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文说唱“最娘”的rapper,凭什么取代法老掌权活死人?

中文说唱

小精灵,现任活死人名誉主理人,来自浙江嘉兴,原名陈峥宇。一个气质妖艳,且有着硬核的声线的特别人物。



鲜明的音乐风格,flow编排随性,没有固定格式,作词中常用意象、注重塑造意境,这让人们口中的“小老师”成为了说唱圈独树一帜的存在。

图片

最具个人风格的代表作为2019年发布“逃离星球三部曲”,《逃离这个星球》《我 花 机器人》《尾声》,描述了机器人在世界末日时,因为一朵花而重燃希望,最后离开地球的故事。

最近,活死人新专辑《Re:Walk》发布,其中收录了小精灵与JaStick合作作品《重返地球》,写下了“三部曲”未完待续的结局,逃离星球之旅终于有了新的篇章。

小精灵娘吗?这不是贬义。今天,我们就一起从“逃离星球三部曲”及《重返地球》,走进“最娘”小精灵的前世今生。

从我被制造 宣告属于你的编号
从此我的世界只有你 填满我每个程序


序章:

末日里机器人对花的热爱,就如同小精灵对说唱的热爱。


《我 花 机器人》是三部曲的序章,整首歌设定在世界末日的场景,以一朵盛开的花为核心线索,用机器人的视角展开叙述。


而小老师的说唱序章始于是很多年前。2013年8月,名为MC AV的小精灵就推出首张个人mixtape《Self salvation》。


图片


当时的他作词主题以现实主义为主,和现在的沙雕风格相比,内容显得更接地气。但他独特的声线辨识度,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属于他的作品。


其中《上班族》《他的痛》都是与老乡法老合作完成,为之后二人的同队埋下伏笔,而这些歌至今还能在“街声”收听。


图片



2016年,小精灵发布励志单曲《Love letter》,这首歌是他改名小精灵后,能找到的最早作品。

至于为什么要改名小精灵,小老师表示是因为MC AV无法上台面,且常常会被和谐图片

这种作品现在看来肯定是略显普通,放在当时也没有太大特色。但很真实地展现了小老师的早期说唱风格,没有太多戾气,以及憧憬未来的正面能量。

其实在参加《说唱新世代》之前,小精灵的综艺之旅一直不顺。尤其是他早几年的《新说唱》之旅,别说晋级,几乎连镜头都没有。唯一有露脸的还是在2017年他参加的《明日之子》。

图片
《明日之子》画面

当时因为小老师只有说唱,在导师薛之谦问他是否会纯粹地唱歌,小精灵却硬气地回应“我死也不会唱歌”。

你是不是没想到,那一年的小精灵是如此的underground?其实这之前的小精灵,根本没太多人关注。


梦境:
就如小精灵加入活死人,而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

小老师在《说唱新世代》中也演唱了这首《逃离这个星球》,一首初听是环保主题,更多实则是塑造人生的境遇——核心意象仍然在那一朵代表爱和希望的花,逃离星球实则是暗示走出困境。

小精灵走出第一阶段的困境,离不开与他早早相识的法老,也离不开活死人——“如果不是法老,我或许现在已经不玩说唱了”

图片

2018年2月的最后一天,法老终于把小老师带进了活死人。小老师的加入让法老的中二力被无限激发,两人联手造梗,给粉丝带来了不少快乐,“法小CP”正式开始营业。

随着法老的单曲《ONLY ONE》发布,合作阵容中的小精灵被带入粉丝视野,2018年2月28日这一天也被活死人官方认定为小精灵加入活死人的日子。

这也算是小精灵说唱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从此之后,小精灵也随着团队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关注。

小老师也因为长相酷似陈学冬,被戏称为「陈学冬活死人分冬」;因为会“对法老撒娇”,被戏称为「活死人实际控股人」,粉丝量、关注度都慢慢变高,在厂牌中的活跃度也很高。

图片

2018年6月,一向可可爱爱的小老师与Buzzy一起diss了前队友rango,让大家看到了他不一样的一面,rango在风波后选择了退出活死人

阔别3年,近期退出厂牌的rango发表作品《别丢了》进行回应,讲述了很多活死人创立之初的故事,之后的线下聚会中小精灵、buzzy、rango也站在了一起,双方已然和解。

图片

2018年,8月活死人推出2018Cypher,由隆历奇操刀制作,法老、龙崎、buzzy、深蓝儿童、小精灵、杨和苏、福克斯、viito在8分钟内展示了厂牌的多元。

