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半时间!带着野蛮生长的天赋,他正跻身国内一线制作人之列

中文说唱

这是他的故事。

在大浪淘沙的中国说唱圈,每年都有新人崛起、老人沉寂,更新换代的速度相比之前不知翻了多少倍,圈子里不时会有实力选手涌现。

而今年,有一位说唱制作人愈发引起了我们的兴趣。

图片

在今年大量rapper模仿《青春有你》“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翻唱中,爆音和小酷等Rapper都用到了百川做的Beat。那是我们第一次注意到百川。
 
没想到的是,第二次看到百川二字是在《青春有你2》上。在人气选手张钰的《爱,籽,花》中,百川担任作曲和编曲。节目方和观众都认为他是一位流行音乐制作人。而说唱圈的我们,则好奇为何会看到如此悄无声息的“破圈”。

图片

此时我们才发现,尽管在圈内的各种新闻里似乎少见百川的名字,但当在上网易云检索时,我们发现他已然参与了近一千首大小歌手的编曲或混音工作。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而近日,作为说唱圈金牌制作人之一的MAI神也在网易云上关注了他。

图片
 
为了深入了解这个能力如此全面的新生代制作人,我们找到了百川进行对话。
 
现在,我们在此发出以飨读者。

图片
你好,百川。

百川:好,有幸。
 
你和Mai认识吗,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关注你?

百川:实话说我们目前还没有交流过。Mai老师应该算是国内我最佩服的hiphop制作人了,也就是17年节目上他做的曲子带我入了中文说唱的坑。如果能被他欣赏当然是我的荣幸,虽然也许Mai老师只是手滑点错了哈哈,但那也不影响我respect他和他的作品。

图片


在做音乐之前,你从事的行业是?

百川:我在香港浸会大学读书,学的是电影专业,和音乐没什么关系。
(请点击观看百川大学期间拍摄作品集)

那之后为什么选择了音乐这条路?

百川:因为毕业后不太适应职场,而正好赶上《中国有嘻哈》的播出。综合考量了自己小时候的音乐基础和听Hiphop 十多年的经历,就干脆试试看了。
 
你说的音乐基础,具体指什么?你是艺术生吗?

百川:我不是艺术生,也不算学霸,但12年高考时理科成绩也是省2000名的。不过小时候我学过电子琴、钢琴和单簧管,虽不算专业的演奏家,对古典和流行音乐的理论还是有基础的。比如从13岁开始,基本上听到一首歌我不需要琴谱就可以即兴伴奏。在香港学习电影的时候,对做电影配乐方面的理论也有过探究思考。
 
《流年》就是受坂本龙一的影响,结合小时候的器乐基础,即兴做的一首古典/流行歌。

图片

那你既然有能做主流音乐的能力,为什么会选择做HipHop?

百川:其实我接触HipHop算挺早的。小时候最喜欢的球星就是艾弗森,然后打NBA LIVE 07时候,里面有首《Kick Push》就给我拉下了水,之后就一直听英文说唱。17年看了节目,我才知道原来中文也可以说唱,便自己也写写歌玩玩。虽说其他音乐类型各有所好,但hiphop始终是最能直接表达思想的音乐,我对他的感情还是很深的。高一抑郁很重的时候,就听着阿姆的beautiful整夜整夜地失眠,我永远都忘不了。

图片


关于现在的音乐事业,你是如何起步的呢?

百川:刚开始的时候,说唱圈我真的一个人都不认识,可以说完全是从零开始的。

说来好笑,2018年3月,我作为业余人士参加上海Listen Up的时候,见到KC、小安迪、戴斯蒙德和JD等人,一个人都没招呼,因为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

不过和他们一对比,就真的看到自己至少目前并不是最适合走台前的人。反而,我自己生性就有art director的天赋,擅长判别审美和塑造知识体系。这么一琢磨,就感觉自己更适合搞制作,就决定开始。
 
那时在一个群里,我遇到了两位制作人邓纸皮和GZ,他们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初期遇到软件不懂如何操作的时候,我都是问他们的。这二人是我音乐制作路上的良师益友。我一直非常感谢他们。

图片

每年百川都会去看望两位引路人

那又是什么事,让你真正进入了圈子?

百川:我觉得与小安迪的重逢是最重要的转折点。2018年年底,经过朋友杨乔儿介绍,我正式认识了这个天赋异禀的歌手。之后我开始给深蓝儿童制作音乐,我们也一起建立了组织,算是正式进入了说唱圈。杨乔儿和安迪是这路上的贵人和兄弟,也是永远值得感恩的。虽然我到现在还记得在listen up第一次见到安迪时和他打招呼他没理我我还挺生气的哈哈哈哈。

图片


在这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发生吗?

