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有大量说唱歌曲将被迫下架,我很怀念那个回不去的“说唱旧世代”

中文说唱

写在前面:


明天(2月5日),虾米音乐将正式关闭,停止所有歌曲试听、下载,停止个人资料(歌单)的导出或下载。很多rapper的一些早期音乐作品,只发在了虾米音乐上,并没有同步到网易云以及QQ音乐。


因此,虾米音乐的关闭,也会让一大批说唱歌曲事实性的被迫下架。今天我还去虾米音乐上,最后一次听了法老早期的歌,虽然那些歌早就已经在我的硬盘上了,但我还是想去他最初的地方去听一听。


对于中文说唱来说,虾米音乐代表了“第六代”rapper崭露头角到说唱综艺出现前的“说唱旧世代”,它的消亡也是一个时代彻底终结的标志。


今天是虾米音乐还能够正常使用的最后一天,我们想撰写一篇基于事实的虚构文章,来表达对虾米音乐的怀念。本故事改写自法国著名小说家都德的《最后一课》,该文章曾入选我国语文教科书。话不多说,我们进入正文。


图片


那天早晨上班,我起得很晚,慌慌张张地洗漱出门,熟稔地点开那款红色的音乐APP,播放我最爱的通勤歌单。感觉到一丝闷热,我摇下了车窗。凉爽的晨风吹拂着我的脸颊。立春刚过去,暖和的天气,晴朗的天空,让人感觉到万物复苏的希望。


走过斑马线的小女孩笑靥如花,路旁的服装店正放着大热单曲《经济舱》。QQ音乐这两年拉拢了不少rapper,不过这首歌还是网易云的独家版权。其实这些景象,比上班有趣多了;但我虽然如此热爱生活,也不得不上班来养活自己啊。


堵车刷朋友圈的时候,又看见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推送。最近两年来,一切有关说唱圈的好坏消息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谁去世啦,要整顿啦,文化部的各种命令啦──我在心里思量:“又出了什么事啦?”


其实平常日子,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总是以抓热点为主:新歌啦,八卦啦,综艺节目的动向啦……有的时候甚至所有的公众号都千篇一律。而底下的评论区也总是吵成一片,或是以玩梗居多。


我本来以为今天的文章也是这幅模样,可是今天,映入眼帘的标题只有一句话:“虾米音乐将于明日起正式关闭”。


图片


我愣了愣神,虾米音乐?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自己很多年前用虾米音乐听说唱的时光,无数片段在脑海闪过,却无法组成一段连续而完整的记忆。


我定定神,打开应用商店,下载那款早已被我卸载掉的黄色的音乐APP。在欢迎页上,还留存着那句“发现音乐新世界”的Slogan,温和亲切,却透着一股伤感。


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儿,打开自己多年前的歌单,才发现其中不少曲目已经泛起了没有版权的灰色,但每份歌单都还保持着完整。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曲目甚至是设计好的排列顺序,仿佛远远地瞥见一位许久未见的老友。


微信群的消息提示音打破了我的这份沉静。在说唱群里,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虾米音乐的关张。有人装起了懂哥,头头是道地分析原因;有人大谈特谈情怀,表示誓要与“最懂我的音乐APP共存亡”;还有人化身资源帝,直接批量往群里传那些即将下架的绝版歌曲的资源……


我滑动着屏幕,粗略地看完群里的议论,心中想的却是关于自己的回忆。我意识到,群里那些人为什么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这些,他们并不在乎虾米音乐的死活,只是想跟风聊一聊热门话题,获得一些虚无缥缈的话语权罢了。


他们并不懊悔当初没常去用虾米音乐。相反,正是他们用脚投票,涌入到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亲手终结了月活用户的数量。他们并不在意虾米音乐一贯以来的忠诚服务,更不在意这“互联网音乐APP最后一块净土”的丧失。


图片


就在此时,我的风挡玻璃外面,居然隐约出现了一个化身为人的“虾米音乐”先生。他长得就像创始人王皓,我听见他对我说了这么一番话:“我也不想责备任何人,你自己一定够难受的了。这就是了。大家天天都这么想:‘算了吧,音乐有的是,换个平台也无妨。’现在看看我们的下场吧。


唉,最终还是要把音乐交给资本,这正是听众们最大的不幸。现在那些看戏的家伙就有理由对我们说了:‘怎么?你们还自己说是真正的音乐爱好者呢,你们连自己曾经最爱的APP都守护不好!’不过,这也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我们大家都有许多地方应该责备自己呢。”


“我知道资本对你们的审美漠不关心。他们为了多赚一点儿钱,宁可叫你们去听垃圾。但我呢,我难道就没有应该责备自己的地方吗?


我们在2017年以后,没能拿到任何一档说唱综艺的歌曲版权,丧失了最宝贵的机遇;我们推出的寻光计划虽然让GALI、未来星和阿克江等人走上台前,我们自己却无法得到反哺;我们的版权不断丧失,曾经与我们感情深厚的rapper都再也不把我们当作独家平台或首发平台,甚至都不在这里发布新歌……”


图片


接着,他从这一件事谈到那一件事,谈到音乐本身上来了。他说,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它最明白,最精确,最普适;又说,我们必须把好音乐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暂时被资本强奸了审美的听众,只要牢牢记住什么是真的好音乐,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


说到这里,他就让我点开每日推荐开始听歌。真奇怪,今天听的歌,我全都喜欢。他推荐的,全都符合我的口味。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样细心聆听和享受过音乐。这可怜的家伙,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好歌在他离开之前全推给我,一下子塞进我的脑子里去。


歌曲里传来一段清脆的鸟叫,我心里想:“资本家该不会强迫这些鸟也用流行唱法唱Rap吧?”我看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身旁浮现出这些年的各类优质歌单、热门歌曲,好像要把这APP里的一切都装在眼睛里带走似的。


图片


只要想想:十多年来,他一直在这里,不遗余力地推广和传播着优质的、冷门的音乐,为真正热爱音乐的听众造福,现在要他跟这一切分手,叫他怎么不伤心呢?


可是他有足够的毅力让我把今天的日推给听到底。微信群又响了,不少人又在分享着即将从虾米音乐下架的音乐,而这一次,他们都在说与歌曲相关的故事和回忆,没有人在玩梗,大家有的只是怀念。这些故事有的有趣,有的悲伤,我看着一会儿又想笑,一会儿又难过。不过很快,他们开始讨论今天网易云音乐对酷狗音乐的再度反击和撕逼,吃瓜的言论又多了起来。


图片


忽然,我听到后方汽车刺耳的鸣笛声,这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世界。音乐也变回了我熟悉的通勤歌单——那份日推似乎没有存在过。但我抬头往风挡玻璃外面看,准备一脚油门奔向公司时,却又看到了“虾米音乐”先生的幻象。他像长了翅膀一样逐渐向天空飘去,口中念念有词。我听到了他最后的呼号,他说:“我的朋友们啊,我——我——”


但是他哽住了,他说不下去了。


他忽然把手举了起来,做了一个标准的HipHop手势,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喊出四个大字:


“音乐万岁!”


就在这个时刻,我也踩下了油门。发动机的轰鸣盖过了这句嘶吼到有些嘶哑的话,然后我的座驾碾过了“虾米音乐”先生的幻象,扬长而去。窗外,播放着通勤歌单的车载音乐,声音仍然悠扬……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