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

 四川人是什么设定?

小溪里面摆盖碗茶桌?KTV里烫火锅?还是地震来了淡定打麻将?

 

“喊你们等哈

我现在没空

I just woke up

刚做了个梦”

 

不紧不慢早已成为西南人的生活状态。四川话的一字一句都是普通话学不来的慵懒,叠词不是为了卖萌,脏话要是放在动词后面严格按照副词来理解,而且儿化音比北京话黏腻多了,等一下要说成等哈儿。

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图1)

歌里等一下的唱词考验外地人川话等级,在此给大家做个注释。
 
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图2)

会了没?外地单身狗来成都要是被小姐姐要微信,说一句
drrr会显得特别酷,真的。

I just woke up
刚做了个美丽的梦
别打扰我现在没空
请预约到凌晨的三点钟
到晚上讲good morning
 
美国时差,是当下很大一部分年轻人共同的宗旨。换作以前要说这是不健康的生活作息,要批评。但都快迎来2020年了,每个人都能在安全的国度里找到适合自己当下的生活状态,又有啥毛病呢,妹有。

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图3)




歌曲作者Afar陈侣帆正使用着这种“时差”。在他生活工作的成都,每个人都明白,何时睡去,又何时醒来,与他人无关。

他作为一个氛围型创作者,唱词的四川话听起来像是不经意的捋过,但又完全告诉所有人,这就是他的工作方式,也是很多土生土长的四川人的生活方式。他活在工作里,他的工作完整融入生活里。

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图4)

“我们才发完专辑
很多人楞在原地
我从不等哈
往后延期
做事干净
像乌云中的水滴
特别得果断所以有钱花”

这一段来自与之有相似感触的另一位歌手GLOCK黄九龙。总结下来的意思就是:一个二个多说不做的都给我往后稍稍。
 
在黄九龙在我的认知里是属于场景勾画型创作者,会让人闭上眼睛不自觉去捕捉词里提及的画面。而歌曲的制作刚好恰逢圣诞节,每到这些节日定会出现必重温电影的榜单。说起电影,都知道,电影和音乐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是那种看完一部好电影必回头刷一万遍原声带,听到好歌也会想都不想就带入电影情景的人。

skr都用烂了,来试试新的四川话洗脑弹舌“drrr”(图5)

黄九龙的段落让我无法不想起《阿甘正传》、《海滩》,再连带陈侣帆的“西南式随意”,鲜活的还原了《好莱坞往事》的嬉皮士风潮。

是不是有内味儿了。
 
每个把生活活得像电影的人,都清晰地思考着属于自己生活态度,专精于自己擅长的事物。

正如同歌里传达的一般,任何生活方式只要适合自己,自己能从中找到快乐,且不对他人有坏的影响,那么就百无禁忌,诸事皆宜。若是有人阴阳怪气judge,回他一句:
 
“等哈!”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小强蜀熟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小强蜀熟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