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太升怼哭vava,GAI 派克特 MAI等人接连回应,丁太升指责拉帮结派很可笑!

中文说唱

上周,我们公众号就关注到,去年VS中文说唱圈的乐评人丁太昇,将担任《天赐的声音》的评委,直接正面交锋今年参赛的说唱歌手VAVA、万妮达和李佳隆。


图片


丁太昇是微博2020年十大影响力乐评人之一,去年年中曾因点评《我是唱作人》里功夫胖为张艺兴填词的作品《湘江水》歌词差之又差,而引起说唱圈一阵波澜。


具体报道请看:功夫胖为张艺兴写的歌词被“名嘴”狠批,这歌词至于那么差劲吗?

说唱圈集体回应丁太升,JonyJ、八贼、TT、辛巴、AR、Mercy纷纷表态


昨天《天赐的声音》第二季首播,节目播出后“VAVA呛丁太昇”的词条便长期占据热搜榜前列。


图片


节目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VAVA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似乎并不奇怪丁太昇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年中的风波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


可能也正是因为之前对于丁太昇的印象,所以在面对丁太昇的质疑的时候,VAVA会选择现场回击,如果换成是其他评委点评,VAVA未必会说出同样的话。


图片


丁太昇反复提及VAVA的歌词问题,这一点在他此前点评GAI、功夫胖、TT等人时就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从歌词方面来谈作品。


昨晚节目里同场的陶喆、胡彦斌等人在各自的音乐领域不可谓不成功,他们也与说唱歌手有过合作,他们在听VAVA演唱时,也在晃动着身体去感受听感传达出来的信息。


图片


VAVA这一场的作词的确不够精彩,但要考虑到前提是临时组歌,而且VAVA在通过双押来从说唱的惯性上表达了自己想要表达的。


可能换成简单的单押也能将词修改得更加漂亮,但是VAVA用一个更为说唱的形式进行表演也无可厚非,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两全兼顾的。



俗话说“文无第一”,在文字上的感知本就是因人而异,如果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生活,又怎会感同身受,又怎么去理解藏在歌词里的小心思呢?


相较于民谣等音乐风格来说,说唱音乐在词方面的要求似乎在外界来看不是很高,但我们在提到优秀说唱作词人时,还是会很快地会想起Jony J、PO8、姜云升、AR、功夫胖、夏之禹等人的名字。


而且我们会发现,说唱歌词写的好不好,并不能通过有没有意境去评判,JonyJ和姜云升的押韵,夏之禹的纪实,AR的wordplay,都是非常优秀的作词能力。


如果按照丁太昇的逻辑下去,那么说唱标志性的DISS文化,是不是就会显得空洞无比,一文不值呢?


不同的文化影响不同的音乐,不应该主观臆断,去一位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坐评判。就连说唱音乐内也会有适合用耳机听和适合现场看的区别。




图片


丁太昇较真的性格半年前我们就曾领教过,他会因为一位rapper所说的话,发好几条微博进行会回应。


节目中当VAVA说,“如果我有时间写肯定能比这写的更好”之后,丁太昇立刻拿起话筒说:“你是认为它写的不好吗?”


御嘉音乐总裁郝雷问VAVA“歌词还有没有进步空间,已经到达巅峰了吗。”试问所有音乐人有谁能说自己的歌词没有进步空间了?有谁能说自己的flow已经达到巅峰了?


拜托了,这不是一档辩论节目,不是去为了挖掘对方言语上的漏洞,不是为了打嘴仗的胜利。


图片


丁太昇说自己毒舌是为了作为一名音乐企划对行业背景做更好的反馈。


看到这一幕,有没有朋友记得2018年《中国新说唱》6进4时的场景,四位音乐平台高层选择了刘柏辛、周汤豪、ICE、那吾克热晋级,而淘汰了艾热和王以太。




图片


而当场的所以音乐中,网易云评论数最多的正是艾热的《乌云中》、《小人物》,以及王以太的《童言无忌》。


我们无法去苛求每一位评委都能去深入了解Hiphop,你们可能是从更大局更广度去看待舞台,但也请你们不要轻易去否定一首作品。


事件在晚上迅速发酵,VAVA男友孩子王第一时间回应。


图片


众多说唱歌手也站出来发表观点。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看到如此多的rapper同时站出来声讨,丁太昇发了一条微博,称他们在拉帮结派,甚至可笑。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最后想用功夫胖在《我说的Freestyle》中的歌词来收尾,“音乐本来并无坏好,别强行去评价,凤凰传奇的beat也能搭着travis scott,尊重你说话的权利,但是讨厌你凌驾,你没爱过hiphop,怎么会懂我说的情话。”

(全文完)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