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

之前在网易云的推荐歌单里看到了一个歌单《直火帮都没听过你还听个鸡儿嘻哈》,里面收录了直火帮所有的网易云作品,并且用心地按顺序排好了各张专辑曲目。

我想这个歌单的收录者一定是一个很喜欢直火帮的人,直到我看到收录者就是直火帮XZT。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


而如今不需要XZT自己收录作品,也能够经常出现收录直火帮完整作品的歌单,被爱好中文说唱的人收藏。


直火帮是谁?他们是中文说唱组合,由XZT、Feezy、Zigga组成,是被AR、Cee等众多前辈力推认可的说唱歌手,完成两部叙事性专辑,其中第一部《爬墙少年》开创了国内说唱叙事性专辑的先河,一经发出就引起了广泛关注。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2)


听中文说唱有一段时间的听众一定有了解过直火帮,作为代表留学生的说唱团体,从2016年成立,他们一步步成为了能够代表中文说唱的新生代rapper。


上个月,直火帮发布了第二张叙事性专辑《第二个酒吧》,我在听后也写了一篇以听众的角度感受到的内容:有一种专辑叫做直火帮的专辑 后来在XZT的建议下进行了一些修改,但是总感觉写的时候缺了点什么。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3)


后来我想明白了,是时候去和直火帮面对面一起聊一聊,听听他们自己眼中的直火帮和新专辑。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4)


1.从《爬墙少年》到《第二个酒吧》


16年直火帮成立的时候,直火帮的三位rapper还在以留学生的身份在美国学习,三人因为热爱HIP-HOP走到了现在,潜移默化中,他们已经成为了无数中文说唱听众的榜样。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5)


而直火季,也已经悄悄到来了。


“别人家的孩子”在说唱圈可以说是一个少见的标签,由于国内说唱文化的特殊性,中国早期的说唱更多的是以地下的形式进行。那个年代,RAP吧和YY语音等网络平台往往是这个群体最常见的聚集点,加上穿着的特立独行,在老一辈的眼中,说唱自然也就成为了“叛逆”“另类”的代名词。


但是如今,更多像直火帮这样新生代的说唱歌手也在不断带领我们爬过这个固定的墙。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6)


《爬墙少年》更多地讲述了三个人自己大学时期的故事,比如《First Rick》中描述自己没钱时候的经历,而有钱之后就会去买很多衣服之类的,每个人也应该都有这种体会。



而在思考过自己,在以学生的角度完成第一张专辑后,直火帮开始了他们的全国巡演,以音乐人的身份进入到社会中,体验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二张专辑《第二个酒吧》发行,描述了自己的一些感受,也把眼光放到了更多社会上的事,以及一些极具深度与寓意的意识流故事也把他们这一年多来的想法和想说的融入其中。听众能感受到的,就是爬墙少年慢慢的变得“成熟”。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7)


新专辑的开头是直火帮在节目中演出,直火帮在“Bar No.1”演唱了三首歌,之后来到了第一个酒吧,这时候《醉汉》中,安全着陆的老胡饰演醉汉,喊出了那一句“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厉害的不行了,社会上那么多问题,你们就突然都看不见了是吗?”之后,整个故事就进入到了对社会现象的阐述和感悟。


有趣的是,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老胡正好也在旁边,也给我们来了一下《醉汉》的live版,别的歌我不知道,但是《醉汉》的live版应该是难得一见的。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8)


在问到他们专辑中更关心哪些社会现象时,XZT说:我们的第二部专辑其实是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在节目中演出。后面第二个部分,到《孪生兄弟》比较意识流之后的是第三部分,第二部分中就是各种社会问题,每一首歌基本就算是描述一个社会现象,《海市蜃楼》讲欲望,《我早说吧》就是家长等比较事后诸葛亮的现象,《转发这条锦鲤》就是讲迷信,《乌合之众》比较总结性地描述了从众心理。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9)


专辑除了比较写实的前两部分,还有非常意识流的第三部分。以《孪生兄弟》和《神话》为代表的第三部分,XZT说这里面的内容每个人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自己也并不会去定义这首歌就是去描述什么的,给听众留白想象,这就是第三部分最惊艳的地方。


如今网易云音乐的评论中也出现了很多对歌曲的分析,这种画面感在听众萦绕不去的时候,直火帮想要表达的东西就逐渐浮现了出来。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0)



2.不限于格式


AR说:“中国需要更多直火帮、安全着陆这样的说唱歌手。”


最近两年,国内说唱歌曲的同质化是比较严重的,同样的flow可能换个歌词换个伴奏就变成了另外一首歌。说唱圈从来不缺歌,但是缺好歌。在直火帮演唱的部分中,他们很少去炫技,用超高难度的flow博眼球。但是他们的风格是相当独特并具有创造性和想象力的。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1)


不只是演唱部分,直火帮的制作也是足够能打的,仔细听直火帮的歌,你会发现Feezy的制作中会很注重采样,也是受到kanye west的影响。


在他看来,采样更重要的是随机性,他也会用很多方法去保证采样的随机性,例如用听黑胶的方式保持采样的新鲜感。所以也就有听众听到的采样内容。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2)


制作一首好的歌曲需要什么?Feezy说需要好的灵感和好的伴奏,而对于直火帮来说,Feezy亲手操刀制作,三人又共同成长有好的想法,把经历变成想法,把想法变成灵感,是一个循环的过程。


直火帮从第一张专辑到第二张专辑有了较大的改变,不变的是这种形式,但值得一提的是,直火帮并不是为了完成这种形式而去写歌,而是认为这种形式会更深入地服务于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3)


听众有时会去定义歌手,给歌手贴下标签,直火帮做完《爬墙少年》后被很多听众认为是励志的代表,所以当他们发出一些新风格的歌时,会或多或少的被质疑到:你们变了,为什么直火帮不励志了?


但是对于直火帮来说,他们在尝试各种风格,在两张专辑间隔的这一年多,直火帮同样制作了很多新风格的东西,有好玩的也有很旋律的。


【Bang!专访】直火帮带着《第二个酒吧》再次上路(图14)


而对于直火帮来说,他们现在所做的永远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方向。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说唱帮 ) 编辑/整理:郜世峰

本文来源自 :说唱帮 ,由 郜世峰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说唱帮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说唱帮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COPYRIGHT © 说唱帮