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说唱》全国33强选手饱受病魔折磨,无奈暂停音乐之路!

中文说唱

昨天下午,说唱歌手YKEY发了一条长微博,讲述了自己的一些近况。


没做歌,没动态,看不进一部电影,甚至时常有轻生念头。看到YKEY的这些自述实在难受,很难想象一位说唱歌手会被逼入如此状态。


图片

图片


对于YKEY,可能有的朋友不算了解。本名宋恩泽,94年生,来自内蒙古。我觉得他算是“歌红人不红”的代表,一首《独行侠》网易云评论量接近十万条了,但粉丝不算太多。


其实早在2019年《新说唱》中,YKEY就顺利进入了全国33强,和JD、李棒棒等选手同一批止步于选择门。


图片


拿到这样的成绩是幸运的,也是遗憾的。YKEY尽管走到了赛程如此靠后的阶段,但除了淘汰时刻的一秒特写,他几乎没有得到任何镜头关注,并且唯一剪入正片的第一次特写居然是“拜拜”。


多说一句,那年的全国33强没有被充分曝光的选手不止YKEY一位,再比如当时的梁老师、JR、彭非凡等选手都是如此。其中有些人你都不知道他走到这个阶段吧?


图片


YKEY说近期自己暂时彻底停摆了。这已经不是做不做说唱的问题了,连正常生活都受很大影响,可见郁抑症的可怕。


而就在YKEY发布这条微博之后不久,来自湖南的人气偶像型rapper陈泽希也在昨天下午发了一条长微博。内容也提及了自己的一些迷茫困境以及身边好友患上重度抑郁症的故事。



图片
图片



相比之下,陈泽希是幸运的,他还没有被情绪太严重的影响,他为自己与朋友翻唱了J.Cole的一首歌以示鼓励。这首歌非常好听,强烈推荐。



看到YKEY和陈泽希,两个似乎没有什么交集的人,发布了两个不同的故事,但他们的故事都不约而同地围绕着一个同样的话题:郁抑症


我个人对于这个话题一点不陌生,就在两个月前,还报道过一件关于精神疾病话题的人物故事,当时的文章主人公是来自湖南的说唱歌手小神仙Boogie。



图片


点击图片查阅小神仙的原文


当时小神仙用日记形式记录了自己患上“双向情感障碍”期间的住院治疗经历,不过他恢复理想,已经出院。


所以,今天再次同时看到两个说唱歌手讲述自己关于精神疾病的见闻体会之时,不禁让我决定再次写这个话题。看来这已不仅是说唱圈内不可忽视的问题,甚至是到了大家必须重视的刻不容缓时刻。


十多年前,著名网红鼻祖CK沉珂因患上重度抑郁症选择自残,甚至之后选择了轻生,好在最后没有生命危险。



图片


点击图片查阅CK沉珂的故事


几年前,上海一位名为瑟奇的00后rapper就因抑郁症不幸离世,走的时候不满20岁。Rosedoggy还在《说唱新世代》中唱了一首《当他消失的那天》,致敬瑟奇生前的最后一首作品《当我消失的那天》


图片

瑟奇


“以为我矫情,吐槽我天生敏感多疑”,陈近南也在《说唱新世代》中用作品《来自世界的恶意》写出来抑郁症少年们的心声。


图片


著名说唱前辈,街头诗人小老虎也曾表示过自己患上过抑郁症,并发表过自己对于抑郁症的看法。



图片



“我分不清多巴胺与内啡肽带给我的真实感受,失衡的兴奋和低落交相辉映...” 大傻的作品《天才病》其实也是讲述自己与心理疾病作斗争的故事。


图片


美国有个大学的研究者做了一项学术研究,从1998年到2018年的20年间,说唱音乐歌词中提及抑郁症、自杀等心理健康问题的次数已经是成倍增长趋势。


图片


这项研究的数据仅仅是取样于每年热度top 25的作品,如果不按热度提取采样(此类主题的作品热度一般不高),这个增长趋势会更加惊人。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下,心理疾病根本不只是音乐人的常见病症,它早已蔓延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之中。

不管你是音乐人,还是其他职业,对于生活在社会高压下的我们,如何正视抑郁症等心理疾病,是我们最刻不容缓的问题。

最后,祝YKEY早日走出困境,也祝所有类似经历的朋友早日战胜病魔。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