小老师的部分绝对值得一提,他用散文式独特flow编排及作词展示了自己独树一帜音乐风格频繁切换、错落有致的韵脚编排让整体层次更为丰富。




图片

2019年3月15日,小精灵、福克斯、隆历奇成立了厂牌内部的小团体“紧急出口EXIT”。

号称活死人情歌三人组,以“让我们的音乐成为你的紧急出口,一起逃离这个危险现实世界”为主旨,推出《给我瑞斯派》《戴斯特你》《创可贴》三首歌曲。

图片

同年,小精灵与福克斯、杨和苏一起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可惜小精灵在海选阶段未能拿到邓紫棋的链子,且没有镜头,让粉丝一度怀疑小精灵是否真的去参加比赛了。

福克斯和杨和苏在台上搞事,法老和小老师在台下也没闲着,法老夸下海口说如果杨和苏夺冠自己就穿JK上街,买一送一许下了小老师穿洛丽塔的承诺。

这件事是真的在传统直男的说唱世界里关注满满,这个时期的活死人也到了人气暴涨的第一个高峰,“沙雕”属性爆棚。其中最具此特性的必然就是法老和小精灵了。

图片

新说唱总决赛,在活死人厂牌演变成了法老圆梦JK的之战——你一票我一票法老JK上大道,你不投我不投精灵何时能穿lo。”

杨和苏拿下总冠军,凭本事把2019中国新说唱冠军留在了Woken Day,法老也通过沙雕营销把自己和小老师送上热搜。

至于小老师,就像他在活死人2019年Cypher中说的一样——“洛丽塔回应期待”,通过女装成功出圈,拿下说唱圈小公主的皇冠。

图片


尾声:
小精灵在离开星球的路上,一切未知,有起有落。

这首《尾声》与Genius、鹤仙问鹿仙合作完成。Genius完成了这首歌的hook,这个名字也曾经出现在《Only one》当中,至于Genius是谁,总之是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rapper

时间回到2020年6月,《说唱听我的》刚开播,艾热就在节目中因为问小鬼“会不会打篮球,有没有蔡徐坤打得好?”而引起饭圈粉丝围攻。

杨和苏6月24日微博发文站艾热:“就是随便cue一下”,法老评论“永失我杨”,两人也引起粉丝不满,随后法老微博发文:“我正式宣布退出活死人,并把厂牌主理转给小精灵。”

图片

万万没想到,中二厂牌的主理人交接也这样中二,但凡有一丝正经,也不至于很多粉丝都认为只是一个玩笑。直到10月21日,法老再次发声证实小精灵主理人身份。

图片

2020年8月,同样中二的《说唱新世代》横空出世,造梗能力极强的小精灵成为了B站主推的rapper之一,成功与二次元粉丝形成共振。

图片

在节目中与周密、姜云升、TY等组成“将个烂旧”队,在团队公演后的1V1环节,团队选择了队内对决,小精灵的《起舞的卡西莫多》以55:29击败CJ周密成功晋级。

整首歌以《巴黎圣母院》中的钟楼怪人卡西莫多为主角,上帝把一切丑陋都给了他,他却用善良来回报这个世界。

其实最初小老师的音色是很多人不能接受的,就如歌中所描述的——“评论恶得干脆,在我痛苦之上开着派对”。

虽然小老师的气质与B站很相符,但他的音乐风格在竞技中显然是不占优势的,遗憾淘汰后,回到活死人开始勤奋工作,毕竟主理人还是要努力为人民服务的。

图片
这横幅沙不沙雕?

面对质疑,小老师一直保持着乐观和纯粹,随着个人作品的沉淀,小老师独特的音乐风格也成为了鲜明的个人标签,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

在近期厂牌与福克斯的风波中,福克斯去掉《上天入地》中小精灵的Verse,重新制作《热单制造机》,去掉了《庆功酒》中制作人隆历奇的名字。对于原队友的种种行为,小老师回应:

图片

对比小老师进入厂牌时的备受质疑,福克斯一直以来在厂牌都更为顺利,谁又能想到如今是这样的结局呢。

“三部曲”之后,活死人2021第一张专辑中,小精灵与JaStick一起“重返地球”,回归初心,让花再次绽放。

我曾在茧中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我蜕变之前又会是有怎样的特别
也许 只是不想让这故事这样完结
用新篇章的名义让这四年继续蔓延

——《重返地球》

最近的全国巡演中小精灵所担起的责任,证实小精灵对厂牌的工作尽心尽力,活死人常常轮流做主理人,但小精灵主理的时间是最长的,足以说明成员对他的信任。

永远在解散的厂牌,有着最默契的团结;
最不硬核的小精灵,也有最硬核的态度。

图片

从被质疑到被认可,小老师一直坚持的是:“把内心最真实想说的东西通过我的音乐表达出来,爱是个永恒不变的主题,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给大家表达的。”

小老师送给大家的,那朵风中摇曳的“花”不要丢掉,让它慢慢盛开吧,也祝小老师的星际旅途一直快乐。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