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匪帮说唱,中国有警帮说唱

中文说唱

匪帮说唱出现在80年代中期,在90年代中期达到巅峰,代表人物包括2Pac、Biggie、N.W.A、Snoop Dogg、Ice-T等。匪帮说唱是美国说唱重要的一环,中国没有,如果你觉得有,那顶多算小混混说唱,国家在打黑除恶,哪有什么匪帮说唱的容身之地。匪帮的对立面是警察,近年来中国喜欢把说唱作为宣传工具,警帮说唱应运而生。



国内有冒充匪帮说唱的小混混说唱,但警帮说唱绝对货真价实,没人敢冒充警察,所以你在网上看到的警帮说唱,全是真的警察,要不然就是警校在校学生。

大多数警帮说唱都是在普法,将法律知识用说唱的形式表现出来,所以说唱对于警帮说唱而言,算是宣传工具。此外,大多数警帮说唱都是不会说唱的警察在唱数来宝,听着很尬,但也有少数警察算是真正的rapper,他们的警帮说唱是能够让人听得进去的。

今天写警帮说唱,是因为最近有位警察改编贝贝的《粉红法拉利》,用于宣传反诈骗app。

这位警察叫supervan,本名郑泽凡,是厦门的民警,2019年他写了首关于警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说唱《警色青春》,被人民日报、新华网转发。


进入supervan的网易云主页,可以发现他的说唱都是跟警察有关的, 从歌名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守护国门》《刑警魂》《向警旗敬礼》。

第一次出现警帮说唱这个说法,是2019年5月湖北神农架民警谭鹏出了首反诈骗的trap《不要联系》。谭鹏喜欢上说唱是因为2014年听到《老子明天不上班》,于是去搜谢帝帽子上的“说唱会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他仍然是CDC的粉丝,最喜欢更高兄弟、李尔新。


今年6月,谭鹏又出了首反诈骗的《诈骗“范”》,这次唱起了旋律,挂了auto-tune。


警帮说唱里大家比较熟悉的,是方仔,他是贵州的一名狱警,今年6月发了首《家书》,以狱警的身份给妈妈和表弟写了封信。


去年方仔发了首《初二》,致敬了他的同行狱警群体。

海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胥瑞和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贺文昌组了个说唱组合,叫做警官天,他俩2017年参加过《中国有嘻哈》。

贺文昌2019年参加过《中国新说唱》。

图片

做警官天经常改编知名度高的歌曲用于宣传,比如改编《野狼disco》宣传拒绝酒驾,改编《Mojito》宣传禁毒,改编《大碗宽面》宣传安全驾驶。

警帮说唱里还有位制作人叫SuperDeep(也是rapper),他之前是特警,后来做网警。他是吾人文化成员,也是国内知名制作人,在制作人专辑《长安砂岚》里合作了Mercy、王骞、董宝石、乃万。

2019年8月,上述5位警帮说唱的代表人物出了首《撑港警》支持港警刘sir,SuperDeep负责制作,其他人负责说唱。


说唱本就该包罗万象,用说唱的形式进行普法没毛病,更何况人家本来就是警察,希望警帮说唱今后多出点好歌,既满足普法的功能性,又能让人们觉得好听。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