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个性的控诉

中文说唱

——《中国新说唱》火了。——

为什么会火?

我一直觉得音乐和写作有异曲同工之妙。好的文章是真实心灵的形象化载体,音乐亦是如此。在三观尚未定型的可塑化阶段,为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我们不得不并且有必要在过往应试教育中倡导积极的、正能量的、向上的外向表达。可是这同样也难以避免地导致我们不约而同地因长期以来所形成的思维定势而陷入了一个误区:我们没有勇气去抨击尚存于社会中不合理的现象。因此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总是对说唱持保留态度。

或许从个体心理的角度讲,为了情绪的平和与稳定,人们确实不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诸多让人感到义愤填膺的领域,而更应是向内探索;然如果人人皆是如此,那么这个社会便缺乏批判的声音,其文明发展的进程必然止步不前。社会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其存亡兴衰亦与生活在这个大环境之下的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息息相关。

事实是,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或许并不是不明真相,只是为了所谓的融合与群体认同感而抛弃了自我个体的独立认知与理性抉择,不愿直面真相,因而苟同大流,人云亦云。当愚昧成了主流,那么极致清醒便是一种犯罪。故而在此大背景下,所谓说真话、说实话的人就有如跳梁小丑,自导自演,自讨没趣。

说唱:个性的控诉(图1)

讲到这里,我们大致应该能够明白为什么在过往很长一段时间说唱会不被社会上的部分群体待见。这个以饶舌和节奏化押韵化的语言本身为节律的音乐早就在说的过程中唱出了自己的心声,唱出了社会中某些潜藏在形式化外壳之下的真实底色。在个别较真与以群体融合为托辞的较量下,个别总是会成为败类。可是,每个人都在追求完美,都想追求完美,可生活的真相决定了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完美,于是过度完美便成了一种虚伪。让人遗憾的是,很多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或许,所谓的愚昧也仅仅是一种表象;也或许他们亦觉得别人尚未意识到社会中某些事物的真实本质和真正原型,故而装作自己从来不曾感知过。

“他们的坚强他们的梦 他们的苦只有自己懂 回不到曾经看不到未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空”。

《飘向北方》无疑唱出了当下许多北漂青年人的心声。在尘嚣的阻隔下,人与人之间总是并且不得不充满试探,人们不敢轻易敞开心扉;于是对生活在现代化节奏重压之间的人们而言,真正无所顾忌、直面内心真正所想的交流似乎成了一种奢侈。但是现代化只是提高了人们自我情绪克制的能力,却无法磨灭真实的人性。从某种程度上说,在情感与理性的较量之下,理性毫无疑问不可避免地处于困窘境地。那么所谓的人性及情感上的共鸣无处宣泄时该当如何,说唱便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载体:不仅仅是因为其押韵饶舌语言本身自带节奏所给予人们心理上的快感,更因为它们本就有以真实为特色的理由唱出无数人所不愿表达抑或是不敢表达的内心真实所想。

说唱:个性的控诉(图2)

所以说《中国新说唱》会火。

从某种程度上讲,说唱是一种变相的控诉。控诉因愤怒而产生,而愤怒的终极本质指向悲伤。比起悲剧,人们更倾向于热爱喜剧;但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在于:悲伤的情绪更能带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人心的共鸣,于是悲伤更加直击人心,因而也就更加接近创作的本质——不论是写作抑或是音乐。然而悲剧,便是将美的东西摧毁掉,这才是所谓的真实,可是人们有一个不谋而合的弊病,就是习惯性地回避真相,自欺欺人。就好像一只游泳的鸭子,在水面上的部分波澜不惊,可是水面之下的脚蹼却在疯狂扑动,可是大部分人总是更倾向于相信水面上的世界。因此,追本溯源是由悲伤而产生的控诉总是让人们避而远之,望而却步。

低下头是人间,转过身是欺骗。向下看也许会有许许多多的蝇营狗苟,但这并不意味着背对就能宣告它们的泯灭。避而不谈不是智慧,而是软弱。

说唱:个性的控诉(图3)

近年来各大城市的音乐节相继举办,从2010年的逃跑计划到现如今的各大说唱界新星。人们在露天场地之下倾听,酣唱,狂欢,以这种方式变相表达对现实世界所存在的不公与伪善的控诉。人们热爱音乐节,原因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歌手所提供给他们的情绪价值,这种情绪价值能够很大程度上抚平他们在同现实博弈过后的遍体鳞伤。“生活不是竞技场,平常心最怕平常中停歇 像块冰,忘了be water”,我们每个人都在尝试着与生活和解,与周遭的环境和解。的确,这是一种智慧的处世哲学,但如若真的无法说服自己那又怎么样呢?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做不到八面玲珑,那便只求问心无愧。比起被周遭环境抹去棱角,变得圆滑通融;也许有时候浑身长满刺的笨拙小刺猬身上所独有的偏执与较真的孩子气会显得更加可爱吧。有时候,痛苦过,挣扎过,反抗过,才是真正的活过。而所谓说唱,所谓音乐节,只是恰好给了如此活一个存在的理由。

说唱:个性的控诉(图4)

“没有音乐,我又回到了现实”,现实是什么?是与他人观点对立时为避免矛盾冲突的一次又一次退让,是日复一日做着繁琐而又不知意义何在的工作,是迫于解决温饱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生活妥协,抑或是为了孩子和父母无数遍的低声下气?不是,都不是。不堪现实的重负并不是消弭人性中纯粹真善美与激情的理由。如果发出的声音是喑哑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因为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而辩护,不要为了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是不能扭曲如蛆虫。


“当被压抑沮丧逼到临界”,人们不断退却,说唱却赋予了他们以直面现实的勇气,而不是一味地以堂而皇之的说辞给自己的软弱寻找借口。恰如鲁迅先生所言,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我们仍需共生命的繁华与慷慨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和荒芜相欺。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