百川:2018年我唱过一首歌叫《浪味仙》,这首歌的物料当时不是我自己上传的,结果在音乐平台上编曲的人备注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我。然后19年的时候,有人就指出来这个问题说事儿了。
 
说实话我真没必要去做这种弱智的事儿,我能随时把那几个和弦即兴大小调中美中东日本北欧十几个版本出来,了解我的人肯定都知道。但这个事儿的确让我认识到了所有权和署名的重要性。在之后自己的歌曲里,我就决心都尽量自己编曲和混音,也从来没有让别人帮我传过歌词什么的了。如今和指出这个事儿的朋友咱们也已经握手言和。但这事儿的确让我成长不少,也变强不少。

那两年多里,你和哪些Rapper合作过?

百川:额,一下子想不全,Viito、Jaeforeal、畸形儿、Al Rocco、Aioz、渣渣、2night、万赛文、杀不死subs、叨叨、河南说唱之神、深蓝儿童、吴孟达、爆音、Lambert、望江晴、kila、99 God。差不多这些。

图片


我们看到其他说唱制作人都是在说唱综艺里获得认可了之后再出圈。但你的路子不太一样,好像在同时进行,你对此怎么看?

百川:hiphop是根没错,但是音乐本身没有什么国界或者限制。音乐是自由的,我们没必要局限于风格,既然有能力,什么歌我都会去尽量做好的。

与张钰合作的《爱,籽,花》,我担任编曲/作曲,这首歌属于爵士/rnb,反响还不错
与伦桑合作的时候我担任编曲/作曲比较多,主要是走国风的。
Aioz、Young 7的这首《COCO》,我混完就知道他们要火一把了哈哈。

图片

2018年8月,百川独自在广州开始音乐之路

那到现在来说,你怎么定义你自己的音乐风格?

百川:我不知道大家的评断,而且细分领域的人做得牛逼的真的太多了,他们都很厉害。但我有信心自己会是最擅长融合、最全能的制作人之一。不会局限于某种风格,我喜欢去做多类型的音乐的融合。音乐毕竟是一门世界语言,融合才是最终的大趋势。

拿hiphop来说的话,其实他的各种细分也可以互相融合。这支Free Beat《纪念》,旋律灵感来自XXX和Juice WRLD。在鼓上面,我把metro boomin的鼓组音色和sidestick类型percussion的应用,与YSL/Gunna type伴奏的hihat/部分鼓组音色进行了一个融合。


另一支Free Beat则更偏向韩式伴奏。从听见采样的1/16swing我知道他是个老学校,然后从旋律知道他是个偏RNB的东西。韩式伴奏一般都讲究中西结合的旋律内核,所以我即兴了一些亚洲味道的其他乐器进去作陪衬。另外,一些古典类音色,如大提琴替bass,是因为旋律性越强的歌曲,就越接近古典音乐的内容内核与作曲习惯,感情也越丰富,也符合亚洲人的审美习惯。


《霸王别姬》是我非常喜欢也擅长的Beat类型,因为他是偏舞台/节目/电影感的,可能和学习电影的背景还是有关系。从音色、律动到旋律,这首伴奏里我全方位进行了中西结合。轻EDM加trap的律动,原生中国乐器和各类EDM合成器/808的融合,五音调式和自由半音的走向回转,这些都是阴阳调和的结果。脑子里在做这首的时候,想到的全是八卦不停在转。


这三个伴奏你用了多久做完?

百川:前两个比较简单,每个连弹带混半小时吧。霸王别姬还是用了一个下午才做好的。

惊人。那中外你最欣赏的音乐制作人分别是谁?

百川:国外是Metro Boomin,国内是钟兴民/洪敬尧/林迈可——周杰伦早期的三大御用编曲人。他们都是融合的大家,绝世高手,音乐界里可能每十几年才会出一个他们这样的神人。

图片

那在做音乐两年半里,你觉得是什么让你走得这么快?

百川:这个地方话可能有点多。
 
没事,你说。

百川:我觉得首先是要不断学习。比如说几个合作过Rapper,他们有的喜欢美国比较新的东西。家里的荨麻疹就喜欢Gunna,小安迪喜欢听美日韩的偏金属东西,kila喜欢二次元......所以我就会去听他们喜欢什么,有什么可取的,学习,加以己用。

平时我也会向时下顶尖的制作人学习,比如MAI和Antigeneral,听他们的作品,细揪。反正就是,身边任何人只要有闪光点我都会向他学习,不论辈分资历,让自己进步。


图片


 
其次是平等尊重。所有的从业者我觉得都值得尊重,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可能圈外比我们厉害的人多了去了,我们应该对大家一视同仁。当然,我也遇到过那些不尊重人的、挑刺的还有摆架子的人。那种人就算给钱我也会远离。以前我还会怼怼人,现在就直接给人钱退了拉黑,离远点。

