比如芮雪和林凡,阿琳Arlene和Xigga。除了厂牌的计划,望江晴Rarpid想在节目结束后做张EP或专辑,阿琳Arlene正在准备mixtape,吉田凜音会继续留在中国发展,把在节目里的心情、体验写成歌。

图片

临近最瑞思拜厂牌争夺战了,此刻最想对队友们说什么?

望江晴Rarpid:《黑怕女孩》这个节目仅仅是我们的开始,未来更好的路、远处的光明正在等着我们,我们要充满干劲地朝着远方的光明大步向前进。

芮雪:希望大家能够享受在节目里的最后一次舞台,大家玩起来。

吉田凜音:我是个很怕生的人,刚来的时候担心能不能交到朋友,初次来到中国有了像家人一样的朋友,真的很感谢大家,因为大家更加了解中国的文化,也更加喜欢中国了,真的很感谢她们三位。

阿琳Arlene:感谢大家包容我凌晨做歌,大家再忍几天。
 
关于果汁火焰厂牌成员的一些幕后故事

芮雪是《黑怕女孩》里的“海王”,跟每个选手的关系都比较好。

望江晴Rarpid在厂牌四进三展示了硬核说唱,之前没有用这种风格是因为团队合作要考虑彼此的融合性,那一轮的beat适合硬核,就写了。

阿琳Arlene一直梦想成为职业音乐人,所以考入西安音乐学院流行演唱系,正在经历爱好变成职业的过程,她感到幸运。

吉田凜音跟其他成员互相语言教学,她不在时,其他人也会用日语对话。其他人跟她日常交流是中文、日语、英语夹杂,并加上肢体语言。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