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

中文说唱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说唱教程小程序进入 小商店
历年说唱节目回放视频,说唱下架资源,说唱视频零基础教程
中文说唱教程小程序

看这期《说唱新世代》,听完懒惰那组,我心想这铁定是全场最佳,但当我听完《We We》结尾的大合唱,已是热泪盈眶,歌曲立意、叙事性、情绪的推进、结尾的合唱,都堪称完美,尤其是step.jad的高音,可谓是点睛之笔。


现场观众的投票结果是,《懒狗代》全场第一,《We We》第二,但在我眼里,《We We》更胜一筹,这首歌将Hip-Hop的peace&love精神内核诠释得淋漓尽致,网友们甚至强烈要求上春晚。


昨天,我在RollDice的studio见到回成都做歌的step.jad,我们的聊天自然是从《We We》开始。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1)


谈到《We We》的主题,step.jad表示原曲《Amani》本就讲的是爱与和平,所以沿用了原曲的主题。战队成员step.jad、迪木、Lcz小强均为少数民族,于是大家决定根据各自的外形特色,每位成员代表一个群体,串起90年代的历史事件——非洲人民对自然和土地的信仰(Lcz小强)、海湾战争(夏之禹,这也是原曲的创作背景)、日本泡沫经济(鱼翅)、98年中国抗洪(生番)、拉美青少年暴力问题(迪木)、柏林墙的倒塌(step.jad)。


step.jad负责情绪推进以及主导大合唱,对于被委以重任,他表示,“最后有个大合唱,大合唱进来之前必须得有个人把所有的情绪推上去,大家都一致认为我是最适合的人选,认为我唱得比较好,所以希望我来完成这部分,我就尽量去把这个完成好。”


我问step.jad,把最重要的部分交给你,会有压力吗,“其实挺有压力的,所有人都挺有压力的,但是我们也顶住了压力。这首歌唱不好的话,其实挺拉垮的,因为这首歌是Beyond的《Amani》,你要不把这首唱好,不仅是对不起你自己,还对不起一个很大的群体,对不起Beyond的粉丝们,对不起哥哥们以前的创作,所以就一定要努力去把这首完成好。”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2)

对于最终呈现的结果,step.jad表示很满意,“努力的脱稿、排练、录歌、练习舞台的走位,大家完成了以后就挺有成就感的,因为这首歌确实挺鼓舞人心的,我当时也把自己唱感动了。”

演唱结束后,黄子韬对step.jad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这一组最喜欢的个人就是step.jad,太牛了,你的那个part太突出了,因为有你这首歌它更好了。”对于黄子韬的评价,step.jad很谦逊地回应,“可能就是因为音乐的结构问题,到我那一part的时候要把情绪推上来,所以我必须得用全力,其实大家都在用全力,可能我唱的那个部分冲击感比较强,所以让大家对我的好感更大。”

这期节目播出后,更多人认识到了step.jad,微博的互动更多了,更重要的是,网易云里的作品,终于被听众们发现了,像是挖到了宝藏。对于突如其来的关注,step.jad感慨道,“觉得努力有了回报,让更多人听到了我的声音,挺欣慰的。”step.jad的父母并不支持他做音乐,这期节目改变了他们对儿子的看法,“现在他们就希望我努力,做好这个事情。”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3)

对于为什么参加《说唱新世代》,RollDice主理人考拉表示这档节目的曲风不会固定于说唱,而是一个Hip-Hop的大框架,包括rap、R&B、soul,“所以是比较融合的节目,相对于新说唱来说,今年看下来,更多的还是技巧性选手,说唱能力会占更大比重,对于step.jad来说,在《说唱新世代》更容易表现出自己。”

step.jad坦言,自己不是说唱歌手,而是R&B歌手,风格还包括soul、reggae,说唱只是他的风格之一,对于后续的节目,他表示,“会有点流行说唱,类似于铁竹堂Jason的《能不能》那种。”

其实step.jad去年参加过新说唱,准备了一段旋律说唱,海选没过。2017年还参加过《中国新歌声》,试音时被刷掉了,我说现在再参加肯定没问题了,他说如果再去歌唱类综艺的话,不太想去《中国新歌声》了,而是想去《歌手》。这话让我有些吃惊,要知道《歌手》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需要一定的资历,step.jad仍然坚持他的想法,“也不一定啊,也有新人上。”我说他野心很大,他不以为然,“不大啊,唱歌嘛,我能力也不差啊。”考拉在一旁说需要有流量基础,“这个也可以做到,努力的话应该都能做到。”step.jad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4)

