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


还记得上次采访直火帮的时候,我问zigga:你喜欢看P站还是X站?他说他更喜欢P站。


而之后,我找到了他更喜欢P站的原因。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2)


当然上面只是玩笑话,zigga并不会因为P站上有直火帮就更喜欢用P站。但是在认真探索了P站后,我才发现,在P站听说唱的并不在少数。


P站,作为全球最大的动作片网站,每当夜幕降临,无数墙内网友对外网趋之若鹜,最后在开启vpn后的最终抉择下,看着浏览器中的pornhub,搬来了自己的意大利炮。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3)


直到你最后阅片无数,无意中刷到限制级说唱MV时,你才明白,P站其实是一个听歌软件。


无数被下架过的MV都能在这里被找到,P站总会像大海一样包容,原谅说唱歌手在MV中说的一句“motherf**k”和有意无意提到的擦边球。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4)


尽管无数次的经历让你感到P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听歌软件。


但是这样的体验就好像是在课上偷偷玩手机一样,体验过的人都无法抵制这样的诱惑,最终点进P站,看一集上好的说唱MV。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5)


或者在看完Cardi B早期视频后,愤怒地在评论区写下“off set would be mad!!!”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6)


但对于经常在P站看说唱MV的老手,他们懂得如何选择出适合自己的说唱MV,并从大量伤身体的选项中选择出自己需要的。


或者在贤者模式下,听一曲Kanye West 的《famous》,感叹人生的索然无味。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7)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8)


在P站的搜索栏输入“trap beat”时,每个说唱歌手都没有想到过搜索结果会是什么,但是他们大都不会想到原来P站上还可以获取伴奏。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9)


而下次有的音乐人也不用愁youtube上的伴奏没法直接下载了,直接登上P站下载需要的beat,简单可靠。


“当我再次告诉粉丝,我的beat是在P站上扒来的时候,他们的表情从不屑到震惊再到跃跃欲试。这些都是真的,没半点假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说唱歌手说到。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0)


他又补充到,可没人会喜欢一个P站说唱歌手,因为能在P站上扒伴奏的人,可能会做出其他更过分的事。


比如出名一天就想牵女粉丝的手。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1)


但正式完成对动作片解构的,还是中国的嗨粉们。


在P站的搜索栏输入“中国新说唱”时,浏览量最高的是“中国地下说唱皇帝孙笑川”。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2)


在刷到孙狗的视频时,有网友评论到:“P站真的变味了。”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3)


在抽象文化的带领下,狗粉丝们一遍又一遍地将孙笑川放入P站,天皇说:“P站这块必须安排下来。”


狗粉丝只好说是,并且加大力度。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4)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P站可能是他们唯一能够正大光明无内鬼的平台。他们却在发孙笑川,真·垮掉的嗨粉。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5)


当然,有人质疑将自己的说唱MV上传到P站可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则,但事实上不光是说唱,P站上与色情业无关的影片也有相当一部分。


你可以在一支动作片下面刷到保护非洲象的视频,刷到B站Up主敬汉卿的视频,甚至网友一起为武汉加油的视频。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6)


这大概就是21世纪的魔幻现实主义。


所以,当你再次被网易云的下架机制搞得无可奈何时,P站也许是一个选择。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7)


当你的朋友告诉你,不要去中国任何一档说唱节目时,不要嘲笑他,因为他可能发现了P站才有说唱,并且信誓旦旦地告诉你:


我真的好怕中文说唱死在今年。


我身边的人都在P站听说唱(图18)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说唱帮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说唱帮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说唱帮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