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与大傻 姜云升 Mai 老舅聚在一起,畅聊中文说唱的现状、问题、未来

中文说唱


2021年3月,“地下8英里”2020-2021赛季总决赛在西安落下帷幕,长春站的Wiz-H荣膺年度总冠军(具体报道请查看:2021年《地下8英里》全国总决赛)。

总决赛上,大傻、姜云升、宝石老舅、Mai、隆历奇等人都受邀担任嘉宾。
作为东道主的“地下8英里”也借那次机会举办了第二届“中文说唱行业论坛”。



图片



夜楠和宝石老舅、Mai、大傻、姜云升相继入席,互相就一些中文说唱经历的变化和行业现状,以及未来发展等话题聊聊天。


首先,夜楠谈到的一个话题是:现在的时代和过去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新一代说唱歌手还会渴望去得到一个冠军吗?


宝石老舅讲到说唱歌手的总数量已经超过了摇滚、民谣等其他风格音乐的创作人群,不单是在音乐平台和音乐现场,更多的还体现在当代年轻人在街头穿搭中体现出来的Hiphop元素,这也是嘻哈深入社会中的一个方面。


如今在短视频平台上中的素人说唱,也会让人觉得有很多值得肯定的。每一个行业的年轻人都会渴望得到肯定,也许比一定必须是一个冠军,但是一个冠军也同样能给他们莫大的信心。


夜楠问到老舅“对于中文说唱而言,你是什么角色,“8英里”又是什么角色“的时候,老舅立刻笑了起来。


因为就在这次论坛举办的前几天,老舅还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向中文说唱告别的微博,但是却又坐在了这里和大家一起讨论中文说唱。


而需要指出的是,宝石、夜楠、Mai,他们都是西安说唱的奠基人和领路人,当说唱刚在西安萌芽之时,他们就在默默耕耘着这片土地,如今大家在不同方向上,成为了主流rapper、制作人和比赛主办方。


图片


老舅谈到,“8英里”是新人最好最快的进入到这个行业,最快速让自己得到进步的,锻炼自己能力的一个平台。前几年作为“8英里”的现场MC,老舅在现场见到了几千号说唱歌手以及数以万计的观众,所以他更确信需要有这样的地下比赛,去给大家机会去锻炼自己。


其中,姜云升就是从“8英里”走出来的鲜活例子,今年是姜云升唱说唱的第十年。


姜云升指出,“8英里”对于自己而言是一个标准,如果说《新说唱》或者其他综艺为大家设立一个标准,用他们的标准去请导师,导师再用他们的标准去筛选选手,这也是一种存在方式。


但是,中文说唱也同样需要一个说唱圈内部的标准去进行衡量,如果在综艺可以得到尊重,在“8英里”的赛场上同样也可以。


董宝石作为第一个央视春晚的说唱歌手,他并不希望新入行的Young Blood去把这作为音乐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追求,这个过程其实应该是自然而然的。


由地下rapper转变为成熟艺人之后,老舅再去看年轻人进入说唱圈,就有了更多感触,他希望大家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自己未来,老舅指出,说唱歌手最终的命运和归宿一定是这个方向,有名气是好的事情,但是打开市场的永远是好的音乐。


问题的对象转向姜云升,去年姜云升爆火,所以夜楠问姜云升觉得新一代rapper成功所需要的品质在哪里?


姜云升信奉明朝思想家王阳明的理论,认为想法是一切的原动力。比如是要去做音乐,那就要有这种想法,可能很多人说我很努力我为什么不红,可能是很努力地在打游戏,而为什么没有减肥成功,是努力的方向不对。


姜云升认为,新生代说唱歌手们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追求梦想、名气、有钱,直面自己欲望没有什么不对。



图片


而且最好去做和时代挂钩的,和自己想法挂钩的音乐,但是无论是保留自己最原始的hiphop风格的老派说唱,还是去做热的火的歌曲,都是值得respect的,因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一样,每个人的hiphop就不一样,很讨厌给hiphop定性,所以说想法很重要。


成名后的姜云升直言变化就是变得有钱了,因为恨你的还是恨你,爱你的还是爱你,如果别人因为成名而来尊重你,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姜云升还表示,成名后变化最大的不是自己,而是你身边的人,他们看你的角度变化了。自己就总感觉身边的人会看自己会带有滤镜,而且自己也变得很危险,变得不自在了。


现在说唱越来越火,越来越多的人在去进入到这个圈子,Rapper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而它可以再到多大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姜云升认为,以后的说唱不一定得是说唱,就像拿现在一些歌曲给到十几年前的说唱歌手们听,他们也未必觉得这是hiphop歌曲。


