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

中文说唱

2020年《中国新说唱》有两匹黑马,一匹是GAI战队的威尔,另一匹是吴亦凡战队的Ugly Z,今天单讲Ugly Z。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1)



一个牛逼的rapper想被人记住,我觉得只要一首歌的时间就足够了。今天的故事主人公Ugly Z就是这么做到的。


这一季的作品到现在为止有几首你记住了的?反正在我印象最深的几支作品中,Ugly Z的《阿里郎》必定会有一席之地。



这首《阿里郎》在音乐性上,这支作品中把民族传统音乐与hiphop音乐完美结合,丝毫没有违和感,甚至可以说是把民族的传统元素赋予了时代感,给舶来文化赋予了民族特色。


先不看歌词,单从音乐元素上,这就是一首非常了不起的作品。而当你再看看他的歌词之后,作品的高度又被拔高,你更会被Ugly Z感动。


小到他的个人经历、切身感悟,大到56个民族、金达菜(朝鲜族的吉祥之花),你除了能感受到Ugly Z细腻的个人情感,又能感受到一种气派的民族大爱。所以整支作品的高度,又被歌词提升了一个台阶。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2)


我很喜欢这首歌,这也促使我更愿意去了解他的故事。


在这季的《新说唱》,生面孔确实不少,Ugly Z绝对是所有进战队的成员中最名不见经传的选手之一。


实话说,我也是这一季节目开播之后才知道的他。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3)


Ugly Z,本名全钟文,95年生。这是一位出生在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的朝鲜族小伙儿。


延吉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城市,因当地特殊的文化背景,这里方方面面都与韩国的关系非常密切。


从这里还走出了一个在韩国《SMTM》中大放异彩的孩子,D.Ark。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4)


Ugly Z的家人至今还生活在韩国,而他也几乎每年都要在韩国住上一阵。


Ugly Z天生就有着良好的舞台感,3岁就爱上台,表现欲强。其实他最早是通过街舞接触到hiphop文化,并有着8年的街舞从业经历,可以理解为他就是一个专业舞者。


他曾经主攻Poping和hiphop两个舞种,拿过不少比赛的好成绩,还在韩国当过近2年的街舞老师。我们熟悉的D.Ark还只是7-8岁小孩儿的时候,就在Ugly Z的舞团里上课学街舞过。


所以,我们在《新说唱》舞台上看到了Ugly Z玩出滑步这种专业Poping动作


我们不得不承认,韩国的娱乐产业确实发达。不管是说唱领域,还是偶像产业,Ugly Z在韩国的日子里,深受当地娱乐文化影响,吸收了很多韩国那边的优点。


我们可以看出Ugly Z的台风很出色,其实他出众的台风、舞台创意,这些对他来说都有受到韩国那边的影响。这些都是他在韩国多年的生活、工作、街舞比赛经历中吸收为己用的营养。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5)


其实,Ugly Z真正接触到中文说唱的时间很晚,也就是前两年的事儿。这之前,除了听过一首阴三儿之外,他对于中文说唱圈一无所知。


之后,有朋友给他推荐过一些圈内响当当的中文说唱rapper,可是Ugly Z听完之后表示没有太大认同感,用网友的话表述就是:就这?


早期的中文说唱确实从演绎、制作等各方面来看,都不算完善,所以对于习惯的了韩流文化的Ugly Z来说,早期的中文说唱显得有点粗糙。


Ugly Z说,在韩国,rapper与偶像在大众百姓眼中是一样的,没有本质区别,不同的只是他们的音乐形式而已,而人们看到的二者共同之处都是伴随高压的竞争,与从业人士的不懈努力。


直到Ugly Z渐渐接触到了国内的圈子,他才发现国内的环境其实已经大为改善。不仅也有专业的团队,更有一帮想从这个圈子出头的热血青年。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6)


其实Ugly Z这些年往返在国内与韩国直接,做过街舞老师、厨师、酒吧驻唱等多份工作。他不为别的,只为有份工作,让家人不会责备他。不过他是天生就属于舞台的。


2019年,Ugly Z加入北京的厂牌“天下广顺”,还第一次参加了《新说唱》。


当时甚至都没创作几首作品的他,凭借出色的舞台天赋也走到了1v1环节,可惜遗憾地输给了新疆的慕斯塔法。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7)


今年年初,他在张卍寳的招募下,加入了北京的“雲道”,与蜜妞等队友一同再次参赛。


《新说唱》或许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有剧本,没背景、没名气的Ugly Z自己也没想到今年能走到比赛后程。不过,他的实力是真的对得起他的这份成绩。


吴亦凡在100秒环节称Ugly Z的《我的陷阱》是全场最炸舞台。不过,那首歌的副歌之后被质疑是抄袭了国外歌手的Flow,Ugly Z自己也直言那段Flow的相似度很高,但他并没有急着证明什么。



他知道要想打消别人对自己的质疑,还得拿实力说话,而当厂牌对战中唱出那首《阿里郎》之后,Ugly Z再次征服了全场。


其实那期节目中有两首歌印象极深,一首是《阿里郎》,一首是威尔的《大招》。这两首都是上乘的惊艳之作,但非要让我选一个更爱的,我会选Ugly Z的《阿里郎》。


这首歌是他最想唱的作品,这位朝鲜族小伙儿身上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在那一刻全部释放。


尽管Ugly Z不是第一位登上《新说唱》大放异彩的少数民族rapper,但真正把民族传统音乐元素如此完美地融入进说唱的,Ugly Z在这个舞台上绝对是第一人。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8)


而在之后的吴亦凡发电站的团队作品中,Ugly Z又以其惊艳的台风,闪耀全场,一段迈克尔杰克逊似的“太空漫步”浓缩了他8年街舞生涯。怪不得连朴宰范都要说:Ugly Z,你应该改名叫Swag Z!


至于之后Ugly Z在“情歌专场”唱得那首《Please》,其实我觉得挺好听的,只是他确实现场没唱好。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9)


虽然他遗憾地止步,但Ugly Z已经很知足,他对于这次的《新说唱》之旅很满意。


我问Ugly Z这次去节目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说只有两个字:认可。


这次在后台有100多个rapper来加了他的微信,这在Ugly Z眼中,对于2个月前还默默无闻的自己来说,就是对他最大的认可。


吴亦凡称他是最炸舞台,朴宰范称他帅到该改名,朝鲜族小伙成《新说唱》超级黑马(图10)


今年注定是对于Ugly Z来说是特殊的一年,他刚刚成为了一名父亲,也正式开启了自己音乐生涯的职业之路,希望他也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最后,祝福Ugly Z今后一切顺利。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本站 ( 本站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本站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本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