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ey Kong》到《经济舱》,如货币般流通的刘聪是C-Block中的金曲制造机

中文说唱

去年我们写过C-Block的文章(大傻+功夫胖+刘聪= C-Block!回顾CSC老大哥从底层出发、白手起家的故事),这次单独拎出一位来为大家分享。



“这里是Key.L刘聪,如货币般流通。”不管你是不是C-Block的歌迷,我相信这句中文说唱圈标志性最强的个人Slogan你一定听过。

图片

刘聪,1988年生于衡阳272核工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就喜欢音乐,内心也一直坚定着他的目标。

高考后来到长沙,2007年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拍即合组成了C-block。C-长沙,block-街区,他们希望能够代表长沙,将“街区概念”推广给更多的人。

图片

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以长沙文化为内容主核进行创作的他们,将说唱这个新颖的音乐形式传遍大街小巷,也被《越策越开心》的编导所关注。

在2007年12月27日他们登上了湖南卫视,一首《长沙策长沙》让他们成为了国内的“现象级”音乐团体。

但当时不会说长沙话、不爱表现的刘聪,在其中并不起眼。不过从一开始,他就以具有特色的声线及细腻的情感,担任团队里的hook,成为了不可替代的一个角色。

图片

之后的C-block,在盛宇的带领下开始走商业化路线,通过接商演来支撑音乐制作,当时大多数说唱团体都还在地下,而成立不久的C-block已经频繁在湖南卫视上镜


成立之初的C-block有7位成员,其中的一位女生很早就退出了,一年以后,年纪最小的小胖考取了武汉音乐学院去读大学,张棒(西奥)入伍参军,刘瑛博出国留学,刘帅、刘聪、盛宇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事业。



图片图片

刘聪的学业并不顺利,大二退学后,就在这个租来的两居室里开始他的音乐梦想。在一次采访中,记录下了这样一段对话:

“演出是为了赚钱,但主要是音乐这个东西,是我从小的一个梦想,做这个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喜欢,就是要做,也没想什么赚不赚钱。”

“你觉得这个状态为维持多久?”

“没有想过阿,就是一直做下去,因为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梦想。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我的人生有意义了。”

图片



因为演出费无法维持音乐的开支,在后面的日子里,很多队员都一一离去了,只剩下只剩下了盛宇、刘聪、功夫胖还在坚持着。


盛宇也意识到音乐模式必须要革新。2012年,在盛宇的主持下,聚集了一批湖南的优秀音乐人,成立了Sup music厂牌。


小胖也从武汉带回来了在武汉结识的制作人老道,让他们的音乐风格变得更加多元。西奥在此时因为发展方向的不同,选择离开专注自己的音乐。


2014年,C-block推出首张正式专辑《爆出口》,2016年,推出了以长沙方言为特色的专辑《三缺一》。


图片


刘聪和功夫胖在这两年中音乐进步也非常迅速,相比之下杂事缠身的盛宇在音乐上的成长慢了很多,但也正是因为有盛宇的不断摸索与付出,C-block的发展也逐渐走上正规。


虽然有着优秀的旋律性以及叙事能力,但不会说长沙话的刘聪,在16年之前的专辑中给大家留下的印记也远远弱于大傻和功夫胖。但他一直坚持自己的音乐理想,不断地提升自己。



图片



2017年,C-Block开始转变策略,从地方走向全国,《以下范上》一出才真正的奠定了C-block在说唱圈的地位,也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江湖流。


刘聪一改往日的风格,在《江湖流》中以变化多样、独具特色而有力的flow,改变了所有人对他的看法,不爱说话的刘聪在音乐中展现的爆发力,让大家看见了他的更多可能。


Keep real是我的开山刀

来自0734混迹0731

我的flow带家乡口音

有homie的友情

从来都不爱走

面对我的兄弟走心

……



——《江湖流》

图片



之后sup与说唱会馆爆发beef,大傻、功夫胖纷纷出歌参战,《一挑五》也成为了说唱圈至今为止最狠的diss之一。


而刘聪却没有参与diss大战,并在这个时候推出了自己单曲《逍遥flow》,不拘于世俗的你争我夺。


同年下半年,与梁笑生合作的《二手摩托》大火,情感细腻、叙事极强、源于生活的“平民说唱”,让刘聪更加坚定自己的方向。


他骑上了摩托车 整个长沙都是我的

速度飙过了烦恼 这一刻才感觉到活着

——《二手摩托》



图片



2018年,C-block推出第三张团队专辑《淘金日记》。同年三人也报名参加了《中国新说唱》,但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刘聪和大傻都选择退赛,功夫胖成为C-block的独苗闯进全国9强。