然后是宽容吧。时间足以证明一切,坦荡为人是最让自己安心的。即便有谣言和误会,时间长了也会被大家了解,误会也都有消除的那一天。但能力如果不行,怎么伪装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就算走起来,时间长了也一定会败在大家的放大镜之下。

图片

第四是一定要感恩,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一定要懂得回馈。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有他们的帮助和互相成就是我一生的幸运。

比如小安迪和深蓝儿童对我来说就是知遇之恩,所以我给他们制作从来是不收费的;之前爆音称赞过我做的Beat,我到成都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访爆音大哥。他真的是说唱圈里大写的人。能被他这样的人赏识,就一定要做得更好。


最后一点,我还是比较擅于发现人才和天赋的,这应该也和我对人一视同仁有关,我不会因为谁没流量就冷漠谁,我只看本事。
 
比如有几位长期合作的Rapper都是非常厉害但一开始不出名的选手。99 God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就1000多个粉丝,而现在小鬼、刘思鉴、孟子坤都在听他歌。有个贵州娃叫李桑野的,前阵子来我家玩儿,带他做了首歌,一个月里他就拿到3个经纪公司的签约邀请了。K.ila则是去年到今年一年涨了一万个粉丝,最近刚发了专辑,他们都很棒。
图片

当然,我也被一些看走眼的坑过,所以如今帮助人肯定是建立在作品人品都了解的前提下的。

图片


听说你现在在成都做音乐,为什么选择成都?

百川:嗯。我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甚至可以说有些孤僻。不喜欢混圈,也不喜欢喝酒吹牛逼。但成都是个极具包容的城市,人多热闹,人民都比较随和,可以在环境上让我不那么自闭,而且也是国家重点发展的新一线城市,各行各业都有前景。所以综合生活和未来发展考量,今年就选择了到成都做音乐,这与说唱或音乐其实没什么关系。(小编注:成都市打钱)

图片


我看到你之前也是个Rapper,今年有一首对台湾井蛙的Diss《蛙Freestyle》 也是被网民疯转,我当时转的时候都没想到一个制作人发歌能有这个效果。今后还会发歌吗?

百川:大概率应该是不会常发了,主要还是做幕后的工作占用太多时间,偶尔可能会Feat一把。不过如果遇到大事儿,写diss其实算我的特长。但目前还是只想攻击家国敌人之类,不想搞那种小孩蹭热度骂街的东西,那种很没意思。

图片


OK。你觉得你的不足是什么?

百川:我目前的话,太追求审美层面的完美,有时会忽略情感的因素,作品失去了有血有肉的感觉。所以最近我会经常反问自己为什么来做音乐,努力找回创作《流年》时的感性,用合适的音色和作曲融入作品里。在这里我要感谢河南说唱之神、荨麻疹、吴孟达等人对我的启发和帮助。我们的新组织“网上邻居”里,都是很敢爱敢恨的真实的兄弟。
 
所以你现在算是三个厂牌的制作人?

百川:(笑)差不多算吧。和安迪的Catabolik,和河南神的网上邻居,和Viito的Lyrin。这些歌手和人,都是信得过也有实力的朋友。能为他们多做点事情是我的荣幸。

图片

关于未来的规划,你是怎么想的?

百川:音乐应该会是我一生事业的起点了。之后,我还是想把视觉和音乐想结合起来,在提升音乐质量的同时,运用我电影专业毕业的优势,做一些音画结合的尝试。

最后,百川有什么想对我们读者们说的?

百川:父亲给我起这个名字应该是有他的寄望。我想从音乐和事业上都做到海纳百川,融大家之长,集众人之力。说唱圈的话,希望大家都少点争端,多互相学习团结,共同把市场做好做大吧。如果我们都踏踏实实少搞事情,把中国的HipHop做得更好,真正让说唱出圈,让听流行的人、甚至外国人来听我们的HipHop,那哪里还有窝里斗的必要呢。

真的,少点Diss,多点Peace吧。

图片

图片
与百川的访谈结束,尽管在说唱圈的角色不同,我们还是被他震撼。

不管是音乐理念、还是做人准则,他都是说唱圈少见的那种人。另外在和其他一些rapper的口中了解过程中,我们也得知百川所说的为人处世没有丝毫夸大的成分。务实,直率,天才,差不多是圈子里接触过他的人的共同评价。
 
距离他真正走起来,估计只是时间问题了。

而如果本文传达的精神内核能让各位看官有所裨益,那这次访谈的意义也就达到了。

另外,百川的Free Beat Tape《海纳百川 Vol. II》第一部分已经发布了,大家只需要去百川的网易云关注下载评论,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图片

说唱之路就像大浪淘沙,沉淀下来的才是赢家,而这靠永远坚持的信念,靠日积月累的努力,靠绝不掺假的实力。

就像百川Rebellious说的那样:

“时间和行动会证明一切”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