每一个国家和时期,都会去融入时代和地区特有的元素进入到说唱歌曲之中,理解的说唱不是看你做什么东西,判断标准是所唱的东西是不是hiphop,人是不是hiphop。



图片



宝石老舅觉得说唱已经足够大了,近二十年已经影响到全世界很多年轻人的价值观了,而中文说唱能做到多大,这要考量到市场环境、音乐平台的等很多因素,真正的音乐人能挣到多少钱是很重要的。


宝石和大傻都算比较早在中文说唱付出的一批人,老舅表示他很respect大傻还在做特别hiphop的歌曲,而老舅现在却很难再去如此了。


作为“CCTV厂牌”成员的老舅在超出说唱乐迷群体之外,他要去面对的一个新的市场,他和大傻成为了两类的说唱歌手,但是说唱就是应该需要在不同的维度受到不同的刺激,用不同的东西去侵占所应该占据的榜单,去争夺说唱乐所应得的这一杯羹。


十五年的时间无论对于谁来说,都会是变化很大的一个过程。


如果能回到15年前,老舅会告诉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去享受这个过程。并且告诫当今的年轻人一定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狠劲对待自己。


参与论坛访问的这几位虽然不是特别大腕的大明星,但是能坐在这个台上都是吃过很多苦的人,尤其现在的新生代有更好的环境和条件,更不要在这条路上走丢了,或者是停下了。


而姜云升则猜测自己15年后的可能会在山里,因为他的人生计划是先赚钱做说唱,然后就隐居山林,大傻听到后立刻向姜云升表示可以“约一约”。


而在谈到近五年的变化时,大家的话立刻变得多了起来,因为这五年的确是中文说唱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五年。


大傻首先说:“变得有名利了,可以更从容的去做音乐,不用担心伴奏的版权,mv 的拍摄,不用担心演出会卖多少票了。失去的是一些释放的可能,除了音乐和运动方面外,没有什么可以获得快乐,以前可以在任何地方点一个烟,或者在球场上的天台freestyle,喝个酒去夜店玩一下,但是现在再用这样的方式去收获快乐,已经收获不到了,没那么自在了。”



图片



姜云升补充道:“我们都是从不成名走过来的,我们得到了你们(现场观众)现在想要的,失去了你们现在拥有的,但是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这样选。”


宝石老舅说:“这五年见证了中文说唱的飞速发展,井喷式的爆发,以前人五人六的穷小子都开始戴上大钻戒,大牌皮鞋,坐在高档场合侃侃而谈了起来。以前想的是怎么成名,怎么赚钱,但是如今成名后赚钱后,面对的是无止境的欲望,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复杂的娱乐业,音乐成了自己的一个基础工作,音乐做好之外,会不会要变得更幽默更帅,无情的竞争和淘汰,超出了从前对于hiphop的认知。”


Mai表示,自己最大的变化是自己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已经没有任何的娱乐时间了。“你做得再好,但你做的没有话语权的时候,很难受,看到老中青的说唱歌手们,我作为行业的这一环,我认为我是有能力去帮助大家的,但是能力又不是那么的大,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做主的时候,很痛苦。”



图片



Mai还回答了上一个问题:“如果回到15年前,他会告诉自己不要做这个了,因为相对于获得的东西来说,失去的太多了。”


此外在讲到新生代发展的话题时,Mai这样说:“我现在会跟每一位新的rapper说要赶紧做点儿流行歌,赶紧做点儿热单,赶紧爬上去,爬不上去就永远没有话语权。而等到我爬到最高的时候,就是我改写规则的时候。


最后,夜楠提出一个展望式的问题,中文说唱不足是什么?怎样能变得更好?


大傻希望在中文说唱能够听到更多好的故事,也希望能够明确说唱歌手讲故事的一个尺度;姜云升则觉得如今说唱歌手成名的方式太单一了,就是靠参加综艺节目增加曝光度,但是这个方式不太健康,而且不会持续很久,也可以看到的是说唱综艺的热度的确一年不如一年了。


他觉得说唱歌手最好的方式还是靠歌火,靠音乐节巡演,这种比较正统的形式,去综艺没有错,但不应该是唯一出路。


今天的文章内容很多,每个视频都是非常值得大家去看的内容,其实单独每个话题都够我们写一篇文章来聊了。


在座谈会上,五位代表性的说唱歌手均敞开心扉,讲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们也欢迎大家就其中的某些问题,在评论区谈谈你的看法。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