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的说唱爱好者对于直火帮的自述

中文说唱

图片


图片




前言 

前段时间,某天晚上,我在抢直火帮的演出票。

不到一分钟,除了南宁和济南两个城市外,其他城市预售票全部售罄。

为此也感叹,还好我在济南,票至今也没卖完,我尚且能在余票里不紧不慢地买两张。

图片

如果在其他地方,我可能连直火帮的演出票都抢不到。

图片

而至于我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更新,还是和大伙聊直火帮,而不是随大流追那种热点事件。

我想这和我昨天做的梦还有最近的一些想法有关。

图片

昨天晚上,我梦到了直火帮的成员zigga,在梦里我们互相闲聊,我随口和zigga说:

“我想采访你几个问题。”

本以为zigga会答应我,拿出认真的态度应对我的问题,但没想到他问了我一句:

“你采访我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接近我还是真的想了解一些问题?”

图片
大概是这样看着我的

之后我就醒了,梦里“zigga”留下的这个问题让我思考了一整天。

除了这个梦以外,我最近也一直在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这个我们后面说。

之前有关直火帮的文章我写了一些,但回头看总有不满的地方。

比如在我创办咱们rap gang初期,就急不可耐地科普了一波直火帮:

直火帮,真的“没多强”?

图片

这篇文章我还放到了知乎上,还在“求科普直火帮”的回答下占据了头牌。

图片

但如你所见,这篇文章中规中矩,除了介绍三个高材生和他们的音乐故事之外,没有其他建树。

和当时我开过的一个版块“说唱地图”一样,文章里仅仅只有基础简介和一些表达并不到位的感受以及描述。

图片

这并不能算作对中文说唱的上层建筑搭建,顶多算地基边缘倒了一瓶水泥。

而当时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虽然那几篇文章写的一般,但有位读者帮友说他为了看我的说唱地图系列,拉屎擦屁股都懒得擦,直接看,还看哭了。

现在的我可能会和他说:“厕纸就在旁边,你非要等屎风干,你真是个bad boy.

图片

但是当时他的话对我激励很大,为了给他回复消息我也懒得擦了。

如果这位帮友你现在看到了这篇文章,请联系我,我给你再送两包厕纸。

图片

However,无数个夜晚我还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为我曾经写过这种流水账文章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图片

所以我也想翻个篇,在经过两年多自媒体历练之后,重新用文字记录下有关于直火帮在说唱帮的痕迹。

图片

也借这个机会再开个版块,我们每周留一天,不讨论热点话题,聊点真正的,有关Hip-Hop的事。


歌、演出 

我第一次听到直火帮的歌是17年,也就是资本所说的嘻哈元年。

最开始听了他们的几首歌,有《茶越绿》、《致美联航》、《四重奏》、《小暑》等等。

图片

说来也值得思考,当时直火帮的歌就具有了一定的社会意义。

比如在如今普遍讨论“Stop Asian Hate”的社会环境下,人们很容易想起17年时一位亚裔在美联航的飞机上遭暴力拖拽下机。

图片

《致美联航》这首歌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写出的,如今这首歌仍旧能代表“Stop Asian Hate”发声,放到现在也不违和。

包括之前疫情期间XZT的那首《镜子》,也在不断发声,他们其实一直都有在行动。

回到那一年,17年我还在准备高考,每天下午去操场跑步的时候都会循环直火帮的歌。

图片

一方面可以解压,另一方面可能是觉得他们三个人的高材生tag对正值拼搏百天的我有激励作用。

图片
类似这样的

18年夏天之后,高考结束了,目标没达到,成绩没那么理想,但打定心思不复读。

于是我来到了济南的某所985带学,被调剂成为了一名质朴的工科学生。

干工程,学力学。

图片

也许是阴差阳错,我在济南认识了很多同样喜欢说唱的朋友、前辈,也创立了rap gang,开始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摸爬滚打。

顺便还成立了我们学校的说唱社团,19年才有的说唱社团,算是起步很晚了。

上了大学就可以不受限制地看演出了。

我还记得我当时看的第一场出省演出就是直火帮的爬墙少年一周年巡演。

图片

那场演出我记得很清楚,在上海,19年,1月12日,我在期末考试仅有的两天空隙里出逃至上海。

为此还错过了当时OWEN的一场演出,使得我和神秘人物“东哥”的相见晚了不少。

在上海听着《鲍师傅》吃鲍师傅,边吃边去Vas排队,那时候排队还没有那么内卷,提前半个小时去还不至于到最后一排。

图片

进入现场后,等待了半个小时,yb前来暖场,前面有哥们举着SFG的大旗,很有氛围。

图片

后来看到直火帮三人从后台出现到舞台,唱着你在耳机里循环过无数次的歌时,那种感觉至今依然让我震撼,这可能就是现场独有的魅力。

图片

livehouse不同于露天音乐节、体育场等表演场地,它的封闭性和感染性是很容易感觉到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在livehouse看演出最重要的是享受,而不是用手机从头录到尾。

