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O:作为一个电子音乐人,我现在很少听电子了

中文说唱

第一次知道SHAO邵彦棚是在多年前,我刚当上音乐编辑的时候。在看过我给 Snapline 做的采访之后,秘密行动的主唱梁艺找到我,问我能不能给 SHAO 做个专访,那时我自认对电子乐没有足够的了解,便婉拒了他的邀请。



而如今,SHAO 回归摩登天空,我作为摩登杂志的员工,终于通过文字和电话采访了这位刚发了新专辑的电子音乐人。

在 SHAO 的介绍文案中,人们总会称他为中国电子音乐的杰出代表,作为第一位签约德国电子乐先驱厂牌 Tresor Record 的中国艺术家,SHAO 一直给我一种冷峻,不好接触的感觉,可在聊天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他对电子音乐独有的追求,以及真实的一面。


图片



ZERO:你小时候都听什么音乐?

我差不多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对音乐有了选择,那时候有两支队很火,一个是小虎队,一个是草蜢,我更喜欢前者。我觉得草蜢娱乐性太强了,音乐性有些淡化,尽管小虎队也是偶像乐队,但他们更纯粹一些,我认为。

快上初中的时候,我听到了黑豹,有一次我逛庙会,偶然间听到了窦唯的歌声,比起流行音乐,他的嗓音太特别了,我就去唱片店买了他们的唱片,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摇滚乐。

初中的时候我听到了 Beyond,因为身处香港,紧邻日本,让他们的音乐听起来非常西化,回过头再听黑豹的时候,意识到窦唯当时用普通话唱摇滚乐是件挺不容易的事请。

高一的时候,我听到了 Nirvana,他们是我西方音乐的启蒙。

第一次听到 Kurt Cobain 唱歌的时候,我震惊了,他的嗓音太棒了,而且他们打败 Michael Jackson (Nirvana 在1992年以《Never Mind》把 MJ 踢下公告牌冠军宝座,从此 MJ 的声势开始走下坡)这件事也令我特别激动。

ZERO:Nirvana 对你有什么影响?

我因为听了 Nirvana 买了人生的第一把吉他,也组建了第一支乐队。

当时我们没有鼓手,就两个人,我弹吉他,另一个人弹贝斯,我们平时会去操场排练、唱歌。 


图片



到了高二,乐队也走上正轨,那时候河北大学的门口有一家卖打口带的小店,叫蓝色音乐屋,老板刘涛留了一头金色长毛,吉他弹得特溜,我给他听了我写的歌,他挺喜欢,就这么加入了乐队。 

我们那时候还自费出了张专辑,里面都是模仿 Nirvana 写的歌,还办了专辑签售会,卖了300多张呢。

ZERO:我记得你还玩过一个噪音实验乐队

是的,那是在上了河北大学之后组建的,玩的音乐就更偏了。 

那会儿我听了大量的 Sub Pop 厂牌的地下乐队,还有很多实验音乐,都是那种一首歌里只有一两个和弦的音乐。 

于是找来了审美相似的同学组建了这支乐队,跟高中的乐队不同,我在这支乐队里就不再写歌了,我们的作品都是在排练中即兴出来的。 


图片



当时排练挺猛的,每次都把右手弹破。我们一般排练完去吃烧烤,点10串儿羊肉,生吃不烤,撒点盐孜然辣椒,就一瓶啤酒。

还记得我们有一次在庆祝世纪之交那晚演出,那是在保定的人民广场,我们唱了一些自己的歌,后来没歌唱了,我就唱了 Nirvana 的《Rape Me》,台下有5000名观众,大概3000名都是广场舞大妈,她们也听不懂,跳得特别起劲。

ZERO:你什么时候接触到的电子乐?

2000年初的时候我接触到了电子乐,但没怎么系统地听,碰到什么就听什么,在音乐杂志上出现的乐队也会留意一下,像 Air、The Chemical Brothers 之类的乐队我那会儿经常听。 

后来,我认识了丰江舟,他给我推荐了一些特别地下的电子乐,那个时期我正好大学毕业,玩的那支噪音摇滚乐队也面临解散。 


图片



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放弃摇滚乐,只不过没人跟我玩了,乐手都相继离开,我需要从电脑或是其他设备里做鼓和贝斯的声音,所以也系统地听了一些电子乐,因为要学习,跟原来那种纯听欣赏不一样,我从那之后也就没怎么听过摇滚乐了。

我也从电子乐中看到了可能性,就是可以不用跟乐队,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就像那些德国的音乐人,他们出唱片、演出,干什么都一个人,音乐事业运转得相当良性。

ZERO:讲讲你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觉得可能是签约 Tresor Records 的过程吧。 

是因为 Tresor 把 Techno 文化从美国底特律带到欧洲,Techno 才从欧洲红遍全球,他们在1991年开的 Tresor Club 是柏林最早的地下 Club。

图片




跟他们签约之后,我会经常去柏林演出,也在电子乐的发达国家见识了很多东西,开阔了眼界。他们对于音乐的标准非常苛刻,所以当时我在 Tresor 出版的那些音乐也经历了挺多苦难的过程,就永远跟他们的要求差一点点,也因为如此,《Doppler Shift Pt.1》才会拖了这么久跟大家见面。

图片

但在整个过程让我受益匪浅,也让我提升了很多,我会反复地思考应该如何创作,怎么把音乐做出来。


ZERO:你觉得好的电子音乐是什么样的?


我现在不怎么听电子乐了,因为现在的电子乐没什么新鲜的了,很少有那种特别能听进去的,反而我最近一直在听 Oasis。 



现在,我几乎每天都听摇滚乐,也没有别的目的,就为了放松。我觉得能让我喜欢的音乐都是相通的,像我最近在听的 Oasis、Smashing Pumpkins、Radiohead,他们每一个乐队都有鲜明的特点,没有其他人能像他们,而现在的电子乐做得都太像了。 


我会喜欢个人风格非常强,制作水平也很高的电子音乐。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