小时候,step.jad的姐姐买了一张Blu Cantrell(R&B、soul歌手)的CD,每天早上都放,“我就觉得这种音乐特别让我热血沸腾,听到人家那种高音、转音,特别触动我的内心,想要学会唱,希望自己也能像美国黑人一样能唱这种。”于是step.jad开始效仿90年代的黑人R&B歌手,包括Jodeci、H-Town、Dru Hill,“我每天都会去看他们的视频,搜他们的歌,我会把他们精彩的片段截下来,去模仿,去学。”step.jad的灵魂嗓音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反复练嘛,一个转音练500遍,直到唱成跟人家一模一样为止。”

跟很多听众一样,step.jad在说唱上的启蒙也是Eminem,2007年因专辑《Eminem Presents: The Re-Up》喜欢上说唱,再后来是听Biggie、Ice Cube、Snoop Dogg等OG,“就开始慢慢了解这个文化的根源,然后把自己努力融入到这个氛围里面。”

step.jad的合作对象基本上是他的新疆老乡,包括AThree、DK、A-Mac以及他的团队inblood。这是个驻扎在成都的新疆说唱团体,包括step.jad、以力、$ign.k、AKBAR、T3、Coin、Deadman Klat、Acetoy、LC QUE共9位成员,inblood这周五晚在成都有场演出,想去看的点文末阅读原文即可买票。(下图为inblood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5)

除了跟兄弟们成立的inblood,step.jad还签了刚成立的RollDice,主理人考拉告诉我,是SwagKelly向他推荐了step.jad,SwagKelly有次演出,考拉叫上了step.jad,“他现场的感染力直接把我震撼到了,他的现场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声音出来就跟你在歌里面听到的一模一样。”今年7月,考拉把step.jad签进RollDice。step.jad想上《歌手》,考拉也是满怀雄心壮志,他想把RollDice做成J.Cole的厂牌Dreamville那样,与国际接轨。

step.jad来成都跟他女友(现在是老婆了)有关,2018年5月,女友大学毕业,想来来一次毕业旅行,两人去了长沙、重庆,然后是成都,成都的Hip-Hop氛围感染到了step.jad,于是决定来成都发展,其中还有个目的是想认识更多牛逼的音乐人,向他们学习。来到成都后,step.jad做了两年酒吧经理,今年4月毅然辞职,“是时候做音乐了。”随后和inblood的兄弟们发了同名专辑《inblood》。


在成都,step.jad结识了Higher Brothers。马思唯听到step.jad的《你再也收不到我的消息了》后,记住了他,要录《花花公子》hook时,马思唯想起了step.jad,于是找两人的共同好友以力要了step.jad的微信,加完微信后不到两小时,马思唯就开车接step.jad去WHOSTAR的studio把《花花公子》的hook录了,hook的旋律是step.jad想的,歌词是马思唯想了开头,step.jad就把后面的顺出来了。step.jad坦言,跟马思唯合作给他带来了一定曝光率,“身边的人都觉得我的坚持是对的,也让很多人知道了我。”

我问step.jad现在最想跟谁合作,他说是王嘉尔,问其原因,“帅啊。”至于合作会不会真的产生,“我觉得肯定会的,会有这个机会,慢慢来嘛。”

考拉还告诉我,《We We》播出后除了黄子韬还有不少知名音乐人有意向跟step.jad合作,但更重要的是,是step.jad接下来的作品,“不管在他们在节目里说了什么,私下说了什么,更多还是看后续的音乐。不能把音乐停留在节目上面,而是新作品要比节目上更好、更酷,才会让那些要跟他合作的明星觉得他的音乐是好的,愿意跟他合作,而不是他因为《We We》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就要跟他合作。”

专访step.jad:我的目标是上《歌手》(图6)

所以接下来,step.jad会释出一系列作品,包括跟某韩国知名制作人合作的一首,跟国内某auto-tune高级玩家合作的一首,这两首新歌会在10月发一首,11月发一首,这两首是新EP的先行曲,EP会在12月发布,有4到5首歌,发了EP会有4到5座城市的巡演,成都肯定会有,别的还没敲定。远期计划会是首张个人专辑,这得等明年了。

对了,今晚step.jad在B站有场直播,晚8点-9点半,房间号22521119,同来自成都的夏之禹、施鑫文月也会来,step.jad会唱几首歌,记得来看。

中文说唱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小强蜀熟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小强蜀熟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