那天看现场我没怎么录视频,但是我拍了不少照片。

图片
图片

后来换了次手机,其他照片都丢了,唯独这些照片我有备份,导入到了新手机里,每次看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之后重新归于平静,大大小小的演出看的越来越多,直到去年末参加OWEN专场的时候,才后知后觉OWEN这次专场和我当初看的直火帮专场都是在Vas。

图片
右边的三个是rap gang的阿隆、源还有我

真巧,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采访 

在做自媒体的这一大段时间里,我采访了很多rapper,也认识了很多rapper,和他们中的一些关系还挺好。

不过最让我激动以及兴奋的,还是我在19年的年末采访到了直火帮,契机则是泥鳅来济南开专场,直火帮作为嘉宾受邀演出。

图片

恰好演出前那段时间直火帮发了专辑《第二个酒吧》,我写了一篇如今看来很是粗糙的文章:有一种专辑叫做直火帮的专辑。

图片

几天后,我们联系到了XZT,他则针对文章理解不太到位的地方进行了指正修改。

后来就到了当面采访的环节,摄影源哥匆匆为我们拍了几张照片,采访的时候问了一些事先准备的问题,整个过程也就在轻松的氛围中过去了。


图片



印象最深的是我问他们喜欢pornhub还是xvideo,整个过程很有意思。

但是当这一年多过去,直火帮再次来到济南,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再次发起采访邀请,聊聊他们最近的情况和未来的打算。

因为这一年他们的变化也很大。

图片

Feezy参加了《说唱新世代》,节目爆火,Feezy也因此出圈,说唱圈新人也从新的角度涌入Feezy乃至整个直火帮的粉丝团。

XZT新说唱遗憾失利,Zigga依旧没有参加任何比赛,但是出了中英两张个人专辑。




图片

今年他们近乎劳模般的发歌频率和质量,让人感叹到这个做了七年多的说唱团体依旧在不断成长,并且与时俱进甚至超越时代的,在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好作品。

SFG的凝聚力和实力也正在此。

图片

回到我之前提到的梦中“Zigga”留下的问题:

“你采访我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接近我还是真的想了解一些问题?”

这个问题能够拓展到几乎我有机会采访到的所有rapper身上。

图片

而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出了一些门路。

现在大多说唱自媒体做的事是:我觉得你屌——我要采访你——开始采访。

然后设的问题是:你为啥叫XXX? 你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图片
和这种问题差不多

这种问题我以前也问过,而且在认真思考了梦中zigga提出的问题后才意识到这是一种傻逼的提问方式。

一是没有任何价值,这种东西大部分采访都有问到过,rapper被问太多次,百度其实都能搜到访谈记录。

二是在采访前应该先确定自己采访后要输出的内容,有关音乐,有关经历轶事,但别有关百度百科能查到的东西。


图片



这是我粗浅的理解,各位也可以和我交流看法,总之,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很久,但产生的思绪却不止上述。

还有对初心的回忆:

还记得最开始做这个号的时候,每天都在熬夜写稿,质量不高,排版也差,直到后面不断练习+不断输出内容才逐渐好了起来。

图片
我写的第一篇文章

有了粉丝基数,也有不少稿件邀约,但是疲于简单的做热点事件的搬运工和复述员,又忙于日常事务的处理,让我一度不愿意再拿起键盘输出。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你们能看到我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图片

再加上之前为了生活接过一些不合适的广告,让观众老爷们也略失望。

所以我在这四个月时间里推掉了所有不合适的广告,唯一接的一个就是某州教育的广告。

图片

这是我的反省和歉意,以后也会把广告审核做得事无巨细。

最近也没怎么更新,停下来的这段时间让我也有时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整个中文说唱圈的进步。

卸去传播者的身份后,不再被巨大的信息裹挟,也逐渐找回了自己当初做rap gang的初心。

于是我写下这篇有关于直火帮的文章,夹杂着一些琐碎的想法。

图片

当然契机还是昨天的那个梦。

就像我一样,每个中文说唱的听众心中都会有自己偏好的rapper或团体,我也是以一个普通歌迷的角度阐述着我和直火帮之间的故事。

这种故事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说唱音乐、rapper能够给乐迷带来的能量是超乎想象的,这一点甚至连rapper自身都不太清楚。

图片

不谈其他有关于乐评、舆论等方面的干扰,只从我们普通的听众角度来讲,rapper的作品乃至整个人可能会更加生动。

所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也想和各位分享一个个这样的故事,不一定是我的,也有可能是我身边的朋友的、帮友们的。

在我看来,这样一种方式的记录也许是另一种对中文说唱的贡献和记录。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