刘聪虽然出生普通家庭,也不爱抛头露面、展露风头,但一贯不改自己的行事风格,不愿意自己的音乐被束缚,不愿意被资本捆绑在《天命之军》中,一向淡然的刘聪也写下了这样的词:


就算是我今年退赛

拒绝了你给的合同

你不懂你给的对于我要的有何用

圈子我混了十年 你在我面前

顶多算是一个儿童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安知孔明乃隆中之士

你尽管躲在鸟笼中舒适

——《天命之军》


2019年,C-block成员们的发展更加自由,刘聪发布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Key to L》,个人特色就从这时候就完全释放了出来。



图片



这张专辑纪录片主题叫——「入世」,在里面表达出了刘聪的个人思想,也很符合他“道系rapper”的气质。


都说入世容易出世难,但刘聪却是需要入世的,除了单纯的音乐梦想,更重要的是努力去实现自己做音乐的价值。在这不久后,一条微博炸开了锅——中国新说唱2019,C-block全员出动。



图片



海选环节,他喊出了那句熟悉的“这是Key.L刘聪 如货币般流通”;60s放出大招《江湖流》毫无悬念晋级……




合作环节《斗地主》虽然拿了4pass,但被剪一闪而过,这首歌里有一句歌词就是:“毕竟有嘻哈前我们收听量就破亿。”


在此之后,他的比赛似乎就开始不太顺利,个人的风格也比较受赛制的局限,慢慢就有了一些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人评论说“刘聪只是凭名气混进了9强”。



直到他唱出那首音乐性、画面感都非常nice的《hey kong》,无疑问地成为了当季的hit song,当天晚上就冲进了微博热搜前3,成功出圈。




在这之后就是大家熟悉的剧本了,《黄土高坡Trap》对抗大傻《野家圈》落败,从节目中看他似乎早就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但这首歌也获得了紫棋的高度认可。

omie(兄弟)我从小就出生在平房
可大千世界它满目琳琅
在路上会跌倒很平常
就放下那儿女情长
我的梦带我越过悬崖像藏羚羊
它带着我一直奔跑
在跌倒中给我指引
根本躲不开这世间纷扰
就继续我的使命
当我孤立无援
幸亏音乐是我最后那根救命稻草

——《黄土高坡Trap

这是在《中国新说唱》中刘聪第二次提到了自己高中的恋情,失恋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同时与《hey kong》一样的是,他抓住了音乐这根救命稻草。

图片

后来发布的歌曲《没钥匙的锁》也是在讲诉这段记忆,即使与现在的女朋友生活很幸福,他也将高中的这段情感看得非常重要。

最后,在新说唱舞台上留下的最后一首歌,是明显对着干的——《天命之军》,只是大多数词都被改掉,剪辑也不走心,最后败阵新秀,结束了这一场「入世」的挑战。



节目结束之后,原本凭借出圈的《hey kong》和帅气的外形条件,他大可抓住时机「入世」,但道系rapper依然拒绝接商业广告,而是沉淀下来,专心做歌,推出了《my boo》等优秀的作品。


图片


2020年,推出了第二张专辑《街区故事》,同时一首与kafe hu隔空合作的《经济舱》,一段hook全场高潮,造就了2020年度《中国新说唱》的hit song。


提到这首歌,不得不多夸几句。刘聪的hook总能让作品升华,这在诸多作品的副歌中都有体现。他在谱写旋律上有着说唱歌手中非常难得一见的才华,诸如《孤独症》《Myboo》等作品就是两个字:好听。



从底层出发,到白手起家,这个没有长沙户口没地儿住的衡阳少年,真正地用自己的音乐照亮小黑屋,走出“平民窟”。


来自0743混迹7031,他把272纹在了自己的身上,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来自哪里,也有着代表着长沙的长沙魂,更能唱出“C-block的C是shout out to我的祖国”。


在07年的一次采访中,当时略显青涩和迷茫的他,对着镜头说:“我的梦想就是有个自己的音乐公司”,现在“整条街都知道我们开音乐公司”



图片

C-block的背后,有大傻的付出,有刘聪的坚持,有功夫胖的纯粹,各有性格的三个人融在一起,成就了独树一帜的江湖流。

十余年的长跑,刘聪的音乐梦想实现了,而C-block也像大傻在07年所规划的那样——“我们的说唱一定可以主流,正在走向更大的舞台。

(全文完)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